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娱乐八卦 > 正文

三十里铺1到20集分集剧情介绍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三十里铺1-20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翠翠在求六哥给她抽上一口,但她实在是欠的太多,翠翠来到赌场,她说只要谁给她二两烟土就陪谁一天一夜,凤英接到消息后急忙赶过去。凤英到后说她干爸要门关了,只开夜场不开白场,她感觉做烟土和赌场的生意实是伤风败俗。

  凤英给来喜送鞋时被栓虎拦住,她小妈替她解围。来喜带着马队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凤英来接他,她将亲手做的新鞋交给了来喜。白开诚的儿子白俊杰找到了贺掌柜,他做成了父亲未完成的事情,这让范掌柜感觉他真是好本事。

  白俊杰在贺掌柜家中见到了凤英,他要皮子时从凤英那儿知道了东西已经卖过了,白俊杰说要的这批货是部队上要的,最后凤英打算违约将货交给白俊杰,那皮子的合约是事先准备好的。凤英感觉白俊杰怪怪的,她感觉成交太快。

  凤英将外人打发完后进入了家中的金库,土匪派去的细作在屋外看见了他们将钱放了进去。白俊杰做完生意后在酒馆里遇上了翠翠,两人一起抽起了烟土。凤英此次做成的生意是来骡马店以来最大的一笔,她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白俊杰带着二百块大洋来到赌场,在他赌钱时土匪杀入了三十里铺。

  师老鹞来人到贺掌柜家中,贺掌柜要和他们按规矩来,但师老鹞让他拿出三百大洋,师老鹞在赌场里见到白俊杰,他提到了女婿刘建广,但师老鹞没把那当回事儿,白俊杰只好把钱给了他。贺掌柜将三百大洋交给了师老鹞,但师老鹞还要抢女人。

  傅来喜知道后拿着刀去找师老鹞,师老鹞把贺家的钱都搜了出来,傅来喜以倒茶之机接近师老鹞,八路军接到报信后迅速赶到三十里铺。

  第2集

  师老鹞要让贺德泉把骡马店的财产都转让给他,并叫他在纸上签字盖章。贺德泉坚决不在那纸上签字,师老鹞让人把少夫人带走,贺德泉被他们打了一顿,凤英让他们住手,说叫他们放了她干妈,自己就跟他们走。外面的枪声让师老鹞十分惊慌,师老鹞知道八路军来后仓惶逃走。

  师老鹞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白研研,白俊杰的女婿刘建广带人拦住师老鹞,师老鹞无奈只好将抢来的钱拱手相让。八路军的陆指导员带人赶过去时见到在路上盘查的冯团长,冯团长说他什么也没看见,贺德泉醒来后知道这次是中了白俊杰的圈套。

  白俊杰要去找贺德泉要赔偿,贺德泉让栓虎把柜里的小盒子拿出来。凤英被叫到贺德泉跟前,贺德泉打算分期付款给白俊杰,凤英知道这么多年以来赌场没丢过钱,她说自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凤英以自己的身家为赌注和白俊杰在赌场里下注,凤英小干妈提出要立个字据。   栓虎将凤英的想法告诉了贺德泉,贺德泉坚决不同意她的想法。贺德泉让凤英将那十几个元宝给白俊杰,这些元宝是在迫不得已时才能拿出来。傅来喜知道后气冲冲地来到赌场,大家知道凤英要去赌,他们凑钱给她,凤英说她自有办法。

  凤英在摇色子的时候说不能停,她说要自己摇到什么时候他才能停。白俊杰打开色子的时候是小点儿,凤英赢了他,他和骡马店的账一笔勾销。

  第3集

  来喜说凤英此举太冒失,凤英说她的冒失都是被逼的。凤英拿出剪的红窗纸,让来喜把窑洞收拾一下准备结婚。

  白妍妍利用刘建广的名义做生意,这让刘建广很不反感。白妍妍反驳说谁有权不用,谁就是傻瓜。

  贺德泉告诉凤英,这次白俊杰和师老鹞合伙陷害了贺德泉,反而让他确定了当年就是白俊杰截杀凤英家人的。

  师老鹞对白俊杰的半路上截了自己这一手很不满。白俊杰狡辩说在赌场里的三百块大洋可没要回来。师老鹞掏出枪逼迫白俊杰才分来一些银子。白俊杰指责师老鹞问什么不杀了贺德泉。

