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娱乐八卦 > 正文

宫锁珠帘剧情12.3456789101112集剧情介绍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已经回到现代的洛晴川在睡梦中醒来,跟着她穿越到现代的八阿哥和洛晴川已经在现代和她成了夫妻,可是因为八阿哥不懂如何在现代生存,晴川的古董店生意不好,晴川只好改行做了编剧。因为成功的编写了第一部穿越剧,晴川成了现代影视界的名人,晴川继而构思编写了第二部续集。她匆匆忙忙赶着去片场,因为今天是新剧开机第一天,八阿哥在晴川临走的时候送她棒棒糖,晴川因为着急却推辞了,八阿哥暗自思量,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晴川却已经忘记了。

晴川来到片场,配角演员怜儿仰慕晴川的人气冲天,送给晴川一个棒棒糖,言谈中晴川忽然想起今天是自己和八阿哥的结婚纪念日,急忙推辞掉出演新剧,并且推荐怜儿做主演,导演衡量利弊决定启用怜儿做女主角,怜儿被拉上化妆台,化妆打扮后,怜儿进入摄影棚开拍。导演拿出图片,告诉怜儿图片里就是本剧的第一个场景。

故事发生在雍正年间,候补四品典仪凌柱因为无钱贿赂朝中官员,十几年来一直没有真正的机会为朝廷效命,这天他的大女儿怜儿在河里挖蚌,没想到却真的挖到了一颗举世无双的夜明珠,怜儿正高兴着欢呼,忽然妹妹跑来告诉怜儿阿玛凌柱又在闹着上吊了。怜儿急忙回家把珍珠拿给阿玛,终于有钱贿赂官员了,凌柱满心期待的等待朝廷任命。

十七王爷胤礼和老师阿灵阿商定选定典仪一职,十七王爷原本欣赏凌柱的才华,可是阿灵阿却拿出一颗夜明珠说明此乃凌柱送来,王爷误以为凌柱是贪赃枉法之人,立刻否决了凌柱顶替四品典仪之职。

十七王爷的额娘勤太妃自小抚养雍正皇帝长大,在年迈之时只想被封为太后待到百年后得以和先皇合葬,十七王爷为达成额娘的心愿,在大雨里跪在上书房外请求皇上封勤太妃为太后,皇上却不肯接见十七王爷。

凌柱见自己仍然没有机会当上典仪,回家后老泪众横,怜儿见朝廷收了自己的珍珠仍然不让阿玛任职,气愤的来到王府找王爷算账,王爷故意戏耍怜儿要她骑马追赶自己,谁知怜儿险些从马上摔落,王爷急忙飞身搭救,接住落马的怜儿。怜儿说起凌柱的误会,王爷答应让凌柱转正,并且当场把珍珠还给怜儿。可是凌柱当官后乐极生悲回家后吐血身亡。

怜儿因为答应欠了王爷一条命,身穿重孝跪到王爷府前,王爷回来后怜儿请求王爷让自己入府做工以报答王爷恩情,王爷因为勤太妃的事情苦恼,见到怜儿忽然想出大太监苏培盛的话,决定送怜儿进宫得到皇上宠幸,进而替勤太妃请命。

怜儿不明就里被带进王府沐浴更衣,王爷的奶娘二嬷替怜儿打扮后,带怜儿去见王爷。王爷忽然跪在怜儿面前,说出所请之事,怜儿感激王爷成全自己的孝心,为成全王爷的孝心答应王爷进宫伴架。

怜儿从此后留在王爷府里跟着二嬷学习宫里的规矩和女工,王爷在和怜儿相处的时日里对怜儿渐生情愫,却因为要完成勤太妃的心愿忍痛不理怜儿,一定要将怜儿送进宫里献给皇上。

转眼到了七夕节这天,怜儿请求王爷让自己回家看望妹妹蓉儿和额娘,王爷准许怜儿回家,怜儿劝说王爷也要上街走走,把烦心事忘诸脑后。二嬷看出王爷喜欢上怜儿,却因为勤太妃的事情不得不忍住儿女私情。怜儿带着蓉儿去参加情人的踢毽比赛,却因为蓉儿女扮男装被人识破,怜儿只好自己上台。王爷来到台下,救下怜儿险些掉落的毽子,令怜儿博得奖金。

怜儿心中对王爷产生感情,却因为王爷对怜儿刻意保持距离而深感伤怀。怜儿恼怒王爷不解自己情怀执意要送自己进宫,从而刻意躲避王爷。二嬷看出两人感情,悄悄告诉了勤太妃。为了让怜儿在宫中站稳脚跟,认清宫中人事的复杂,王爷和二嬷决定让怜儿记住教训,他们设计让二嬷的侄女玉漱栽冤枉怜儿偷盗,并且以感情说动怜儿主动承认罪名,怜儿受到责罚王爷又心疼不已。

王爷假意送玉牌给怜儿要她逃走,怜儿却无意间听到玉漱的话,拆穿玉漱的阴谋后怜儿反而诬陷玉漱杀人,用玉漱的金钗刺伤自己。怜儿受伤王爷关切的到床前看望,二嬷向怜儿说出这一切都是她和王爷设计安排。

怜儿见王爷救自己还是为了让她进宫,伤心的说出以为王爷心里有她,却没想到还是一场空欢喜,怜儿伤心的离开王府,并且承诺一定会在选秀的时候进宫努力博得皇上的欢欣。

勤太妃来到王爷府见十七王爷后,说出二嬷已经告诉她王爷为了她而舍弃心爱的女孩却准备献给皇上,勤太妃说出只要儿子幸福,她的名分已经不再重要,她决定放弃这个心愿,只要儿子的幸福。王爷得到勤太妃的首肯,高兴的来到怜儿家门前,却犹豫着不敢进去。怜儿出来倒水见到王爷,王爷说出他要娶怜儿为福晋,怜儿高兴的把自己的珍珠放到王爷手心,王爷知道怜儿的心意,兴奋的回了王府。

