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娱乐八卦 > 正文

电视剧遍地狼烟128集分集剧情介绍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电视剧遍地狼烟1-28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1937年中国人们进行的8年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正式打响。1941年8月,由陈纳德上校担任指挥员的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又称飞虎队)成立,这支美国志愿队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飞机在湖南风铃渡后山上空盘旋作战,飞虎队王牌飞行员约翰说他今天打下了不下十个敌人,还说他不是喜欢战争,只是讨厌侵略,他说他的飞机油不少只是弹药不够了。日本总部指挥日本飞行员击落约翰战斗机,约翰的飞机引擎失去了控制,跳了伞,飞机最终坠毁。日本作战中心西乡把这一情况报告给大佐,大佐指挥中尉西乡派一个小分队去风铃渡后山活捉约翰。

  约翰跳伞后被挂在一颗大树上,日本军人拿着枪找到了他,西乡绑住他,要把他带到日本总部。趁着西乡去找同伴的时候,牧良逢救了约翰得知打约翰的人就是日本人,就穿上了约翰的衣服引开了日本人。西乡追上了牧良逢知道自己追错了对象,就让牧良逢带他们找约翰。牧良逢把日本人引到自己的埋伏区将日本人一网打尽。

  牧良逢找到约翰,背着他来到自己家。牧良逢的爷爷知道约翰是为了中国而打仗,于是收留了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风陵渡竟然还被蒙在鼓里,也正是这件事牧良逢才跟叫柳烟的女人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保安队的人来到柳烟的茶馆报告宋队长说县长说日本人打到风陵渡了,让他们增派人马。柳烟说日本人个子小,不是他们的对手。

  约翰让牧良逢去找正规军,牧良逢说他不知道正规军在哪里。小金铃听到他们的对话后说让他到柳烟的茶馆去,那里有很多正规军。于是,牧良逢拿着枪就去了。

  牧良逢赶到茶馆时天色已晚,柳烟正在茶馆里洗澡,牧良逢刚好闯进去还说他要找国军,还说日本人打到风陵渡了,他还救了一个美国飞行员,柳烟不相信他能救飞行员,但是还是相信了他,带着牧良逢去找国军。路上,柳烟扭到了脚,牧良逢就背着她走。牧良逢从来就没有这样接近一个女人,这一背心里扑棱扑棱的。可没想到碰到了冤家吴连长,柳烟对他说牧良逢救了一个美国飞行员,说不定日本人就要打到风陵渡了。可是,吴连长却冷嘲热讽的,不相信牧良逢救了美国飞行员。柳烟说吴连长没有她的觉悟高,吴连长说柳烟对他指手画脚,说她要是闲得慌赶快摘下招牌,换个男人。柳烟听后就拿着枪对着他说他当兵的不干当兵的事,今天就拿枪毙了他。张团长听后让牧良逢带路见飞行员。

  日本大佐派日本兵上山找约翰,牧良逢听到脚步声就带着吴队长他们躲到山洞里,说他要去找他的爷爷,还说他不会把他们供出来的,说罢就走了。

  日本人在警犬的带领下寻找约翰的足迹,约翰想要自杀保全大局,爷爷拦着不让。

  日本人朝山洞开枪打死了几个正规军,于是吴队长就带着他们跟日本军发生了正面冲突。

  约翰有对爷爷说他想跟日本人拼命,他是英雄,不能连累了他,可是爷爷拦着不让。

  日军跟国军正在角逐之际,子弹没了,牧良逢枪法极准打死了许多日本军,日本军看到后吓得撤退了。

  日本兵走后爷爷出来让小金铃把约翰藏在草堆里,他去找人把他领走。

  牧良逢来到他家找不到约翰,说他要去找约翰,吴连长说他要先下山,不过让牧良逢先保管好枪支,明天让牧良逢送到军队里。

  吴连长走后,爷爷来了说他把约翰藏到水洼哪里了,周围糊上了许多老虎粪。

  牧良逢来送枪,可是吴连长心情不好不见他。

  保安队的人带走了约翰,还对老爷爷说约翰是个大英雄

  牧良逢来到杂货店想要买胭脂,老板说柳烟就喜欢这种胭脂。牧良逢买了胭脂送给柳烟。

  第2集

  柳烟对牧良逢说杂货店老板娘最会那她做招牌赚钱,让他把胭脂退回去,牧良逢不肯,还说昨天日本人搜山,约翰被他爷爷藏起来了,吴连长没有带走他,后来遇上了日本人双方打起来了,死了不少人。柳烟害怕吴连长来找她的麻烦,说那是她出的头。正说着,吴连长来到茶馆想要把柳烟绑起来,牧良逢护着柳烟,看到柳烟被欺负就发了怒,开枪指着吴连长。营长来了责怪他们起内讧,还说柳烟是他们唐旅长夫人。柳烟说这件事不能怪牧良逢。营长答应柳烟不伤害牧良逢想带着牧良逢去问话。