  白俊杰仍然惦记着凤英,师老鹞说白俊杰当年杀了刘远东,现在又瞅上了人家的亲女儿,太损了,让他娶凤英做姨太太就行了。白俊杰说他的女儿要面子不肯让他娶二房

  一些要债的人蜂拥而至。凤英沉着地接待了他们,面对众人的质疑,凤英从容应对。凤英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年不打粮都没事,如果今天谁要结帐都可以。要债的人都说要现在立刻结账。凤英抱出了那坛银子,她说凡是结账的以后都不准在骡马店再做任何生意。凤英面不改色地让他们结账。要债的最终改变了想法。凤英让他们重新签订了一份合约,按照城里的官仓加上鼠耗钱。凤英用她的智慧化解了这场危机。原来抱着的坛子里是一堆铁钉子。

  丽萍妒忌凤英能干,害怕他当了掌柜后会对自己不利。

  贺德泉对于骡马店的生意并不指望他的儿子贺艺抒,他让凤英全权处理店里的一切事情。凤英找来喜商量,因为现在要打理骡马店的生意,又得拖延婚礼了。来喜表示支持。

  六哥提出要钱进点烟土,被凤英拒绝了,让他把烟草卖了再说。

  贺德泉得知栓虎来骡马店已经十二年了,准备让羊婶给他找一个媳妇。门外的一直喜欢栓虎的丽萍听了心里很不开心。

  乔骡子回来后知道师老鹞去骡马店抢劫过,找凤英结账,凤英说谁要结账,就到账房来。白妍妍也来到骡马店,说自己的父亲就是白俊杰,和凤英的缘分是注定了,让她到白家来。凤英一口回绝了。

  贺德泉催促来喜赶紧把和凤英的婚事办了,说三十里铺一半儿的人都是靠骡马店生活,请他和凤英一起住在骡马店帮着把骡马店撑下去。

  来喜回家后把情况告诉家人,但父母对他倒插门贺家很不赞同。来喜也是两头为难,对凤英说婚事暂时不定了,凤英听了很伤心,认为来喜变心了。

  第4集

  凤英哭着跑到她父母坟前,向父母叙述自己的心事。来喜也跟着她过来解释说自己并没有变心,只是把婚期延后,但凤英就是不听。

  栓虎在门外听了凤英和丽萍的谈话,以为来喜欺负凤英,不由分说就找来喜打了起来。凤英赶来才分开他们。

  丽萍去找来喜父母商量早点把他们的婚事办了。来喜父亲说主要是家里穷,没钱,并把贺德泉要来喜和凤英帮忙打理骡马店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凤英让栓虎以后不要再掺和她和来喜的事,多注意点和她小干妈之间的言行。

  贺德泉让人给儿子发去电报,丽萍说他一见儿子就吵架,不见面又整天唠叨。

  白妍妍回来后对父亲说凤英真不错。白俊杰说凤英的八字是发白家的,又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如果跟儿子白马成亲,他家就发财了。白妍妍一听,让父亲动手把凤英弄进门。

  凤英从小干妈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知道错怪了来喜,她拿出一些大洋让来喜去办他们俩的婚事,说让来喜自己决定是否进贺府的门。

  白俊杰找到凤英,说他自己是靠赌发的家,而且做生意有靠山,这次是为了她说婚事的。凤英对白俊杰的做法嗤之以鼻。

  羊婶跑来告诉来喜,白俊杰找凤英为他儿子去贺家说亲。来喜一听急忙赶去。

  贺德泉听说白俊杰来了,怕凤英吃亏,不顾身体虚弱去见白俊杰。白俊杰拿出聘书和三百块大洋,凤英叫栓虎把白俊杰撵出去。白俊杰恼羞成怒拿出特派监督员的证书,说谁也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凤英上去给了他一耳光,来喜赶来也打了他一拳。凤英把他的聘礼扔了出去。贺德泉因为急火攻心又昏了过去。

