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外出打工男扮女装20年 回乡吸毒被抓才露真身

添加时间:2014-11-11 21:54 人气指数:
内容摘要:尽管之前也曾怀疑过,可当真正听到这一消息后,宁波鄞州五乡某工厂的张老板还是不敢相信。 在他眼里,这个穿着裙子工作了20年的老员工,一直勤劳本分。也正因此,他将工厂仓库保管员这个重要的岗位交给了她。可就在前两天,当从民警口中得知她竟然男扮女装, 男扮女装 男扮女装图片 男扮女装的电视剧 男扮女装视频 男扮女装的动漫 日本男扮女装 男扮女装电视剧

尽管之前也曾怀疑过,可当真正听到这一消息后,宁波鄞州五乡某工厂的张老板还是不敢相信。

 

在他眼里,这个穿着裙子工作了20年的老员工,一直勤劳本分。也正因此,他将工厂仓库保管员这个重要的岗位交给了她。可就在前两天,当从民警口中得知“她”竟然男扮女装,甚至还是吸毒的“瘾君子”时,老张不禁傻眼了。

 

民警抓获的吸毒男子

 

上厕所时露出了女式短裙

 

这两天,宁波鄞州五乡派出所的民警们算是长见识了,三观都被颠覆了。这事还要从他们刚刚抓获的一名“瘾君子”说起。

 

11月6日晚上,在一次“百城禁毒会战”的突击行动中,鄞州五乡派出所接到线索,石山弄村有人在出租房里吸毒。值班的王警官带人马上赶了过去。

 

等我们冲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两个男的。或许是做贼心虚,我们就问了一句,两人就承认在吸毒。随后,我们把他们带回所里继续调查。

 

两人当中有个小个子,短头发,一米六几的个子,看上去有点清秀,穿着蓝色工作服和牛仔裤。这人看上去除了说话有点娘娘腔外,其他一切都很正常。可接下来的事让大伙大跌眼镜……

 

“快过来看一下……”很快,负责看管的协警小方和小李就叫了起来,还让我们去叫女民警。

 

两人说,还没进询问室之前,小个子表示要小便,两人就把他带到了男厕所。因为怕小个子耍花招,他们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谁知,小个子解开牛仔裤,露出了一条女式黑色短裙,还要蹲着方便。“不是说是男的,怎么变成女的了”,两人吓得跑出来汇报。

 

我们赶紧过去询问,小个子说自己叫“丽娜”(化名),今年39岁,舟山人,是个女人。但我们一查,结果舟山根本就没这个人。更蹊跷的是,虽然她说话声音、表情很像女人,但仔细看,还是有喉结。

 

很快,另外一路同事在出租房里找到了“丽娜”的身份证,然而身份证显示,她并不叫“丽娜”,并且性别一栏写着男。

 

事实面前,“丽娜”终于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蒋某,39岁,舟山人,是个标准的汉子。

 

从小感受不到亲情

 

离家出走后扮女人生活

 

类似这样偷女性衣服或者穿女性衣服的男人,民警也曾遇到过。可一般都是直接穿着,像这种外面还要穿着衣服遮掩的还是头一回遇到。

 

眼看自己的秘密暴露了,蒋某也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慢慢道出藏在内心的秘密。

 

也许是因为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那时的父母教育孩子更多是打骂。从小父亲对我也非常严格,动不动就会挨打。

 

一次偶然间,我看了一场当时盛行的越剧。望着舞台上哪些唱戏的,我便迷恋上了,对越剧里的人物更是疯狂崇拜。也正因此,我的内心里也发生了变化,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女儿身。

 

从那以后,村里人开始嘲笑我,说我不男不女。

 

因为在家里感觉不到亲情,又经常被人耻笑,18岁那年一天,我决心离开这个家。

 

我留下一封信,对父母说要出去闯一闯,几年后再联系他们,让他们不要去找我。

 

离家以后,我来到五乡,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似乎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蒋某买了裙子、口红,从内到外穿戴都换上了女装。从此,一位名叫“丽娜”的女人降生了。

 

“丽娜”在一家工厂找到了工作,这一干就是20年。

 

封闭自我没有朋友

 

只有回家时才恢复男身

 

20年,对于一个花季少年来说这是何等的宝贵。蒋某却一直包裹在“丽娜”影子下,处处维护自己“女人”的形象。

 

当问起他这20多年来是怎样把真实的“男儿身”藏匿起来时,蒋某内心最柔软地方或许被触及了,他瞬间眼眶湿润了。

 

前几年,我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不是出租房就是工厂。自己就像笼子里的鸟一样,生活几乎是封闭的,很少跟人交往,没有一个朋友。我不敢跟同事深交。从来也不跟女同事一起去洗手间,甚至还控制尽量不在厂里去洗手间,生怕被识破。

 

直到后来和家里联系上了,每次回家我才会露出真身。因为村里人知道我是男人,但父母一直不知道我在外扮女人。

 

我也知道这样做是有问题,我也对不起父母。可我也没办法……

 

旁人也曾怀疑过

 

但最终没有被揭穿

 

俗话说,假的就是假的,再怎么掩饰,终归会露出马脚。难道,这些年,厂里人就没有一丝怀疑,就没有发现“丽娜”的不对劲?

 

老板老张说,也不是没有怀疑过。

 

20年前,我们家还是一个做羊毛衫的家庭作坊,当时他年纪还小,我确实没有怀疑。在我们看来,这个人老实、话不多、干活也很勤快,所以根本不会去怀疑他的身份。

 

后来熟悉了,有时大家也会和他开开玩笑,问他有没有男朋友,他也不吱声,笑笑就过去了。

 

由于他平时就闷声不响,大家也不会去开什么过分的玩笑,就这样一晃就是十几年。

 

前些年,我们也转型了,改做五金。以前的工人都走了,只留下了他,改做仓库保管员。

 

和过去的羊毛衫不一样,五金厂毕竟男的多。有几次,有人也议论,说他要胸没胸、说话不阳不柔,男不男女不女的。大家都是背后说说,没人敢去问。他平时只待在仓库里,和大家不熟。

 

有时候,办事情要用身份证,可他总会用各种理由推脱。可我对他的身份也有过怀疑,觉得有点怪,但最终还是没好意思去问。只是有一次开玩笑问了他‘你怎么还不谈对象啊’,他没有正面回答,笑了笑就走了。从那以后,我也没去问过,毕竟这牵涉到人家隐私。

 

后来我觉得,管他是男是女,只要不惹事就行,就没去追问了。

 

蒋某说,他因误交损友,当初被人骗以吸水烟为名沾上毒品,这次已经是其第三次因吸毒被处理。目前,他因吸毒和容留他人吸毒,已被刑事拘留。

 

尽管之前也曾怀疑过,可当真正得知这一消息后,宁波鄞州五乡某工厂的张老板还是不敢相信。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