十七王爷的老师阿灵阿自幼和勤太妃一同长大,知道勤太妃喜欢上先皇后暗中帮助勤太妃得到先皇宠爱,如今见到勤太妃在宫中孤独患病,力谏皇上去为勤太妃请安,以解除皇上对勤太妃的误会,却触怒了皇上,皇上命人把阿灵阿关押,勤太妃和十七王爷一同去求情,皇上却避而不见。大太监苏培盛提醒太妃和王爷如果阿灵阿是皇亲国戚,就会免除死罪,如果王爷娶了阿灵阿的女儿嘉嘉,那么皇上一定会放了阿灵阿。勤太妃知道王爷心中已有心上人,心中不免为难。

怜儿因为答应王爷做他的福晋,满怀高兴的做好了准备。王爷来到怜儿家门前,蓉儿走出来问候,不见怜儿在家,王爷只好回头。怜儿回来听说王爷来找自己,以为王爷想念自己,害羞的同时还感到满心喜悦。

勤太妃深夜来到宗人府看望阿灵阿,却遇到了十七王爷。勤太妃说出阿灵阿和自己的一生情缘,王爷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搭救阿灵阿,以解除勤太妃的心患,哪怕牺牲自己的一生幸福。

到了选秀这天,怜儿拿了手牌随着修女进宫,意外的遇见了二嬷的侄女玉漱。怜儿满心欢喜的等待皇上和勤太妃把自己赐婚给王爷,高兴的向主管递上了自己的名牌。

因为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指婚,十七王爷眉头拧成了一团,勤太妃劝说王爷一定要以大局为重,今天是皇上选秀的日子,同时也是为他指婚的日子,一定要让皇上高兴,嘉嘉高兴,阿灵阿也高兴,王爷忍住心中的伤痛,接过勤太妃手中的官帽,戴到头上。

选秀大典早已准备妥当,可是皇上为避免和太妃见面,始终不肯出席,秀女们等候已久,不免有些微词,太监正想查办出言秀女,皇后赶到赦免了秀女。皇上下令让太妃自行决定。皇后却在太妃面前建议让十七王爷先选,太妃准许,王爷走到众秀女面前,看着怜儿满心喜悦,心中想起两人交往前后的情深意重,却忍痛选了阿灵阿的女儿嘉嘉做福晋。

嘉嘉上前叩谢,等待十七王爷点名的怜儿心中万念俱灰,皇后请示太妃为皇上选秀,太妃把大权交给皇后,怜儿却被皇后选为皇上的秀女,十七王爷追赶在后,怜儿却心灰意冷,终不肯回头看一眼十七王爷果亲王。

怜儿随着被选秀女来到乾西四所,跟着秀春姑姑学习宫中规矩。分配房间的时候,玉漱拉起怜儿同住一屋,谁知却被袭香仗着自己的贵族身份抢了玉漱看中的房间,怜儿劝说玉漱不要和她争抢,玉漱只好暂时放弃。玉漱提议两人结拜姐妹,怜儿因为心中念及果亲王,说出心中的伤心落寞感觉。

夜晚,怜儿在噩梦中醒来,却被隔壁房间了前两届的秀女文月拉住。文月请求怜儿帮忙,说出今天晚上皇上要宠幸文月,可是文月缺个掌灯的人,没人愿意帮她。怜儿本性善良,听说文月没人帮忙,立刻答应帮助文月。怜儿随着文月走到城楼上,怜儿正想询问文月,忽见文月面对假想中的皇上参拜,怜儿忽然醒悟文月是个疯子,文月却抓住怜儿不放,正在挣扎中,秀春姑姑带着侍卫赶到,文月却拉住怜儿带到高墙边,一时间怜儿性命堪忧。

文月把怜儿带到城墙边缘,眼见文月险些把怜儿推下高墙,宫中一名侍卫举起手中弓箭,把文月射死,文月摔下城墙当场死亡,怜儿也被秀春姑姑惩罚打扫乾西四所一个月。袭香见怜儿受罚,故意在怜儿打扫过的路面上走过,玉漱上前打抱不平,怜儿却利用聪明才智教训了袭香。

秀春姑姑教大家跳舞,玉漱却逞强首先跳了起来,没想到却被来此探看新秀女的云嫔娘娘看见,云嫔见玉漱长的摸样标志,心中暗自不满玉漱的争强好胜,下令玉漱和自己一起跳舞,却趁机把玉漱撞倒在地上并且当众羞辱了玉漱,袭香趁机上前讨好云嫔,却也被云嫔羞辱。

婉嫔娘娘的贴身宫女打探到消息后回报婉嫔,婉嫔得知玉漱被云嫔羞辱后,决定拉拢玉漱做自己的内应。婉嫔带了礼物送给新秀女们,特地送了自己的舞衣给玉漱,令玉漱成为大家的众矢之的,可是袭香不满故意扯断玉漱的舞衣,两人扭打了起来,怜儿为了分开他们用水桶泼到两人身上,被秀春姑姑看见,秀春叫来怜儿到自己的房间后,劝诫怜儿不该强出头,怜儿却不解秀春姑姑的好意劝告,秀春姑姑为了保护怜儿,命令怜儿从今后在脸上画上了斑点出去见人。

袭香发了暗号深夜来见婉嫔娘娘,原来袭香就是婉嫔舅舅家的表妹,婉嫔来见袭香后问起袭香有什么事情急着见自己,婉嫔大怒,责怪袭香不顾危险前来约见,只为一个小小的问题,婉嫔大骂了袭香一顿后转身离开。