  白俊杰决心要把贺德泉赶出骡马店。

  凤英给来喜做工作说如果他们现在不能结婚,会被很多事绊住了。来喜回家做起了父母的思想工作,终于把父母说服了。

  八路军的高团长带人拿现金到骡马店购买军粮,还将以后部队粮食的供应都定在骡马店,让凤英很感动。

  白俊杰带着钱到骡马店的赌场,赌场里子夜休赌的规矩让白俊杰大怒要砸赌场。凤英机智地赶走了他。

  贺德泉告诉凤英白俊杰盯上了他的骡马店,他打听到上次就是白俊杰和师老鹞合谋的诡计。

  第5集

  贺德泉拿出骡马店的当家钥匙给凤英请她做大掌柜打理骡马店。凤英原来只想帮着干爸打理骡马店,和来喜结婚过个安稳的小日子,不肯接受干爸的重托。贺德泉跪请凤英受命。

  贺德泉将所有的人都招集到一起,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请大家支持抗日的队伍,并当着所有作坊主事人的面宣布了将骡马店生意交给凤英来打理,并亲手将家传的水烟壶交给凤英。凤英无奈提出几个要求,一她只是暂时接管大掌柜一职,二只要贺德泉身体一康复就卸职,三而且必须停了洋烟和赌博,否则她不会接管大掌柜一职。贺德泉当场同意凤英所提的要求。六哥和丽萍看到凤英断了他们的财路,心里都很不痛快。而其他的作坊主事人都支持凤英的调整。羊婶,栓虎等等一一为凤英敬烟,尊她为三十里铺的大掌柜。

  白俊杰找到来喜家奚落来喜家穷,想让来喜离开凤英。

  丽萍责怪贺德泉偏心凤英。贺德泉告诉她,骡马店的担子太重,只有凤英才能把骡马店撑下去,而贺家的财产还是她和艺抒的,是不会亏待她的。

  六哥把凤英当大掌柜一事报告给白俊杰。白俊杰说只要凤英没入洞房就没事,当了大掌柜也拦不住他夺得骡马店。

  来喜得知凤英现在成大掌柜了,觉得自己变成吃软饭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希望早点把婚事办了。凤英说干爸要他们婚事暂时缓缓。

  乔骡子因为没有盘缠钱无法出去贩卖瓷器。凤英拿了些大洋给他,让他顺便把欠的帐要回来。

  丽萍无所事事一人在赌场掷色子。凤英把当家的钥匙给了丽萍一套,说只要两人齐心合力,一定会失去的赚回来。

  白俊杰叮嘱女儿不要与冯团长走得太近。白妍妍让父亲快点把凤英弄进家。

  一潭死水的三十里铺经过凤英的一番调整又变得热闹起来。

  凤英看到丽萍给烟土给翠翠,抢下烟土。翠翠跪下来求凤英让她吸一次。凤英劝翠翠戒掉大烟,戒掉了就把杂铺店盘下来,自己做老板,体体面面的做人。翠翠听了下定决心戒烟。

  凤英请广济堂的陈先生为烟民戒烟,说所有的费用都由她来出。陈先生钦佩凤英,不收分文免费戒烟。

  拓二感激凤英把翠翠拉上了人道,话中有话告诉她内鬼就是六哥。

第6集

  虽然凤英把当家钥匙给了丽萍。贺德泉也承诺家产都是她和儿子艺抒的,但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害怕贺德泉死了,家产落到凤英手中。她找栓虎商量联合起来对付凤英。栓虎说凤英不是这样的人。而她和自己都不是当掌柜的料。如果她从中搅合的话,会把骡马店弄完蛋,到时大家都不好过。丽萍却听不进栓虎的话。

  凤英跟干爸商量,她和来喜结婚的话,也不会分心管理骡马店的。贺德泉告诉凤英,白俊杰说了要抢骡马店,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肯定摸清了骡马店的虚实,一定会先对凤英下手的。

  凤英得空闲时去来喜家找来喜。白俊杰带着人也来到来喜家,他知道来喜会武功,就让手下的人先藏起来不露面,等他引出来喜后对来喜下毒手。

  来喜又做了一对瓷娃娃送给凤英,凤英看到做得和之前送的一样,高兴不已,说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和来喜生儿育女。

  屋外,白俊杰用棍子打砸瓷器。并用话侮辱来喜。凤英知道白俊杰来者不善,拉住来喜不让他冲动动手。白俊杰看引不出来喜,就开枪叫人把来喜抓走。凤英见势抢过白俊杰的手枪,让来喜快走。来喜躲在黄河边的石头下才躲过追杀。

  贺德泉正和来喜父亲商量操办凤英和来喜的婚事。凤英跑来说婚事办不成了。白俊杰也跟来说来喜跳黄河了。

  刘建广接到上级命令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筹集30万斤军粮,犯了难。

  羊婶用喂牲口的料给白俊杰吃,并叫伙计抄家伙把他撵了出去。

  凤英和栓虎他们四处都找不到来喜,心里着急万分。来喜母亲担心儿子安危病倒了。

  刘建广让白俊杰交几万粮食给他。白俊杰说只要他肯配合,就能帮他筹集到粮食。

  来喜乔装打扮成洗磨的,到白俊杰家里,把他家值钱的东西都一扫而光。

  刘建广到骡马店向凤英征集20万粮食,并说筹集军粮一事已委托白俊杰全权办理。这让骡马店的人忧虑苦恼,丽萍话中有话地指出刘建广这次来还是为了凤英来的。

  白俊杰得知家里被盗后大发雷霆,又不敢说出去怕别人笑话。

  凤英觉得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小干妈老是针对自己,羊婶叮嘱凤英小心防着点丽萍。