  营长对吴连长说让他赶到清风塘,说牧良逢到了部队里就死定了。

  柳烟向牧良逢解释说唐旅长是他的前夫,已经死了,还让他到部队长点心眼,带上吃的东西,随后他就被带走了。

  日本总部得到消息约翰被中国狙击手救走了,西乡也身受重伤。将军听后生气地说要见井一男。将军命令井一男到风陵渡查找约翰的下落。此事约翰正被送到省城,井一男扑空了。井一男向将军汇报了这一情况后,将军命他一定要将救约翰的狙击手活捉。

  晚上,井一男的妻子凌子做恶梦说井一男杀了好多人,井一男说不可能。

  井一男带着日本的狙击手埋伏,西乡问他是否失误过,他可是日本的第一狙击手,井一男自信地说他从来都没有失误过。

  牧良逢在押送他的军车上得知吴连长要让他给自己的兄弟偿命不久,军车的司机被井一男开枪打死,一枪毙命。吴连长说有狙击手,让车上的人小心点。牧良逢说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必须调整,于是就跳下了车。西乡告诉井一男说跳下来的人就是中国的狙击手。

  保安队的人对柳烟说吴连长在阎王岭受到了埋伏。柳烟很着急。

  牧良逢在石头上揭开了捆着自己的绳子,开枪打死了两个日本兵,井一男见势不妙就撤退了。

  牧良逢挖了坑,把战死的中国军人埋了,吴连长看到自己死去的兄弟心里难受极了,想要让他把自己也活埋了,牧良逢说应该埋得是他,连长还应该照顾死去军人的家属,吴连长生气的大喊该死的小日本。

  牧良逢被送到部队里,吴连长为牧良逢求情说他杀日本人不含糊,可是团长就是不答应,说第二天就要枪毙他。

  牧良逢看见吴连长来了以为自己被释放了,但是等他得知自己还是要被枪毙了,他说他不怪他还说这件事不能告诉他爷爷。

  得标来找邱上校,邱上校说牧良逢救了一个美国飞行员,最高当局就授予他国民英雄,戴老板很不高兴,因为军统有很多受过德国训练的狙击手,可是最高当局却授予了牧良逢嘉奖令。得标说牧良逢得罪了吴连长,她马上就要被枪毙了,还要等到枪毙之后在把嘉奖令拿出来,能给戴老板出口气。

  得标交代陈少尉说等牧良逢被枪毙之后再把嘉奖令拿出来,把事情推到吴连长身上。

  陈少尉来找张团长得知牧良逢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就拿出了嘉奖令,说美国记者马上就要来采访了。张团长一听就带着陈少尉去刑场。

  牧良逢觉得自己冤枉,要见营长于是就跟押送他的士兵起了正面冲突。

  得标正组织记者让他们等会,说牧良逢马上就到。约翰向得标询问牧良逢的事情,得标却在拖延时间。

  张团长到了刑场看到满地的死尸说这件事他也无能为力了,陈少尉说这件事他没法跟宪兵队交差。张团长正在发愁之际,听到死尸堆里有咳嗽声,仔细一看是牧良逢没死。陈少尉对张团长说约翰要是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于是张团长说让牧良逢给他当兵。于是张团长就说如果他肯为自己当兵就可以不用游街,不会有损牧家的声誉,于是牧良逢就答应了。

  张团长带着牧良逢见到约翰,约翰高兴地送他一把枪作为回报。

  井一男看到牧良逢上了报纸生气极了。

  张团长命令放哨的士兵好好看着牧良逢,还说让他有口令才能出去。

  第3集

  哨兵不让牧良逢出兵队说他没有通行证,牧良逢说他要找团长。回到军营见到吴连长说他不干了,他要回山上,吴连长拉都拉不住。

  张团长问得标说军统那里也有狙击手还是受过德国训练的,特赦令是不是也是他故意晚送来的,得标说他这样说会害死他的,还说他这是留下一个烫手的山芋,一定要保护好牧良逢,不然军队的士气会被压下去的。张团长说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得标说日本狙击手很可能已经盯上了牧良逢,还说如果牧良逢出了意外,他就惹了大麻烦,让他自己掂量着办。

