异世之神行天下

她,冷安夏,是二十一世纪的孤儿,不知道亲身父母是谁,无意中遇见了一位奇怪的白胡子老者,于是,被骗往了一个叫做天罗大陆的世界……

她,夏浅沫,东国丞相的孙女,爷爷宠,哥哥爱,然而因为是个不会哭,不会笑的木头人,所以被很多人瞧不起……

当冷安夏附身到夏浅沫身上,又会发生什么样惊天动地的事呢?

有人说,她很心狠,惹了她的人,死,亦或是生不如死。

有人说,她很重情,只要是被她认可的人,她会不顾一切的去保护。

异世之神行天下

冷安夏是个孤儿,从她出生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自小在孤儿院长大,身边只有一个叫做罗冉的朋友,而她今生的愿望就是能够寻找到亲身父母,问问他们为何要丢下自己?也因此,才会被人设计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雪花飘零,寒冬冷冽的气息扑打着冷安夏的肌肤,她皮肤白里透红,凤眸含水,妩媚至极,可偏偏生了一身的傲骨,与她妖媚的外表形成了对比。

冷安夏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不同,比如说常人无法所及的容颜,每到一处地方就可以感觉到周围地段的信息,一双清澈的蓝眸,与之俱来的冷傲气息,还有可以用眼睛探视到对方的内心,包括他们心中所想说的话。

所以冷安夏知道,女生们都讨厌她,因为她的长相绝世无双。男生们都对她拥有,她讨厌那样子的人,不愿与之交流。从小到大,唯独罗冉美少年是真心以待,虽然冷安夏知道罗冉喜欢自己,可她从罗冉的心中探听到的是,罗冉没有任何的占有欲,他知道他配不上自己,只想跟在身后,看到自己幸福。

这样子的少年,是任何人都会感动的吧!冷安夏被他内心的告白所感动,所以跟他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也尝试着接受他。

“小姑娘,你可以等一下吗?”背后一声陌生的声音唤住了她,

冷安夏回头,她的身后只站立着一位长着白胡子的老爷爷,难道刚才是他在唤她吗?可是唤住她的声音明明很年轻,不应该是老爷爷啊!况且她又不认识这个老爷爷。为防止万无一失,冷安夏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老爷爷,你是在叫我吗?”

老爷爷爽朗的笑道:“呵呵,小姑娘,我当然是在叫你啊。”

还是刚才年轻的声音,冷安夏蹙了下眉,不解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面前的老爷爷:“可是老爷爷,我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听起来那样年轻,为何长的确是这么老呢?这是冷安夏最不解的问题。

“安夏小姑娘,你不是想找你父母吗?我可以带你去哦,”白胡子老爷爷抛出了一个最大的诱饵,也是冷安夏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

果然,冷安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有些动容。可十几年探听来的人心险恶告诉她,不能轻信他人,尤其是陌生人。于是冷安夏用意识进入到了老爷爷的内心,探听他真是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可是,就在她的意识强行进入老爷爷身体时,一束金光闪过,她的意识被打了出来。顿时,冷安夏后退了几步,脸上血色尽去,显得一片苍白。

不,不可能,她以往探听别人的内心,还从未有过失败的情况。这个老爷爷到底是谁?竟然可以抵抗住自己的意识。

正当冷安夏惊惧的时候,白胡子老爷爷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阴险笑容:“呵呵,安夏小姑娘,你可知随随便便进入别人内心可是不好的哦。我老人家好心想要帮助安夏小姑娘,安夏小姑娘居然这样对老人家,呜呜,我老人家好伤心哦,”说着,故意挤下两滴眼泪。

冷安夏抬起脑袋,咬着双唇,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问道:“老爷爷,你真的能找到我的父母吗?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抛下我吗?”

白胡子老爷爷止住了哭泣,装模作样的抚摸着白胡子,另一只手偷偷的伸到背后,做了一个“v”字手势,然后干咳了两声,说道:“我老头子从不骗人,只要你和我的神器签了约,到最后它会带你去找你的父母。

冷安夏有点捉摸不定,自小自己不平常的反映告诉她,这世上有很多离奇的事,刚才老爷爷说了神器,那他是否是神界来的人呢?难道爸爸妈妈去了神界做神仙了吗?若是自己去找了爸爸妈妈,罗冉怎么办?要是留在这里,就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想了半天,冷安夏终于抬起脑袋,坚定的说道:“带我去找爸爸妈妈,”她愿意相信老爷爷一次,而且,找到了爸爸妈妈之后,她会回来寻找罗冉的,希望他能够等她。

雪越飘越大,孤零零的大街上,行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冷安夏与白胡子老爷爷,仿佛至大的空间中,只有他们的存在。

旁边高高的挂在建筑物上的电视上响来广播员甜美的声音:“今日夜晚将会出现罕见的暴风雪,希望路上行走的人们快速的回到屋中。今日夜晚将会出现罕见的暴风雪,希望路上行走的人们快速的回到屋中,”一句话,不停的重复着。

“好,”白胡子老爷爷伸出手掌,一个散发着金光的玉镯子安静的躺在他布满茧子的手心上,冷安夏一时之间看呆了,似乎内心有什么声音在呼唤着她,让她去拿那金光灿烂的玉镯子。

忍耐中心中不正常的骚动,冷安夏不明的问道:“该如何契约?”

“神器滴血认主,只要融汇了你的血液,它今生变会只做你的神器,任何人都无法获得它,”似乎在相应着他的话,玉镯子的光芒忽隐忽现着。

冷安夏用力的咬破手指,指头上泛起鲜红的血液。玉镯等不及的的飞了起来,一滴血落在了玉镯子上,玉镯子的光芒忽然变得强烈,把冷安夏的身子包围了起来。冷安夏站在光芒中,任凭金光带着自己升到了上空,眨眼之间,冷安夏与玉镯子都消失在了空中,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见那个小丫头终于消失了,白胡子老爷爷惊吓的拍了拍胸口,幸好幸好,她的神识还不是很强,若是修行高于自己的话,就可以进入内心探听了。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老爷爷又对着天放声大笑,自己终于骗她成功了,也该回去复命了。

老爷爷整理了下行装,消失在了白茫茫的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