  来喜把从白俊杰家拿来的钱财上缴给陆指导员,请求参加八路军。

  小干妈向凤英赔礼道歉,两人都说起了自己的辛酸事。

  第7集

  凤英想要用刀划了自己的脸,说这样就不会被白俊杰惦记,就不会给骡马店带来麻烦。丽萍说她这样做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既然是白俊杰带来的麻烦,就要从白俊杰身上解决。

  来喜当上了八路军,陆指导员看他有点文化和武功,就让他做了班长。

  来喜告诉陆指导员,他是被白俊杰所迫害的,当八路军是为了杀白俊杰和凤英好好过日子。陆指导员说干革命最终要把个人目标统一到革命目标上。来喜说对凤英的爱不会变。对白俊杰的狠也不会变。陆指导员说如果他目睹了日本鬼子惨无人道的杀戮,就不会这样说了。

  贺德泉看到带信给儿子那么长时间,艺抒都不回家,心里不免有点着急。

  而凤英一直找不到来喜,担心他的安危,着急地睡不着觉找栓虎商量。栓虎为了让凤英不再担心来喜,使出浑身力气哄她高兴。门外的丽萍听了,心里充满妒忌。

  白俊杰又来到三十里铺,凤英不想再看到白俊杰。贺德泉知道白俊杰表面是征粮,实际是打的骡马店的主意,躲也躲不过去。贺德泉犹豫他们偏向八路军还是国民党。凤英说骡马店还有几百担粗粮,不想白白地让白俊杰给弄走,而八路军高团长之前说由他们供军粮,先把军粮运给八路军,钱以后再结。贺德泉仍然犹豫不决。

  贺德泉出面让白俊杰不要再打凤英的主意,说谁也做不了凤英的主,让他死了心。白俊杰蛮横地说他非要让凤英进他白家的门。贺德泉承诺白俊杰给他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劝说凤英答应婚事,但是凤英答不答应又是另外一个事。

  陆指导员也来到骡马店找贺德泉与白俊杰碰了个正着。陆指导员向贺德泉提出买粮,让他有事就找八路军,他们会帮他的。陆指导员得知凤英不在,拿出来喜的信请贺德泉交给凤英。贺德泉读了来喜的信,放进自己的口袋。

  凤英气恨白俊杰逼走了来喜,又逼得骡马店不得安宁,她说服干爸同意自己去灭了白家。贺德泉不愿凤英去冒险,急火攻心一下子又晕了过去。

  凤英劝说贺德泉把粮食卖给八路军。贺德泉说就此举怕白俊杰给他们按上抗粮抗捐的帽子从而把骡马店弄到手。

  学画画的艺抒回来了,他对生意一点兴趣也没有,觉得做生意太低俗。白俊杰不知道贺德泉壶里卖的什么药,向六哥打听消息。

  第8集

  贺德泉为了骡马店的将来,想把凤英和艺抒撮合在一起。丽萍说凤英是个死心眼,她认准了来喜,就不会变。贺德泉却不以为然,认为时间会冲淡一切。

  三十里铺离日本太近,艺抒劝说父亲卖掉骡马店全家搬到省城。贺德泉不同意,叫儿子多关心点凤英。

  天黑了,凤英正在灯下为来喜绣烟袋,艺抒拿来一瓶洋酒和她畅谈,夸奖凤英的绣花和剪纸是非常好的手艺,现在却变得和贺德泉一样,满脑子里都是生意经,满嘴里都是钱。凤英从艺抒口中对外面的世界也很好奇。

  贺德泉看不惯儿子整天只知道画画、喝酒一事无成的样子,请艺抒配合他把艺抒的思想转过来。凤英又思念起来喜,贺德泉告诉她来喜已经做了八路军,并把信交给了凤英。

  凤英拉着栓虎一起去八路军部队看来喜,责怪他怎么狠心扔下她。来喜说他这样做是不想连累她,让她一定要等着他。

  凤英把来喜的消息告诉了来喜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再担心。

  白俊杰的儿子白马才十岁出头,而凤英已经是个待嫁的大姑娘了。刘建广对岳父和老婆非要把凤英嫁给白马的做法很是不解,推测就是白俊杰看上了凤英。白妍妍觉得父亲再打凤英的主意,也有她和娘看着,一心想把凤英弄到白家做生意。