小太监李庆喜在云嫔娘娘身边伺候深得云嫔的喜欢,可是得到的赏赐转眼就被大太监苏培盛收刮了去,李庆喜对苏培盛是恨之入骨。

玉漱找怜儿放风筝,谁知风筝断线掉落后宫内院,怜儿冒着危险去找风筝,没想到怜儿却意外的瞧见婉嫔娘娘利用自己的女儿小公主大妞陷害云嫔娘娘,婉嫔支开一切宫女让云嫔带大妞到水边去看鱼,大妞得到额娘的指示自己跳进水里,婉嫔责怪云嫔推大妞入水,云嫔跳入水中把大妞救出,反唇相讥指责婉嫔利用自己的女儿陷害别人。怜儿瞧见此情形,只感觉深宫中真实人心险恶,吓得她急忙逃回了乾西四所,她惶恐的向玉漱说出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们都约定不要变。

婉嫔为了拉拢玉漱,特地到秀女房找到玉漱交给她大笔钱财让她去找到苏培盛,把她的绿头牌放到显眼的位置以期得到皇上的宠幸。玉漱找到了苏培盛,苏培盛带着玉漱来到了内务府,却遇见小太监李庆喜在为云嫔办事,苏培盛教训了李庆喜后进而命令他写下了云嫔娘娘的指使他做事的证据。苏培盛拿起云嫔的绿头牌放到了一旁却把玉漱的绿头牌放到了第一位。

苏培盛高兴的拿着整盘绿头牌往皇上的宫中走去,却忽然被一群太监绑架到云嫔的宫中。云嫔带着大妞到自己宫中玩耍,却利用玩具引得大妞说了真话,大妞说出婉嫔让自己跳进水中陷害云嫔,却不知雍正皇上在云嫔的宫中,云嫔向雍正皇帝说出了自己被陷害的经过,皇上大怒下令将婉嫔打入冷宫。

苏培盛得知是云嫔绑架自己来当即大怒,云嫔顾忌苏培盛在皇上面前的举足轻重不愿与苏培盛为敌,云嫔痛陈利害和苏培盛结盟,两人最后达成协议,今后玉漱的绿头牌不再出现,两人互相扶持。而苏培盛有了云嫔的把柄,也不必顾忌云嫔出尔反尔。

婉嫔在冷宫里受到冷遇,无人理会她的生活,只有袭香还细心的前来探望,谁知婉嫔却打了袭香一耳光后赶她离开冷宫。袭香不解,婉嫔告诉了袭香她的用心良苦,她故意疏远袭香而抬举了玉漱,就是让玉漱树立强敌,而袭香却可以趁机扶摇直上。袭香明白了表姐的用意后,对婉嫔的话更加言听计从。

 

云嫔叫来玉漱,教训玉漱买通太监把自己的绿头牌放在第一位,斥责玉漱想要代替自己的位置,玉漱受惊不敢申辩,云嫔叫玉漱整晚在宫中值夜,玉漱看到皇上却没有几点机会说话。清晨皇上走后,云嫔拿出发簪让玉漱自己选择,是把绿头牌从此放在云嫔这里,还是划花了自己的脸,玉漱不敢反抗,只好同意将绿头牌放在云嫔这里,永远不被皇上宠幸。

怜儿发现玉漱整晚未归,得知是云嫔娘娘召见她,担心玉漱会被云嫔责罚,急忙跑到云嫔那里去求情,云嫔见怜儿胆敢为玉漱求情,下令将他们一起关进内务府不准出来,两人急忙求饶,云嫔见到怜儿的指甲命令他们为自己制作蔻丹。怜儿在王爷府里学习做蔻丹的本事得以应用,她们高兴的回去为云嫔制作蔻丹。

当晚十七王爷果亲王大婚城楼上燃放烟花,秀女们都去观看,玉漱拉着怜儿也去观看,袭香趁机到她们房里在云嫔娘娘的蔻丹里下了药。果王爷娶了嘉嘉作为福晋,虽然救了阿灵阿的性命,却也失去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嘉嘉明白果王爷心中早已另有他人,在果王爷离开洞房的时候追了出去并且说出愿意在王爷府里做女婢,王爷可以娶回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王爷却告诉嘉嘉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云嫔的指甲染上了怜儿和玉漱制作的蔻丹后,整根手指都红肿了起来,怜儿闻出蔻丹里被下了药,云嫔带着众人去秀女房搜查,最后却在玉漱的房间里搜出了毒药,怜儿想出办法查找真凶,袭香却故意嫁祸另一秀女用猫儿破坏了脚印,无辜秀女被责罚,而怜儿由于惊吓出汗被云嫔看出脸上的斑点乃是画上去的,云嫔大怒下令将怜儿和玉漱打入辛者库做苦力。

怜儿和玉漱到了辛者库就被众人欺负做苦工,幸而苏培盛路过看见,他吩咐姑姑善待怜儿和玉漱,他们才得以休息。

果王爷带着嘉嘉进宫给勤太妃请安,果王爷却迫不及待的去秀女房寻找怜儿,得知怜儿被打入辛者库,果王爷急忙赶往辛者库去寻找怜儿,而怜儿见到果王爷,却不肯听他解释,急忙关上大门避而不见,果王爷说出一日不听他的解释,他便来此一日。

勤太妃看出果王爷旧情难忘,嘉嘉却为果亲王遮掩,等到果王爷从辛者库回来,等候在那里,教训果王爷不要再思念不该想的人,因为怜儿已经被选为秀女,就是皇上的女人,如果他继续这样追寻下去,谁都没有好的结果。最后勤太妃竟然跪在了果亲王的面前,并且用怜儿的性命威胁果亲王。果亲王无奈只好答应勤太妃不去见怜儿。

怜儿见果亲王连续来了几天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干活的时候不禁时时想起果亲王,可是却再也没有看到盼望的人影出现。

袭香再次来到婉嫔的冷宫里,袭香告诉婉嫔她已经按照婉嫔的话去做了,云嫔果然手指全部中毒红肿起来。婉嫔高兴的说出自己的机会来了,她附在袭香的耳朵旁说出自己的计策,袭香立刻答应照办。

袭香在众宫女欺负哑巴宫女的时候挺身救了哑巴宫女,之后她告诉哑巴宫女今后她们就是姐妹。云嫔带了水果到皇上面前献媚,皇上却因为看见云嫔红肿的手指而拒绝了云嫔的好意。云嫔气愤的离开,却见袭香带着哑巴宫女假意在路上掩埋桃木木偶为父母祈福,袭香说出哑巴宫女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云嫔留下哑巴宫女在身边,命令袭香离开。