  牧良逢趁守卫不注意溜出去了,被当兵的人拦住了,张团长叫住他,问他是个人吗,自己发的誓竟然不认账。牧良逢说张团长骗了他,说在张团长去法场之前他就知道了他得了军功章。张团长说他可以走,但是有个日本狙击手要杀了他,他回到家可能会杀了他爷爷,他回到茶馆可能会害了柳烟。牧良逢一听说这件事确实是他的错。

  张团长对得标说牧良逢现在听他的话会留在军营里了,得标说他这次是把烫手山芋报到手里了,说让他有点耐心。张团长发愁怎样对待牧良逢,转念一想说他要把他交给赵猛子。

  牧良逢回到军营,找到国军第一狙击手赵猛子,说自己正在自我惩罚。牧良逢问赵猛子命令到底是什么,赵猛子说在军营里不听指挥不听命令就会被枪毙。牧良逢说团长让自己跟随赵猛子,赵猛子生气说他不会要他这样的乡巴佬。

  赵猛子找到张团长说他不要牧良逢是为了抱住他们军营的荣誉,张团长说牧良逢是没有条件,不然会杀死更多的鬼子,还说不让他骄傲,今后的日子,今后的事儿让他自己看着办。赵猛子离开后想明白了知道团长是让自己整牧良逢。

  到了晚上,赵猛子想着要给牧良逢一个下马威,在大家正在睡熟之际,他吹起了口哨,军营里的人听到哨声都起来了,赵猛子说狙击排应该在一分钟之内穿戴整齐,他让牧良逢出列,牧良逢说他爷爷说过夜间出去打猎只要戴上必要的装备就行,他还说他留在军营里就是害怕日本狙击手找不到他会杀了他们,他说团长说自己的枪法很准。赵猛子恼羞成怒让牧良逢站在雨地里一个晚上。牧良逢却很淡然。

  夜间下起了大雨,牧良逢站在雨地里。军营内赵猛子对他的好朋友说日本人离他们很近到时候一定会拖累他们的,赵猛子还让好朋友负责教会牧良逢军规军纪。牧良逢说了句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进了军营说他们在帐篷内睡觉,他也要进来睡觉。

  井一男听说牧良逢跟茶馆的柳烟关系不一般,于是就想摸摸情况。他们来到了柳烟茶馆。吴连长也来到茶馆跟柳烟说他们要到鸡鸣山会合了,牧良逢壮的跟牛一样,让她放心。西乡听到这消息后赶忙告诉了井一男。井一男就要去鸡鸣山埋伏。

  在狙击排去鸡鸣山的路上遇到了伤兵的车,他们集体下来帮忙,谁知伤兵中有一个人说得标吩咐他说只要他们骗了牧良逢的车,在遇上日本人就更好了。

  牧良逢想要拿刀跟小伍换狙击枪,小伍不换。

  小六子对得标说他已经把他们的车扣下来了。得标说这样他们就能遇上日本人,还说狙击排中的牧良逢跟他们过不去,当兵会不会打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眼色。

  排长让全排的人把枪都给牧良逢,让他背着,牧良逢正在休息之际遭到了袭击。

  小六子对宋队长说牧良逢被日本人打死了,让他告诉牧良逢的爷爷一声。柳烟听说了就来打听,还说自己要去给牧良逢收尸。宋队长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让她别那么招摇,就是真的喜欢牧良逢也要藏着掖着。柳烟听后就走了。

  狙击排正在跟日本人激烈的交战,牧良逢用手雷炸死了很多日本人,心里很得意,但是却找不到了二零四团的人。正在他找二零四团时,一架飞机飞来,慌忙中救了一个士兵。

  第4集

  牧良逢战乱中救了一个士兵,可是他醒来之后非但没有感谢他,还打了他一巴掌。

  张团长来慰问狙击排损失大不,赵猛子说损失不大但是牧良逢失踪了。张团长害怕牧良逢跟护士好上了就命令狙击排的士兵赶快找他。

  人世间的事情就是那么奇怪,在牧良逢救起赵小田那一刻起,赵小田就开始时刻注意他了。赵小田向他表示感谢,牧良逢说他不知道她是女的,还问他真的还能跟二零四团会合吗,赵小田说她不会骗他的。牧良逢害怕他排长不会放过他,赵小田说让他放心。