  骡马店的业主们看到辛辛苦苦赚下的钱和粮食都要被刘建广白白拉走都心有不甘,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六哥暗地里一直打探贺德泉的动向。贺德泉得知六哥是个内鬼,他让拓二悄悄地

  盯紧他,对他封闭一切消息。

  艺抒沉溺在作画中,请凤英给他做模特,凤英拒绝了。

  来喜深夜还在练习,陆指导员通知他明天要去骡马店运十万军粮。

  贺德泉找来凤英和栓虎如何对付六哥。凤英建议利用六哥和白俊杰斗。

  贺德泉召来骡马店的业主开会,声称骡马店底子厚实,天砸下来,由他顶住。

  凤英以平价把粮食卖给了八路军。六哥把这些消息传给白俊杰。白俊杰许诺他拿下骡马店后封他为大掌柜。

  凤英和小干妈商量把现金藏一个隐蔽的地方,不想再被师老鹞他们抢去。

  栓虎和拓二从六哥那里清点了店铺,白俊杰让六哥带了三百块大洋和聘书给凤英,凤英让他自个儿退回去,并按照店规对他审查,让他如实交代。在事实面前,六哥终于交代了。

  第9集

  艺抒在凤英为来喜绣的烟袋上刻上了凤英的名字,并一再恳求凤英做自己的模特,凤英死不肯答应。艺抒无奈只好让拓二找来翠翠,请她做人体模特。已经戒了洋烟的翠翠不懂什么人体艺术,只知道不会再糟践自己,不要自尊,像以前一样,随便把衣服脱了。和拓二打了起来。凤英闻讯赶来数落艺抒无事生非。

  深夜,来喜偷偷回到三十里铺会凤英,告诉她明天就要去遥远的定边防守。凤英听说来喜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想到以后很难再见来喜一面,不由得伤心痛哭起来。为了给自己和来喜留个念想,凤英要把自己交给来喜。而来喜自从参加了八路军后明白了有国才有家,要想过上好日子,只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革命尚未成功,来喜只能忍痛割舍儿女私情,让凤英相信自己他一定会回来的。凤英把亲手绣的烟袋送给来喜,让他以后多想着她。一对恋人难分难舍。

  拓二偷窥到来喜回来了,把这事告诉了栓虎。栓虎把偷看的拓二拽了回来。

  来喜找栓虎告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想把凤英托付给他,请他好好照顾凤英。栓虎喜欢凤英一点也不比来喜少,但他知道凤英喜欢的人是来喜,所以他没有答应来喜的请求,而劝说来喜带着凤英私奔。来喜为了革命事业,不想再沉溺于儿女私情。栓虎命令来喜一定要活着回来。门外的凤英听到这些,知道来喜是为国出力,没有再阻拦他。

  来喜的两个哥哥都当兵战死了,母亲得知唯一的儿子也要投身革命,伤心地痛哭起来。凤英亲手给来喜下面为他送行。

  艺抒责怪来喜抛下凤英不顾,气愤地找来喜大吵,打了来喜一拳。

  新兵送别会上,来喜拜托艺抒,贺德泉等人帮着照顾凤英。栓虎送他一把手枪防身。在栓虎悠长的山歌中,来喜和凤英挥泪而别。

  六哥把来喜没死,并且当了八路军的消息告诉了白俊杰。来喜一直是白俊杰的心腹大患,得知来喜没死,白俊杰火冒三丈,让六哥回去监视凤英的一举一动。六哥婉言劝说白俊杰不要再为难骡马店。白俊杰誓要把骡马店抢到。

  贺德泉安慰凤英不要心里憋着,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日子还要过下去。凤英坚强地说自己没事。

  第10集

  三婶、翠翠等人怕凤英伤心过度,都来陪她,给了凤英很大的安慰。

  刘建广和白俊杰看到八路军不但在他们的眼皮下运走了粮食,还招兵买马远上定边,心里都惶惶不安。

  白俊杰唆使刘建广偷袭八路军,讨得上峰的欢心。

  凤英喝醉了酒,艺抒一直照顾着她。看到来喜送给凤英的一对瓷娃娃,艺抒夸奖来喜的手艺好,如果不是战争的话,一定会成为民间艺术大师。

  刘建广命人化装成四个土匪偷袭了八路军的部队。手无寸铁的来喜等八路军连被围困在山谷中,陆指导员绕到敌人的后面打死了三个敌人,但因为枪里没有子弹了,眼看要被敌人杀害,幸亏来喜用栓虎给的手枪打死了。