皇上带领众人狩猎,下令今天谁的猎物最多,就会赏赐黄马褂一件。皇上正打的兴起,忽然闯进一名小将射杀了猎物,皇上问起是谁家小将,云嫔忽然骑马过来回答是自己的徒弟。云嫔亲自向皇上讨要黄马褂给自己的徒弟,皇上答应后却反问云嫔何来小徒弟。

云嫔让袭香脱去铠甲,皇上眼前一亮只见一名美貌女子站在眼前,云嫔介绍说此女是今年的秀女袭香,皇上大喜,立即赏赐黄马褂并且封袭香为谦贵人。

怜儿和玉漱回到房间发现被子湿了,玉漱问起大家却无人承认,玉漱端起水盆泼向众婢女,大家厮打起来房里顿时乱作一团,谁知不慎打翻火烛引起大火。怜儿发现小云没有出来,急中生智让大家端水泼向屋子,怜儿和玉漱冲进去救出了小云,姑姑责罚大家并质问是谁惹起祸端,怜儿勇敢站出来承担罪名,大家争先恐后承揽罪责,最后姑姑命令大家三天时间把屋子修整一新。姑姑走后大家称赞怜儿心地善良,从此大家不分你我欢喜一团。

谦贵人袭香得到婉嫔的指示,故意在皇上面前提起小公主大妞没有亲娘照顾十分可怜,大妞爬上房顶袭香上去劝说大妞下来,袭香借机在皇上面前替婉嫔求情放她出来照顾大妞。

云嫔得知袭香竟然替婉嫔说情十分震怒,她找到袭香质问,袭香见再也隐瞒不住,索性坦诚她就是婉嫔的表妹,云嫔气愤难当正准备拿袭香的妹妹哑巴宫女出气,袭香却不屑的告诉云嫔那只不过是她的棋子,而这一切都是婉嫔娘娘暗中操纵的。云嫔回到宫中怒不可遏却无可奈何,苏培盛来给云嫔出主意,要她亲自去照顾大妞,这样就不用婉嫔出来照顾大妞了,因为婉嫔毕竟是因为不顾女儿死活的过错进了冷宫的。

苏培盛拿出皮影告诉云嫔大妞就喜欢皮影戏,云嫔如获至宝,急忙拿了去逗大妞开心。皇上带着袭香散步,云嫔带着大妞一路嬉闹着走来,皇上见了自然高兴,袭香却暗道不好。袭香和云嫔又开始了再一次围绕大妞的争夺。皇上看出袭香和云嫔都是为了争宠而不是心理真的有皇上,苏培盛从皇上的话里感觉到后宫的娘娘没一个靠得住的了,心中暗自盘算要培养新人了。

一年一度的贡院考试,李为满腹经纶却因为没有贿赂高官而名落孙山,他气愤的离开贡院整天醉生梦死喝酒赌博,令心上人双双失望离他而去。李为一心求得功名,故意在苏培盛看戏的时候拿了唐伯虎的赝品画请苏培盛鉴定。苏培盛看出画作是赝品,李为却在苏培盛面前说出自己的才干,并表示可以画人像几乎可以乱真。

苏培盛故意找来怜儿,请李为帮怜儿画像,怜儿回去向玉漱说了经过,玉漱知道苏培盛看中了她,马上就有可能在皇上身边红了起来。

苏培盛端来桂花糕,袭香献殷勤的拿到皇上面前请皇上吃,皇上告诉袭香那是为大妞准备的,因为他从来不吃桂花糕,既然袭香都不了解皇上喜欢什么,就说明袭香还需要时间去了解皇上,把心思真的放到皇上身上。忽然宫女跑来报告大妞得了急病晕倒了,御医回答大妞是因为食物中毒,袭香急忙辩解大妞的饮食都是她打理的,宫女跪下回答大妞还食用过云嫔带来的蜂蜜,袭香立刻命令人化验蜂蜜的毒性,云嫔诱惑袭香说出如果蜂蜜无毒则控告她污蔑云嫔,袭香不知是计,当场坚持验蜜,云嫔却不等人来验拿起蜂蜜整罐喝下。

皇上见云嫔喝下蜂蜜无事,云嫔故意在皇上面前说出不该后宫嫔妃之间你争我斗,袭香刚想辩解,皇上却命她下去不再在身边伺候。

袭香走后,云嫔劝说皇上早些回去休息,她则留下来照顾大妞。袭香走到半路感觉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又返回去决定查个究竟,却意外遇见了云嫔的宫女在处理一些花草,袭香见花开得正艳,云嫔却命人除掉,心想一定有蹊跷,于是拿了花到御医房请教,可是御医告诉她这只是普通的月季花,并没有什么蹊跷。袭香失落的刚想往回走,忽然御医再次提醒袭香月季花虽然美艳,可是不宜多放,因为它会引起人呼吸不畅胸闷气短。

云嫔为皇上和大妞准备了他们喜欢吃的东西,皇上高兴的享受着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谁知袭香走来带着月季花来到大妞身边,大妞闻到月季花香立刻晕倒,袭香喊来御医说出云嫔利用月季花令大妞中毒以求在后宫争宠。皇上狂怒,下令将云嫔打入冷宫,袭香借机到皇上身边讨好,皇上却也同时责骂袭香步步为营勾心斗角,下令袭香跟云嫔一起处置。

苏培盛请李为帮怜儿画像,画好了之后苏培盛告诉怜儿就等着好消息吧,好日子就要来了,李为急忙拉着怜儿告诉她等到他朝一日飞黄腾达了,不要忘记他的名字叫李为。怜儿一头雾水不知苏培盛所说,苏培盛带了怜儿的画像到皇上的御书房摆放到龙案上。