  柳烟以为牧良逢已经死了心里很难受,给他上香说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她生命里的男人。

  赵小田是野战医院的一枝花,而这一切柳烟都浑然不觉。张一拿束花送给赵小田说在野战医院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护花使者。赵小田说让他以后告诉医院里其他的男人说以后不要再给她送花了,她不是那种看见花就走不动的人。张一答应后就走了。

  张一为医治无效的士兵悲伤说每天都有这样的战士,他们走了他们的妻儿就失去了依靠。赵小田让牧良逢把死者推到晾尸房。牧良逢听说二零四团不是协防的不会跟他们会合的,就慌张去找赵小田。牧良逢对赵小田说他要回到二零四团杀日本兵,还说赵小田是个骗子,可是赵小田说那是他笨,还说医院人手少,牧良逢没有同情心。牧良逢听到了赵小田说的话一口咬定赵小田是个骗子,但是为了救死扶伤还是决定留下来了。

  晚上,牧良逢给柳烟写信说他的心里空落落的,他想回风陵渡,他想见柳烟。

  真是寡妇门前是非多,几个当兵的想要找柳烟,可是柳烟不在。这时,刘仁贵来到茶馆指名也要叫柳烟出面。当兵的说刘仁贵就知道欺负伙计,刘仁贵说在这风陵渡的土地上没人敢那他怎么办。刘仁贵对伙计说让柳烟把她手边的事放下,在风陵渡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照顾他。柳烟听到他说的话就下楼说他要喝茶就喝,不喝茶就走了,让他以后不要在等茶楼的门。刘仁贵出手打了柳烟,当兵的替他伸张正义,却被刘仁贵开枪打死了。刘仁贵正要威胁柳烟上楼,牧良逢的爷爷上来不让她跟他去,于是开枪打了刘仁贵。

  去喝茶的当兵人受了伤被送到野战医院,他们说了自己去过柳烟茶馆,还说要追柳烟要跟牧良逢一决高下,牧良逢就说柳烟不会喜欢他们,爱情是不分年龄的。

  赵小田找牧良逢,张一说他不在给她看了牧良逢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他去风陵渡看爷爷了。张一问她她跟牧良逢认识才几天,就那么关心他,他就不见她关心他,还说男人不能只看外表。赵小田说他怕以后他们要是好了以后生的小孩基因不好,还说小薇对他好,当心被她听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牧良逢没有想到命运把柳烟从他身边送走,却带来了赵小田这个女人。

  井一男说牧良逢现在就在风陵渡附近,要是捉住他,就能树立军队楷模。

  小伍为赵猛子叫屈说他征战这么多年,鬼子打死不少,可是荣誉还没有牧良逢这个乡巴佬多,赵猛子怪他挑拨离间,但是念在好朋友的份上,饶了他。他说鬼子不会抄了牧良逢的家的。

  牧良逢只身一人回风陵渡,他想要看望柳烟。狙击排前进途中遇到了鬼子的埋伏,团长也受伤了。牧良逢听到了枪声,想着这里离风陵渡还有二十里,为什么鬼子打到这里了。赵猛子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跟鬼子决一死战,这时,牧良逢来支援他们,一枪一个鬼子,大家开始掩护他。一个受伤的日本人偷袭了牧良逢,赵猛子替他杀了那个鬼子。牧良逢身受刀伤昏迷不醒,这时,看到了牧良逢手上的玉石是他妹妹的。

  赵小田做梦都想见到牧良逢可是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他,心里难受的忍不住掉眼泪。手术结束后,张一告诉赵猛子说她妹妹哭了,还说他认识赵小田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哭。赵猛子以为牧良逢欺负他妹妹,嚷嚷着要收拾牧良逢,吴连长拦住不让说他们有可能正在处对象,还说感情这种东西谁也拦不住。赵猛子心里憋屈想着自己的妹妹竟然喜欢上了乡巴佬。

  得标问张团长牧良逢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他说牧良逢正在享清福呢,赵小田看上他了,可是牧良逢心里还想着柳烟,这下事情可就麻烦了。

  赵猛子拉着赵小田说他对她关心不够,说医院里好多人喜欢她问她有没有中意的,她说没有。

  第5集

  赵猛子说牧良逢是逃兵,赵小田说他是自己骗来的。赵猛子说牧良逢临阵脱逃犯的是死罪,就算不是死罪也要受到惩罚,赵小田不让,赵猛子逼着她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金铃他爸扛着大麻袋找到柳烟说这里都是她的信,伙计说只要他回信,他们还会到茶馆来喝茶。金铃他爸走后,留给了他一封牧良逢他爸留给他爷爷的信。