  艺抒劝凤英忘了来喜,重新找个对象过日子。凤英坚信来喜一定会活着回来。

  大家都称赞栓虎的山歌编得好,唱得好,让栓虎教他们唱。凤英听到栓虎的山歌就想起与来喜分别的情景,责怪栓虎欺负她,编排她和来喜。栓虎知道凤英心里苦,任由凤英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承诺再也不在三十里铺唱曲了。

  刘建广获知不光派去偷袭八路军的人死了,送给八路军两挺机枪,还给八路军留下制造摩擦,滥杀无辜的证据,气得半死,责怪就是白俊杰出的馊主意,惹出的麻烦。白妍妍却让他借此机会向上峰邀功请赏,让他谎称打死了几十个新兵。

  白俊杰看到一计不成,又想出一个诡计,叫刘建广卖批军火给师老鹞,让师老鹞出面对付三十里铺。

  与部队失去了联系的陆指导员等新兵终于和部队汇集了。

  白俊杰在三十里铺碰到了一直念念不忘的翠翠,用大烟引诱了翠翠。白俊杰把要弄枪的事情告诉了翠翠。

  乔骡子把瓷器的债要了回来,凤英很高兴请他把粮食卖给河防的八路军。

  拓二回家看到翠翠又抽起了大烟,得知白俊杰倒卖军火给师老鹞,让师老鹞对付骡马店的消息。拓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栓虎,拉他合伙把这批军火截了卖了,也顺便为凤英除害。凤英在门外听到了。

  白俊杰黑吃黑打死了国民军,拿到了军火,栓虎和拓二跟踪白俊杰,一棍子把他打晕,抢了军火。凤英担心栓虎和拓二的安危,也赶到了,看到此情景,为防不测,让他们先把军火藏在外面,分头回到骡马店后再商量。

  凤英安排翠翠回娘家住几天,对等她结账的六哥说刚从马家湾回来。

  白俊杰醒来,发现钱和军火都不见了。

第11集

  深夜,凤英、栓虎和拓二商量如何处置这些钱和军火。拓二一心想分了钱,卖掉军火。凤英分析,目前不知道白俊杰是死是活,但刘建广也不傻,一旦被他得知拓二手中有军火,拓二就暴露了。拓二坚持得到他分的那一份。凤英让他带着这些钱和军火和翠翠离开三十里铺远走高飞。拓二听从了凤英的建议。

  白俊杰倒卖军火连心腹白毛都瞒着,现在钱和军火被抢,从种种现象排除了师老鹞和行里人做的,他怀疑秘密是从翠翠泄露出去的,派手下暗中查访,从六哥那里打听出事那天有谁出过骡马店。

  眼看离刘建广募粮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贺德泉心里着急万分,提出让丽萍配合自己,撮合艺抒和凤英,这样既可以断了白俊杰的念想,又可以把骡马店支撑下去。

  贺德泉找到艺抒让他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结婚生子,不然就把贺家的财产全部捐出去,让艺抒一个子都拿不到。艺抒被父亲镇住了。贺德泉趁机提出要艺抒娶凤英。艺抒一直是把凤英当亲妹妹看待,他赶紧找凤英商量办法。凤英一听也急了。

  栓虎按照贺德泉的吩咐,把六哥软禁起来不让他去给白俊杰通风报信,并说今天没杀他都是因为凤英为他求的情。

  艺抒告诉凤英他早有意中人,就是画中的那个女子,不知道父亲为什么非要把他们俩撮合在一起。凤英想把骡马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艺抒,艺抒不关心这些,他只想让父亲改变主意。艺抒叫凤英给自己一笔钱,让他离开家。凤英说现在店里没钱,连他两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艺抒大吃一惊,才知道骡马店最近发生这么多事。

  凤英跪着要和贺德泉谈谈。贺德泉硬忍着不见。

  艺抒想偷偷溜走,被栓虎拦着。

  白俊杰从骡马店没打听到什么,只得暂时按捺没去找骡马店的麻烦。

  贺德泉召集所有业主开会说让凤英和艺抒成亲实属无奈之举。如果他们不愿,就解散骡马店。眼看骡马店的业主都要失业了。艺抒和凤英只得答应。

  贺德泉得知白俊杰暗中派人在骡马店转悠,让栓虎赶紧把凤英和艺抒的婚事办了。

  凤英感觉干爸活不了多长时间了,逼他们结婚除了骡马店,也是为了了却最后一桩心事。凤英和艺抒商议当前形势他们也只有真戏假作,把这场戏演下去,等干爸走后再分手,各找各的意中人。