皇上叫来婉嫔警告她今后不能再兴风作浪,否则谁也帮不了她。大妞见皇上肯放了额娘婉嫔,母女俩高兴的抱在一起。苏培盛趁机进献书画给皇上看,谁知皇上没有雅兴,根本不理会苏培盛的盛情。苏培盛心情不好出去看戏,却见李为整天等在戏班子大门求他给他个前程,苏培盛无奈带着李为到御前侍卫总管崔统领那里做了个三等侍卫。

李为为了报复苏培盛,故意在众侍卫面前宣扬苏培盛找他帮皇上画美女图,准备进献美女给皇上,一时间苏培盛献画的事情在宫里盛传开来。婉嫔和袭香听到传言,担心苏培盛真的在皇上面前献上美女,袭香化妆成小太监到皇上的龙案上用山水画替换下了美女图。

袭香还没来记及退下,忽然皇上来到上书房。苏培盛在皇上面前献画,打开却见是山水图。苏培盛不明就里,皇上忽然发现一旁站立的袭香。袭香谎称思念皇上故此来到书房看望皇上,皇上答应晚上去见袭香,袭香趁机拿下皇上的玉佩作为皇上的承诺,留待晚上皇上来的时候还给皇上。

苏培盛遇见袭香,袭香故意拿出皇上的玉佩谎称是赝品,送给苏培盛去典当,苏培盛见钱眼开喜笑颜开的收下了。袭香回宫故意大呼玉佩丢失,皇上赶来的时候袭香请皇上查找丢失的玉佩,苏培盛正准备出宫,被李为拦住,李为得知皇上丢失玉佩,苏培盛恍然大悟知道自己被算计,求李为帮忙高抬贵手,李为却记恨苏培盛过河拆桥,搜出皇上的玉佩交了上去。

苏培盛跪在皇上寝宫前大呼冤枉,皇上知道苏培盛不应该做出如此愚蠢之事,袭香故意在皇上面前挑拨离间,说出苏培盛想借此诬陷袭香丢了玉佩,为皇上进献美女掌握皇上,皇上果然大怒,责令苏培盛去御茶房做了一名小太监。

袭香去了辛者库,找来怜儿和玉漱,见到怜儿果然天香国色,在怜儿和玉漱面前撕碎了画像,警告两人永远不要祈求不属于她们的东西,否则永远出不了辛者库。盼春姑姑得到了袭香的好处,带着怜儿和玉漱去了冰库取水果,却趁机把二人关在了冰库里,为了不被冻死,怜儿急忙叫玉漱跑起来取暖。

勤太妃到王爷府里来看望王爷,果王爷拿出西域贡献来的水果给勤太妃,而勤太妃却叫果王爷把水果送给皇上,化解他们兄弟之间的误会,果王爷听命进宫送水果给皇上,皇上正在练武,和果王爷过招后开怀大笑,果王爷趁机提起勤太妃,皇上却提起小时候果王爷利用利器碎冰的事情,皇上答应如果果王爷能够空手碎冰,就答应果王爷一个心愿。

果王爷随同皇上来到冰库,可是到了冰库门口,果王爷忽然想起皇上心高气傲,如果赢了皇上会令龙颜不悦,果王爷跪下认输,皇上哈哈大笑转身离去。果王爷却忽然听到怜儿的声音,急忙问起身边太监,太监回答里面是千年冰库,不可能有人,果王爷怀疑自己思念怜儿所致,只好作罢。

怜儿忽然想到榴莲的味道浓郁,她在冰库里摔碎了许多榴莲引来附近的太监打开冰库查看,怜儿和玉漱终于获救出得冰库。怜儿遇见盼春姑姑却并不记恨盼春,盼春见害不死她们,摄于袭香的淫威,盼春只好再次刁难怜儿和玉漱连夜洗衣服,谁知怜儿和玉漱却干活干的欢天喜地,乐天派的怜儿带着玉漱在劳作中寻找乐趣,盼春一旁观看她们暗自叹息着怜儿的苦命。

苏培盛被派到御茶房做事,怎奈他平日里欺压众太监积怨已久,大家纷纷欺负着苏培盛。苏培盛的手不小心被老鼠夹夹到,大家一哄而上把苏培盛打倒在地,幸亏果王爷经过赶走了众人。皇上远远看见果王爷轻易打开老鼠夹,知道果王爷假意无法碎冰,化解了对果王爷的误解。

到了晚上,苏培盛又到李庆喜处伺候洗脚却遭到李庆喜的打击报复,李庆喜把苏培盛赶在雨里淋了一夜,清晨起来苏培盛发烧倒地,李庆喜正欲责打,幸亏路过的怜儿遇到把苏培盛带回住处悉心照料,苏培盛醒来跪谢怜儿救命之恩。怜儿想起自己的活忘记干急忙跑开,苏培盛发誓一定要报恩想尽办法让怜儿当上贵人。

怜儿因为耽误了干活而被盼春姑姑责罚不许吃饭,玉漱偷留下馒头给怜儿,怜儿却要玉漱送去给苏培盛,苏培盛感激得泪水长流。李为来找苏培盛喝酒,苏培盛大骂因为李为他才沦落至此,李为却反讥苏培盛给了他一个奴才的前程,李为提议他们都是不甘心的失意人,喝酒之后重新开始。

袭香见盼春没有害死怜儿找来盼春紧逼盼春害死怜儿,盼春吩咐怜儿和玉漱清洗凤袍,不料凤袍经过洗刷后金丝线全部脱落,玉漱吓得大喊,怜儿急忙告诉玉漱噤声,等到晚上再想办法。怜儿要苏培盛帮忙找来孔雀翎,可是苏培盛却只找到几根鸡毛,最后苏培盛想出了计策让他们逃过此劫。

第二天怜儿和玉漱假装把凤袍扔在地上没有洗过却在偷懒睡觉,盼春责骂她们后罚他们到井边跪着。李庆喜来娶凤袍,盼春拿出凤袍交差没想到凤袍已经破败,盼春责骂怜儿和玉漱弄坏凤袍,怜儿辩解她们还没来得及碰凤袍,否则不会挨罚跪着。李庆喜大怒拉着盼春去审问,盼春被李庆喜酷刑责罚。