  柳烟见到爷爷念信给他听说牧良逢他爸不想让牧良逢当兵,而是想让他留在爷爷身边保护爷爷,还说日本鬼子专门欺负老百姓。柳烟问爷爷牧良逢的爸爸去哪里了,爷爷就说他爸死了。

  张团长为牧良逢颁发了中庸勋章,成为了二等兵。

  西乡在街上看到牧良逢获得二等兵嘉奖的报纸就赶快拿给井一男看。井一男说军队只不过是想给当兵的人吃一剂定心丸。

  吴连长来到柳烟茶馆说牧良逢没死,过两天镇上有个庆功宴,到时候要好好招待。镇长来到茶馆说镇上要来迎接战斗英雄,到时候他们要亲自迎接。

  牧良逢的病好了要离开野战医院,赵小田心里顿时空落落的。

  镇长欢迎战斗英雄牧良逢,他还说三年前镇上举办的射击比赛牧良逢还取得了第一名,柳烟看到牧良逢心里高兴极了。

  镇长对牧良逢说为了庆祝战斗英雄专门让柳烟早早准备的,这是他们的荣幸。牧良逢吃着柳烟做的饭菜,心里美滋滋的。

  大佐对井一男说他没有把牧良逢干掉,还让他获得了战斗英雄的封号,真是他们的耻辱。井一男说他一定会把牧良逢干掉的,他说现在风陵渡的老百姓正在为他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正是好机会。

  井一男对刘仁贵说让他把牧良逢灌醉,到时候柳烟就是他的了。刘仁贵听后就去柳烟茶馆找牧良逢还说自己是千杯不醉,今天一定要敬牧良逢,柳烟有意护着牧良逢不给他倒那么多酒,可是,牧良逢实在,说自己能喝。二十多杯酒下肚便醉如烂泥。

  刘仁贵告诉井一男说牧良逢喝多了,井一男假装成敬仰牧良逢的相亲说是要去看望战斗英雄,给了哨兵贿赂之后便来到了客栈落了脚。井一男交代身边的人不要随便说话,以免暴漏身份。

  井一男、西乡来到柳烟茶馆门前,伙计问站在门口的小金铃站在这里干什么,小金铃打听了牧良逢在茶馆的房间,被井一男听到,打昏小金铃后却让他的手下埋伏在对面楼上。

  牧良逢酒醒后见到柳烟就说柳烟漂亮,然后就开始了甜蜜。牧良逢醒来之后,见到身边躺着柳烟就紧张,他要自己的包,柳烟给他拿来之后他就拿出钱给柳烟说这钱一半给她一半给爷爷。柳烟误会以为牧良逢侮辱自己,就让他走。这时,牧良逢听到狗叫声不对就抱住柳烟叫她别动。等狗叫声停止后,柳烟问他给她钱是什么意思,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了,牧良逢说他上了她的床,柳烟就是自己的女人,柳烟听后心里美极了,还说他以后赚了钱都分他一半,他要养活她,他要养她一辈子。柳烟听后心里高兴极了。

  井一男对西乡说他之所以没有开枪是因为害怕打草惊蛇,在想捉他就难了。

  牧良逢说他还要上山去看爷爷,于是趁着黑夜就走了。

  牧良逢爷爷背着枪要去当兵,牧良逢说他年龄大,部队不要,爷爷说他们老牧家不能断了根,说他爹一走就是二十年,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牧良逢跟他爷爷说他跟柳烟好了,将来给他生个重孙子。爷爷听后高兴极了。

  镇长来到茶馆,柳烟问他到底找她有什么事,镇长说柳烟在他们镇上是一枝花,这次是正式来向她提亲的。

 第26集

  小田回到家来找牧良逢说是猛子出事了,现在已经被人揍得不轻。牧良逢他们把会客的条子给了小六子,小六子就是不让他们见猛子和小伍说他们会客的条子他已经送了,上级没有批准他也没办法。一会有人来了说他们不能会客,猛子和小伍是重刑犯。小田问他们犯得什么罪,那人不说。这时,得标来了说这次不行,上头有令,这次不许了会客。小田说不合理,得标说上面说不让就是不让,没有道理可讲。得标说这里就是他说了算,他想让谁见客,谁就能见客。牧良逢笑着说是吗,于是就将得标压到了桌上。凌子对小田和张一说牧良逢应该是故意打架的。