  第12集

  丽萍觉得她熬了这么多年,就想得到骡马店和栓虎在一起过日子。而现在艺抒和凤英答应婚事,骡马店肯定不会落在自己的手中心有不甘。

  白俊杰得知凤英要和贺德泉的儿子结婚,火冒三丈让白毛带人去血洗三十里铺。

  贺德泉猜到白俊杰不可能善罢甘休的,肯定会带人对付骡马店的,他叫栓虎去请八路军来骡马店相助。栓虎按照凤英的要求把抢的军火送给了八路军。

  三十里铺,凤英和艺抒正在拜堂成亲。栓虎看到凤英嫁给了艺抒,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要入洞房时,白俊杰带着军队来到三十里铺,要把凤英带走。高团长也带着军队赶到了。高团长叫国民党报出名号来,白俊杰是瞒着刘建广带着国民军过来的,不敢出头。高团长命人把白俊杰抓了起来。

  国共联合抗战时期,刘建广闻知白俊杰在八路军面前丢自己的脸,大发雷霆,问是谁准他调动士兵的。白妍妍承认是自己调的。白俊杰看到刘建广生气,就献计让师老鹞暗中对付共产党,他们坐享其成。

  贺德泉叫来儿子开解他,说娶凤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有凤英在,就能替他管好骡马店,而他照样可以画画,娶二房什么的都没有关系。而如果没有凤英,没有骡马店。他什么事都做不成,让他和凤英洞房。艺抒听了不语。

  凤英求小干妈帮她,她心里只有来喜。小干妈同意凤英只进洞房装装样子。

  白俊杰想叫师老鹞晚上去抢凤英。师老鹞因为上次拿钱给白俊杰买军火,到现在都看到,放话说没有军火,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新婚之夜,拓二躲在箱子里想看凤英和艺抒怎么入洞房。而栓虎也久久不能入眠。酒醉的艺抒觉得父亲说的很有道理,要和凤英做夫妻。凤英推开艺抒想回到自己的屋里,但屋子已被贺德泉上了锁。凤英返回来留下一封信,收拾了包裹想离开贺府,怕被人发现,躲进了乔骡子卖瓷器的木箱里。

  第二天一早丽萍发现凤英不见了,只留下一封信。贺德泉气得打了艺抒一巴掌,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凤英找回来。

  来喜带着八路军去剿灭师老鹞。师老鹞被八路军追得正无处可去时,正好碰上乔骡子的驼队。师老鹞命人搜驼队,凤英被发现了。师老鹞以乔骡子和脚户的性命胁迫凤英跟自己走。

  第13集

  来喜正因为军火不足,没抓着师老鹞而懊恼。高团长派人送枪过来,说这些军火都是凤英送的。

  凤英落入师老鹞手中,师老鹞要玷污凤英。

  贺德泉找来六哥问他是否知道凤英的下落。六哥不知。贺德泉让六哥把凤英失踪一事告诉白俊杰,看白俊杰什么反应,回来报告给她。

  凤英眼看就要受到师老鹞的侮辱,她急中生智让师老鹞以自己去跟白俊杰换钱。师老鹞垂涎凤英已久,不想想那么多,只想把凤英睡了。凤英假装解手看到门外都是土匪,知道自己硬跑肯定是跑不掉的,只有靠自己动脑筋。

  凤英说自己有个办法可以让他一本万利。师老鹞来了兴趣。凤英说只要师老鹞不碰她,把她卖给白俊杰,可以得到一大笔财产。之后她拧住刘建广,扯住白俊杰和师老鹞里应外合掏空白俊杰。师老鹞听了凤英的计划心动了。