怜儿想起前几日要烧掉的旧凤袍,稍稍改动只后拿去李庆喜处救盼春,怜儿谎称自己搞错了凤袍,那件坏掉的就是原本要烧掉的。李庆喜放了盼春却命令盼春鞭打怜儿,盼春感动于怜儿的救命之恩,眼含热泪鞭打怜儿。

嘉嘉亲手为果王爷剥菱角弄伤手,二嬷劝说福晋不要亲手干活,福晋说出对果王爷的感激之情,并且甘心做果王爷身边的影子,如果果王爷喜欢的人来了,她甘心退让一旁。果王爷听到嘉嘉的话十分感动,拿出怜儿的珍珠讲诉了他和怜儿的故事,并且说出怜儿已经进宫,他们是永远也不可能了。嘉嘉理解果王爷的心情,果王爷要嘉嘉给他时间接受嘉嘉,嘉嘉激动的靠在了果王爷怀里。

从李庆喜那里出来后,怜儿细心的为盼春上药,盼春故作冷漠的打发走怜儿,并且告诉怜儿从今后她会更加严厉的折磨她。盼春开始用热水训练怜儿端热茶杯,怜儿和玉漱都不解盼春的用心,怜儿却忍受着一切折磨。苏培盛暗中想要帮助怜儿,他故意支开玉漱,告诉怜儿明天中午去御花园的十字路上光着脚走路,到时候会有奇遇。可是怜儿却回答苏培盛她根本不想攀龙附凤,苏培盛用怜儿身边的人来打动怜儿让她考虑大家的性命,怜儿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为了爱她的人去拼搏。

婉嫔和袭香下棋解闷,婉嫔说出皇上今天不会来袭香宫里了,袭香不解,婉嫔说出皇上每年的这天都会去十字路上光脚走路,因为思念一位失踪了的宫女,袭香听说后急忙到十字路那里。袭香的宫女见到怜儿在十字路上走路,急忙拉走了怜儿,袭香脱下鞋走在十字路上,皇上赶到高兴的拉着袭香到自己的寝宫里给她看了晴川的画像,袭香劝说皇上珍惜眼前人,皇上见袭香心里果然有他,高兴的让袭香陪着他。

袭香问起宫女刚才在十字路上走路的是谁,宫女回答是怜儿,袭香到了辛者库找到盼春交给她一瓶毒药,并威胁盼春如果不给怜儿喝下,就要她自己喝下,否则就会被派到隆福寺去照顾老太监。盼春不肯加害怜儿又不想自己活着受袭香的折磨,终于决定自己吞下毒药。盼春叫来怜儿说了很多宫中生存的哲理,并叮嘱怜儿小心袭香。

怜儿不明就里,第二天清晨玉漱醒来发现盼春死在了洗衣池边,怜儿联想到事情的前后,忽然想到是袭香想要害她。苏培盛提醒怜儿袭香一定还会想别的办法来加害她,怜儿不知所措,忽然房间里有人晕倒,苏培盛想出办法保护怜儿。苏培盛带着李太医急匆匆的在袭香面前经过,袭香问起什么事情,苏培盛谎称辛者库里有人得了天花,太妃下令封闭辛者库。袭香不信苏培盛的话决定自己亲自去探查,苏培盛故意露出狡猾笑容,袭香果然上当不肯亲自去查看。

江南水灾皇上下令赈灾,可是老臣张廷玉却说出国库已经空虚,皇上不解国库为何无钱,张廷玉递上奏折皇上看后得知朝廷多年来一直养了许多皇亲贵胄,皇上下令取缔他们的俸禄,张廷玉却痛陈利害劝说皇上找出一个可靠人选去解决此事。皇上想到果王爷,带着果王爷到街上查看了难民百态,果王爷下定决心去解决这件棘手的事情。

果王爷带着积善之家的匾额到不做任何事却拿着朝廷俸禄的人家去,并告知难民到这些人家白吃白喝,一些人因为不想被难民骚扰,只好主动上表请求退回朝廷俸禄做平民百姓。皇上得知后大呼痛快,张廷玉担心因此得罪一些人,皇上却下定决心办好此事。

皇上赏赐果亲王白银千两,却都被果亲王拿去救济了灾民。嘉嘉拿出自己的首饰给果亲王提醒他勤太妃的寿辰就要到了,是时候为太妃挑选一件寿诞礼物,果王爷和嘉嘉上街去为太妃挑选礼物,却遭到刺客暗算,嘉嘉及时挡在果王爷面前,果王爷出手打败刺客却依然后背受伤。两人逃到郊外,果王爷为嘉嘉的勇敢保护而感动,他终于把嘉嘉抱在怀里保证为了她而好好活着。

婉嫔和袭香相遇,婉嫔责怪袭香过河拆桥得到了圣宠就不肯帮她在皇上面前说话,袭香解释说皇上根本不听她劝说,婉嫔哪里相信袭香的谎言,她生气的带着大妞离开。

玉漱因为辛者库被封锁每天熏艾蒿而抱怨,苏培盛拿来水果给大家,玉漱问起何时能出去,苏培盛安慰大家会有办法的,玉漱生气进了房间,怜儿问起苏培盛,苏培盛告诉怜儿马上就会有机会让她登天的。

夜晚婉嫔把自己泡在冰冷的池塘里发泄,苏培盛见到立刻跳到水里搭救,婉嫔责骂苏培盛无能不能解她心头之火,苏培盛提醒婉嫔袭香这颗棋子不合适就换一颗,婉嫔问起何意,苏培盛提起了辛者库里的怜儿,婉嫔听从苏培盛的建议,把怜儿叫到身边伺候着。

婉嫔带着怜儿被袭香遇到,袭香提醒婉嫔不能带着怜儿在身边,婉嫔却讽刺袭香知恩不图报。晚上袭香噩梦中见到怜儿顶替了自己的位置,醒来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让怜儿登上枝头。