  牧良逢一进监狱,猛子就故意激怒关押他的人说让牧良逢跟自己关远点。那人气不顺,偏将他们关在了一起。等人走以后,猛子就问他怎么进来了。牧良逢说他打了张得标。猛子话锋一转说他知道抢了他们印钞机的人就是钱超云,他是五十五军团军长的秘书。

  小田他们着急,找到了张团长,张团长心里烦,说这件事他已经跟师长汇报了,可能会有用。

  牧良逢和猛子在监牢里咒骂五十五军,正在这时,得标来了,猛子还冷嘲热讽。得标说他们彻底完了,根据战争法,他们殴打长官是死罪,他们就等着死吧,说完就笑着走了。

  张团长找到小田说师长说念在他们是国民英雄,他俩由本部派出一个人来审理,说不定会给他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小田问他有把握吗,他说应该有,还说这件事抱在自己身上。小田走了之后他说我怎么大包大揽,瞧我这张嘴。

  井一男对西乡说牧良逢他们被送到了军事法庭,审理他们的就是屠由信,当时救他的时候和他发生过冲突。

  得标和钱超云找到屠由信说看看这俩小子多狠心把他们打成这样。于是屠由信说他一定会为他们主持公道的。于是得标说这回在不好好收拾他们,以后他们会更无法无天了。于是屠由信说让他们先进去省得让他们看见了,还要说他们互相勾结。

  到了法庭,牧良逢一看见主审官是屠由信就想怎么会是他呢。猛子在法庭上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得标说猛子这是转移问题的焦点。得标还说他们一贯目无军纪,不判不足以平民愤。屠由信说这件事很复杂改日再判。

  张团长对小田说屠由信比自己的官大得多,自己也没有办法了。于是小田就求他说要是他也没有办法,他们就没办法了。于是张团长就说他会再想办法的。

  张一自己在琢磨要是牧良逢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小田一定就会守活寡,还说到时候小田就没人疼了。

  牧良逢说当初要是自己没有骂屠由信的话今天他可能会念在当初的救命之恩回放他们一马。这下完了。猛子说自己没法冷静,可是牧良逢说就安心睡觉吧。猛子说他当初就不应该把小田嫁给他。可是转脸一看牧良逢已经睡觉了。

  张团长对小六子说审判应该可以看看,可是小六子却说审判不公开,不让他们进去。于是张团长说他就到里边的院子看看,于是小六子就让他们进去了。

  屠由信说牧良逢和猛子他们在战乱时期殴打长官本应判处死刑,可是二人参加过战役无数,于是就判他俩收回军衔,还降了他们的军衔。小田他们知道了他们安全了就回去了。

  审判完毕了,他俩又被押到了监狱,是奉张得标的命。

  西乡对井一男说他俩无罪释放,井一男说不可能,印钞机现在已经开始运行了,中国的金融市场,印钞机的下落只有赵猛子和牧良逢知道。还说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可是他们却把精力放在了勾心斗角上否则被征服的可能就是日本。

  张得标接到邱上校的命说判他们释放是假的,只是为了掩盖印钞机的事情,到时候该怎么办听钱上校的安排。

  钱超云对得标说他们俩挡了上峰的财路。于是得标就说他明白了,他就让他们俩去给阎王爷当小鬼。于是钱超云说屠由信也听他的。于是得标就说他这就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得标来到监狱说上头撤回了他们的判决,还说现在判了他们死刑。猛子不信,还说要见他的上头,得标说自己想要见上头还不行呢。猛子要说法庭的判决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他这是知法犯法,于是得标说让人把他们扣起来,他们趁乱挟持了得标,逃跑了。

  张团长接到了电话说他俩劫持了得标,张团长说怎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得标说只要他放了自己,他会跟上头说。猛子说他的上头就是为了印钞机的事要杀他们灭口。

  钱超云带着大队的人在监狱门口说让他们投降,他说让他把判决书交给张团长,可是钱超云说他们办不到。钱超云说一个小时后要是再不投降就把看守所夷为平地。

  第27集

  张团长带着兵来到五十五师门口,他让哨兵告诉钱超云要是敢动牧良逢和赵猛子一根汗毛,他就率领部队打进去。他说他要见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于是哨兵就进去通报。

  钱超云对哨兵说这是五十五师的事让他不要管,还说他们要是硬要闯就开火。于是张团长就召集狙击排的所有人让他们枪上膛。于是哨兵又去通报了钱超云,张团长说现在除非找个比五十五军军长还大的长官才行。于是想到了了豫湘桂战役司令,司令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让她等着他的消息。张团长说这次通话不知道管用不管。

  总军长对十八军军长说现在要舍出牧良逢和赵猛子来保他这个卒。十八军长对张团长说无论什么原因立即撤兵。张团长对小田和张一说他是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重,于是就命令十八军撤兵。

  天亮之后,钱超云命令五十五师开炮,于是炮弹炸开了花。钱超云说他们要是再不出来他就带兵冲进去了。正在这时,司令长官开车来了说让钱超云赶快撤退,于是钱超云带兵撤退了。

  井一男对西乡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被以前救的司令救下了,他说他不信命,他要决战风陵渡。

  将军对井一男说风陵渡这场战役打得实在是太长了,他命令井一男率部挺进风陵渡,一定要全歼敌人,要是再输就成了弃子了,就成了国家的罪人了。

  井一男找刘仁贵说日本马上就要占领风陵渡了,说让他帮自己稳住牧老爷子,还要借用保安队的兵员,第三就是要国军的布防图。刘仁贵说国军的布防图没必要,因为国军现在已经撤走了,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井一男诱惑他说他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刘仁贵找到狗子,还说他已经听说了他娘又要嫁人了,这回还要把他当嫁妆。刘仁贵知道他不愿意,就说以后要是跟着他,就会吃香的喝辣的,狗子说他还要跟着宋队长呢。于是刘仁贵就走了。

  晚上刘仁贵来到牧良逢家,还说牧老爷子是送信的,他知道国军的布防图。刘仁贵还对他的手下说要找小金铃的爹。

  老马来找宋队长说他得到消息说鬼子就要占领风陵渡了。一旦鬼子来了就要撤。宋队长说他们要防守,老马说他们防守的结果就是不但他们全军覆灭还要搭上全镇的百姓。这种死毫无意义,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村民撤到山里,保存实力。

  由于桂南会战进行到了最后阶段,原驻扎在风陵渡的国军被派到桂南协防。风陵渡兵力空虚无法抵抗鬼子的进攻,风陵渡失陷,宋队长带着乡亲们躲到深山里。

  刘仁贵带着一队人欢迎井一男的来临,井一男问道柳烟和牧老爷子的下落,让他到自己找他们。刘仁贵对金铃的爸爸下狠手,可是金铃的爸爸就是不说。最后他又拿着金铃的性命威胁他。正要下手,井一男拦住他,还对小金铃说只要她劝自己的爸爸说出他们的下落就给她好处,可是金铃不答应,于是井一男就让刘仁贵继续。金铃的爸爸就咬舌自尽了。

  刘仁贵放火烧了金铃家,井一男对刘仁贵说老马就要来了于是就走了。老马来到金铃家救出了金铃。

  井一男来到了茶馆,问道刘仁贵说柳烟到底会藏在哪里,刘仁贵说应该是跟着宋队长躲进山上了。

  井一男假装自己是宋队长给豫湘桂战区司令打电话说牧良逢的父亲就是鄂南游击队的队长老马,说他就是奸细,是他带着鬼子来到风陵渡的。于是司令说这件事他会处理的。

  老马安慰小金铃说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了,于是就把小金铃托付给宋队长了。老马说他相信日本人的日子不会长的。

  宋队长带着小金铃来找牧老爷子。宋队长对牧老爷子说这次多亏了老马告诉他,他们才得以转移到山里。

  张团长接到上级指示,对猛子和小伍说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消灭鬼子之后干掉老马和老高。猛子问为什么,小伍还说上面下命令为什么不经过大脑。张团长说命令是不需要理由的,如果他们不执行这次任务,他就找别人执行。于是猛子说任务他们接了。张团长还说这件事不许告诉牧良逢。张团长让人看住牧良逢。猛子借机给牧良逢传递了消息。

  小伍在车上问猛子他会杀了老马吗,还说要杀了一个救过自己的人,他下不去手。猛子说这是命令。

  牧良逢借机上厕所逃出了军营。

  猛子、小伍埋伏好准备杀鬼子,老马也准备好了。张团长问什么情况,猛子说还没有发现敌人的指挥员。猛子猛然发现了井一男,张团长还说让他们再等等,老马一定会来的。老马开了枪之后,张团长吗,命令猛子开枪。过了一会儿就说让他们撤退。