嘉嘉连夜绣好手帕拿到果亲王得罪过的人家里道歉,被果亲王看见责骂她丢人,嘉嘉回答只要这些人发泄了就不会再找王爷的晦气,如此可以保证王爷的安全。果王爷受到嘉嘉感化,亲自带着嘉嘉挨家挨门去道歉。皇上听说了这件事,心中夸赞果王爷有才有德,幸亏为自己所用,可是心中却不免嫉妒果王爷的才德。

德妃即将生辰,皇上却因为国库空虚下令一切从简。忽然太监送来勤太妃亲手包的饺子并且回答勤太妃是每日都送来饺子吃,只是皇上忙起来顾不得。皇上回忆起小时候自己被众阿哥欺负,勤太妃为自己包饺子的情形,下令为勤太妃操办寿辰。

皇上到勤太妃的寝宫去请安,却见到皇后和勤太妃聊天,皇后把孝庄太后的凤袍穿在了勤太妃的身上,皇上却只答应替勤太妃祝寿,随手却脱下了勤太妃身上的凤袍。

婉嫔听说皇上去勤太妃的宫中,忽然想起勤太妃的寿诞上应该准备什么礼物,因为不满宫女冰雁准备的礼物而责骂冰雁,怜儿跪下替冰雁求情,婉嫔趁机把准备礼物的任务交给了怜儿。怜儿得知勤太妃心中惦记皇上,刻意教了大妞游子吟的舞蹈,婉嫔带大妞到勤太妃面前献舞,勤太妃果然大悦,婉嫔得意洋洋,同时答应勤太妃在寿诞上让大妞为勤太妃献舞。

怜儿到辛者库看望玉漱,玉漱埋怨怜儿只顾自己享乐而不顾她在辛者库受苦。怜儿解释自己还没有能力接她出去,玉漱不解的跑开不理怜儿。

婉嫔每天让大妞勤加练习舞蹈,大妞虽然很卖力可是却得不到婉嫔的满意夸赞。袭香为了不让婉嫔争宠,晚上悄悄溜进大妞房间,送给大妞两个大铁锤要大妞练舞的时候栓在腰上,并嘱咐大妞不要告诉任何人。婉嫔这天来看大妞练舞,大妞果然把大铁锤栓在腰上,可是起来的时候却因为铁锤沉重大妞摔倒在地上,从此一命呜呼。

皇上震怒,责骂婉嫔残害亲生女儿,下令废去了婉嫔的封号,择日处死。婉嫔被带了出去,路上遇见袭香,袭香故意告诉婉嫔是她送给大妞的铁锤,婉嫔疯狂抓住袭香要她还给自己女儿。

袭香和婉嫔吵了起来,婉嫔警告袭香斗倒了自己,还会有人继续和她斗下去,在宫里不是斗就是死。袭香走后,怜儿走了出来,婉嫔问起怜儿是否听见她们谈话,怜儿回答都听见了,并且她在疑惑是否在宫里,不是斗就是死,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婉嫔告诉怜儿,在后宫,就是这样,要想生存,就要日夜提防别人的暗算,就要一直斗到老。婉嫔说完话自己撞到缸上死去,怜儿开始盘算着逃离皇宫。

果亲王带着嘉嘉到宫里看望勤太妃,路上遇到怜儿,怜儿见到果亲王惊得把手里的东西掉到了地上,嘉嘉看出怜儿就是果亲王喜欢的女孩,嘉嘉躲到一旁让果亲王和怜儿单独说话,果亲王问起怜儿是否恨他,怜儿回答恨,果亲王告诉怜儿有恨就是还有爱,可是怜儿却怒斥王爷什么都改变不了。果王爷为了让怜儿不再因为思念而难过,故意拿出身上的珍珠还给怜儿,怜儿收起珍珠伤心的离去。

怜儿来找玉漱,商量逃出皇宫,玉漱虽有不舍,可是经过怜儿的劝说终于同意和怜儿一起逃出去。怜儿想办法化妆成小太监混进上书房打扫,趁机找到皇宫的地图查看逃跑路线,谁知皇上光临上书房,怜儿趁机逃出去,跳进水里逃走了,皇上没有看见怜儿脸面,怜儿逃过一劫。

怜儿找到玉漱告诉她已经打探好了逃跑路线,怜儿要玉漱分头去准备东西,约好晚上趁勤太妃的寿诞逃出去。谁知玉漱遇见老宫女说起前年出逃的宫女没有成功而被株连九族,玉漱因此打消了出逃的念头。

被打入冷宫的云嫔不甘心一辈子这样终老,在冷宫里用银子收买了太监,假意亲手缝制了新款衣服送给勤太妃做贺礼,却故意让袭香遇见,袭香见衣服做工精细得知是云嫔准备送给勤太妃,故意到云嫔面前告诉云嫔放弃讨好勤太妃的念头。云嫔假意撕碎衣服,袭香急忙抢下并且强行带走准备自己穿上去贺寿。袭香走后,云嫔见袭香果然上当,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勤太妃寿诞上,皇上拿出地形图赐给勤太妃并说明是为勤太妃百年后准备的陵墓,果亲王发怒站了起来,勤太妃急忙打圆场让果亲王表演剑术,皇上看到果亲王怒气满胸,跳下场地和果亲王比试,最后二人平手对视,勤太妃急忙喊果亲王跪下服输,果亲王忍着心中怒火,只好听从勤太妃吩咐跪下认输。

皇后走过来缓和气氛说出请袭香献舞,大家坐下来看袭香表演,谁知袭香穿的新衣服扣子忽然自然散开,皇上不悦大骂袭香,袭香尴尬退下。

怜儿穿上侍卫的服装混在值班侍卫的队伍,却被崔统领发现多了一个人,怜儿急忙逃跑,大批侍卫在后面追赶,李为忽然冲了出来救走怜儿,李为告诉怜儿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李为,怜儿不懂,李为把怜儿放进水缸里,自己冲出去假装喝醉站错了班,被崔统领带走。

袭香带着宫女到云嫔的冷宫里兴师问罪,云嫔却不怕袭香,打倒了宫女后袭香亲自上前责打云嫔,谁知云嫔抢下袭香的发簪挟持了袭香走出冷宫,来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和勤太妃果亲王一起赏花饮茶,却见云嫔挟持袭香来到众人面前,两位妃子都跪在皇上面前请求皇上做主。

云妃当着皇上的面说了自己献礼被袭香截走的事情,袭香大声反驳,皇上指责了云妃还下令从今以后不准别人过去探望,袭香也被皇上臭骂一顿。皇上脱去了外面的龙袍在玉花园闲逛,打扮成侍卫的怜儿经过后看到他,她冲过去让他赶快离开,她还看到他光着脚在石子路上走,怜儿从衣着上看他像个太监。

怜儿带着皇上溜入御膳房,她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偷偷进来,然后皇上跟着怜儿来到了房间,她并不知道皇上的身份。李为因替怜儿顶罪处到李庆喜的处罚,苏培盛给李为送去玉露膏治伤,李为将怜儿想要逃走的事情告诉了苏培盛,苏培盛找到怜儿后劝她不要出宫。

怜儿不意中踢到了皇后娘娘的毽子,皇后认出她是刚选进来的秀女,还命她和自己一起踢,怜儿踢毽子的本事得到了皇后的认可,皇后让她以后跟着自己。玉漱对于怜儿有些羡慕,她端起水浇到自己身上,怜儿听说她生病后来辛者库看她。皇上再次来到那间房时听太监说怜儿已经调往别处了,分皇到地上的水才明白是皇后的一片心意。

皇上听完后去了坤宁宫,怜儿帮皇后打扮了头型,皇上已经好久没来她这儿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儿点儿不符合皇上的脾气,皇上到坤宁宫听完皇后的话后就离开了。果亲王买了很多洋人的武器,他建议皇上在大清军队中推广,皇上试过之后见到了洋枪的威力,他支持果亲王的提议,因试枪他的手上还受了伤。

在怜儿的建议下坤宁宫重新进行了布置,怜儿拿莲花灯的时候见到了坐着的皇上,她主动上前打招呼,还带着皇上去了池边放走了荷花灯,怜儿知道他没有亲人后答应做他的亲人,皇上自称为小正子,怜儿说自己跟着皇后娘娘办事,还相约每天在荷花池旁相见。

怜儿在买完糖炒栗子后看到了果亲王,他骑马将她带走,那个做新郎的老人让果亲王想拘留怜儿,怜儿的心已经被他伤透了,果亲王看出了怜儿心里有他,嘉嘉一直和一个躯壳生活在一起,他不想等以后没机会。怜儿将宫外买的东西带到皇后宫中,她故意藏起了另外一支凤钗,以便以后出宫有理由。

果亲王回府后从钱庄取出了府里的全部银两交给嘉嘉,他的话让她有些疑虑。皇上自称是养心殿的太监,怜儿感觉对他放心不下。

怜儿听完皇上的话后拥抱了他,他不管她以后做任何事情都会原谅她。嘉嘉怀上了果亲王的孩子,她还没将喜讯告诉他,嘉嘉看到了包袱看果亲王的贴身衣物,她想起了他那天说过的话。果亲王夜里带着包袱就出门了,怜儿想和他一起去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一起幸福地生活。

包袱掉时果亲王看到了里面的银票,这是嘉嘉专门放进去的,他明白是她故意放自己走的,那里几乎是王府所有的积蓄,他要回头将钱放回。嘉嘉不想成为果亲王的负担,她要自杀时他将她救了下来,当他知道她肚子里已有孩子时改变了想法,他答应她一直会守护在她的身边看着孩子慢慢长大。

怜儿眼睛中含着泪花见到了假扮太监的皇上,皇上等她了一晚上,她只想借他的肩膀哭一下,他听了怜儿的倾诉,皇上知道她的善良,她不会让自己难过太久,由于没有莲花灯皇上带她在池塘中蜻蜓点水,她许愿想让自己变得聪明起来,这种飞的感觉让怜儿高兴起来。

她不明白他为何武功这么高,皇上说他是布库房的,她还想让他带自己飞一次。李为从崔统领那里了解了冷宫守卫的好处,那里可以了解皇上的生活习性。李为主动提出去冷宫守卫,他不管以后如何,只是认为那些妃子们太可怜了。云嫔娘娘在寒雨宫中哭的很伤心,巡逻的李为看到了,等到了夜里她看到了开花的梅树,她认为是皇上所为,等追赶过去之后才发现是李为办的,李为吟出了当年云嫔娘娘作过的诗句。

李为在荷花池中和云嫔娘娘发生了关系,他劝她要快乐地活着。皇上派人每日给坤宁宫送去礼物,但就是不驾临,袭香看到后准备暗中对付怜儿。怜儿没想到皇上还会弹琴,他的开心都是怜儿给的,皇上看到了她身上发亮的珍珠,她将珍珠扔入荷花池中。袭香派一群太监对付怜儿,皇上为保护怜儿也被人打入枯井之中。

袭香深夜来到皇后宫中说怜儿和侍卫私会被太监打入火场的枯井当中,还要带人一起过去查看。皇上背前怜儿在枯井中往上爬,他们顺利地上来了。听到来人声音后皇上带着怜儿躲了起来,他听到了谦贵人和皇后的对话。袭香命长春宫的人盯好怜儿,她因此事受到了惩罚。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宫锁珠帘》首播收视率与板砖齐飞 杨幂
下一篇:北京爱情故事分集剧情介绍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分集剧情 青铜匕首 青铜匕首剧情 青铜匕首 青铜匕首电视剧 青铜匕首电视剧全集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日本迪士尼海洋公园 | 江西高校教师招聘 | 新航标教育怎么样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