  张团长对猛子他们说鬼子要杀,老马也要杀了。两军交战战火猛烈。

  牧良逢骑着马快速往风陵渡赶。

  老马在战争中救了狙击排的人。小伍对大家说他不止救了他们一次。猛子看到老马站在自己对面举起了枪。

  第28集

  猛子看到老马站在自己对面举起了枪。老马对老高说他知道会有这一天,没想到回来的这样快。猛子这时又转枪打死了鬼子,老马夸赞他好样的。

  风陵渡还在激战中,而西乡带着军队直扑野战医院。他的目标是赵小田。西乡说他要活捉赵小田,让手下人在外面接应。

  小伍、猛子和井一男对质,狙击排的大毛不幸中弹,于是猛子让小伍掩护自己,他只身一人拿着手雷炸响了井一男所在的高楼。团长也受了伤。猛子要去炸了碉楼,却被炸弹炸晕了。牧良逢来了,炸了鬼子的车。一战下来,双方损失惨重,都退出了风陵渡,而井一男留下来,因为他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在等着牧良逢。西乡对井一男说他把赵小田弄来了。

  张一问凌子小田她在哪里,凌子说井一男留下了纸条让他们到茶馆找她。张一和凌子来到了茶馆,说这里一定发生了激战。他们进了茶馆,两人互相让对方快走,最后张一手臂中弹。西乡抓住他对他开了枪。凌子说他们是畜生,就走了。

  小田被绑着走不了,心里痛苦极了。

  凌子咒骂井一男和西乡,井一男说凌子彻底背叛了日本,于是就开枪打死了凌子。凌子临死前就说中国人是打不垮的,让他收手。井一男想到了他和凌子的以往,又开枪指着西乡。西乡说他们来到中国的使命就是战争,还说井一男现在只有优柔寡断。井一男放下了枪,西乡走了。

  宋队长在树林里找到了一只鞋,于是用枪指着藏在树后的刘仁贵,他说刘仁贵是汉奸,要送他到镇上。刘仁贵趁宋队长不注意,杀了宋队长。牧老爷子看到了刘仁贵就准备开枪杀了他,刘仁贵同时也开了枪。牧老爷子临死前对柳烟和小金铃说让他们告诉牧良逢说老马就是牧良逢的爸爸。

  而另一边,井一男以赵小田为诱饵,等着牧良逢的到来。牧良逢来到了他家看到了树林里到处都是陷阱,还看到了小田被吊在他家的屋檐前。小田下面的土是新翻的一定有地雷。于是井一男对牧良逢说为什么不开枪,是害怕死了吗。于是猛子就说他们三个一起开枪。井一男说他知道失去最心爱的的人是什么感觉。这时,小伍说西乡不见了要是再有他的袭击就更糟了,于是小伍就跟西乡对质。小伍单手举枪做投降状,西乡打伤了小伍一只手,小伍趁他松懈之际连开两枪打死了西乡。

  猛子让牧良逢准备于是开枪,牧良逢飞奔过去抱住小田,没让小田掉到地雷上,正在这时,井一男准备对牧良逢开了枪,小田替他挡住了子弹。猛子生牧良逢的气,小田不让猛子埋怨牧良逢,他不愿看到自己的亲人为了自己互相埋怨。小田取下来自己的戒指让他给柳烟,牧良逢攥住她的手,让她拿着戒指。小田说结婚到现在,牧良逢还没有吻过自己,于是牧良逢深深的吻住了小田,抱着她,为她重新戴上了戒指。

  猛子追着井一男在树林里跑。到了绝境,牧良逢也追上了,这时井一男只剩下一颗子弹,井一男想起了将军的话于是要跟猛子同归于尽。猛子从背后用枪指着井一男,他们正在僵持之际,牧良逢从水中跳出来,用到杀了井一男。猛子伤心说他应该陪着他妹妹,井一男是他的。于是两人抱着痛哭起来。

  张团长牺牲了,牧良逢看着他的照片心里难受。得标在张团长的坟前也开始忏悔,说以前他只为了明哲保身,逼着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牧良逢拿起笔心里想起了为他付出的赵小田,他欠他的太多了。牧良逢又回到茶馆太想进去了,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他怕自己进去就走不了了,于是他决定奔向远方。

  柳烟这个倔强的女人决定放下一切,追随牧良逢去寻求新的生活。

  牧良逢走到半路遇到了小伍和猛子。牧良逢说他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可是他们都舍不得他,于是大家就决定加入共产党。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遍地狼烟剧情介绍及演员表
下一篇:逆转女王大结局揭秘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北京警方 刑事犯罪 | 允许普遍二孩 | 金泰熙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