  六哥到白俊杰那里套话,探得凤英不是被白俊杰所抓。

  师老鹞传话给白俊杰,让他来赎凤英。白俊杰爽快地掏出四千元买下了凤英。

  乔骡子骑快马到定边告诉来喜凤英被师老鹞抓走了。来喜一听急了,立刻要去救凤英。

  在白家,白俊杰要逼着让凤英死心塌地地顺着他,所以也没强迫她。而凤英好几天都不吃不喝,听了白夫人的话才开始进食。

  白俊杰看到凤英性子刚烈,也没了主张。白毛献策让他用洋烟逼凤英就范。

  白俊杰偷偷地在凤英的饭菜里掺入烟土。凤英烟瘾发作起来,浑身难受,对白俊杰提出的要求都一口应允。

  凤英得知洋烟不是白夫人加的,就请求她放了自己。白夫人说自己其实和凤英一样是个囚犯,根本没办法帮她。

  来喜偷偷潜入白家,偷听到白俊杰的说话,得知他在凤英的饭里家洋烟。

  凤英请白俊杰不要老把自己关在屋里,说自己已经被他用大烟控制起来,还怕什么啊。白俊杰故意让白马把凤英当马骑,看凤英是否真是听话。

  来喜在白家碰到也前来营救凤英的栓虎,他们商议如何一举救出凤英。

  白俊杰半夜敲开凤英的门想非礼她,说白妍妍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他爹和自己媳妇所生的。凤英抵死不从,想要喊人。白俊杰有恃无恐,说整个院里都听他的。幸亏白马听到动静,醒了。白俊杰才离开。

  第14集

  白马受白俊杰的唆使,经常以折磨凤英为乐,凤英用计吓住胆小的白马。

  来喜和栓虎化装成伙计到白家打短工。白俊杰晚上没得逞,白天又趁儿子不在,溜进凤英的房间,厚颜无耻地说他名义上是为儿子娶媳妇,实际上是为自己娶二房。凤英抵死不从,大声喊叫,用剪刀戳瞎了白俊杰的一只眼睛后跑了出来。白俊杰追杀凤英。凤英反抗,占了上风。但终因为胆小,没敢下手杀了他。

  来喜和栓虎听到凤英的喊声,赶紧点火烧房制造混乱。凤英打开门准备逃走,正好与来救她的来喜碰面,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栓虎叫他们赶紧先离开这里,由他来断后。

  凤英烟瘾又犯了,好不容易熬了过去。凤英要来喜带她到定边去,当个女兵。来喜觉得骡马店更需要她,如果没了她会垮掉的,而革命需要凤英在后方的支援。凤英不想再回到骡马店,以为来喜嫌弃她不是清白之身,才不想和她在一起的。来喜说不管凤英发生什么事,凤英都在他心里。

  白俊杰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凤英打瞎了一只眼睛,烧掉了几间房,损失了不少钱财,又不知是谁救走了凤英。因为是瞒着女儿女婿从师老鹞手中买的凤英,所以也不敢声张。

  栓虎回来把他们救凤英的事告诉贺德泉。贺德泉让栓虎去找回凤英。

  来喜告诉凤英他从师老鹞的二当家里得知就是白俊杰杀了她的父母,说天底下的恶人太多了,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让凤英回到三十里铺。

  凤英毒瘾发作了,正好栓虎赶来。来喜让栓虎把凤英交给陈先生戒毒,承诺等她戒毒后一定带她走。

  贺德泉让陈先生悄悄地为凤英戒毒。凤英积极配合陈先生,戒毒很有成效。

  来喜向陆指导员请示调到地方上工作。陆指导员告诉他原则上不能调。

  艺抒不好意思面对凤英,收拾行李要回省城,把贺德泉气得半死。凤英让艺抒忘了之前的事,留在家里多陪陪干爸。

  贺德泉派六哥去哄骗白俊杰说凤英戒不掉洋烟,要回到白家。白俊杰不信,六哥拿出骡马店的房契说是凤英拿这个换烟抽。白俊杰这才相信。

  六哥办成事后向贺德泉复命,贺德泉让他找个大号的烟枪。

  第15集

  六哥把白俊杰引到三十里铺,凤英假意对他热情,白俊杰放下了戒心。

  丽萍埋怨家里都是刺鼻中药味,贺德泉知道丽萍从跟他结婚起就

  不是心甘情愿的,他说自己快走了,她就不需要再忍了。

  贺德泉本想借用凤英的名义引来白俊杰杀了他,哪知凤英突然出现了。栓虎报告贺德泉凤英偷了他的枪。贺德泉明白凤英想亲手杀了白俊杰。

  凤英拿着枪对准白俊杰,贺德泉赶来阻止凤英动手,把白俊杰绑了起来。

  丽萍一心想做骡马店的大掌柜,觉得自己不比凤英差,她逼拓二回答她当大掌柜有什么不好的。拓二照实回答说如果丽萍当大掌柜的话,整个三十里铺赌毒黄都全。

  白俊杰有恃无恐叫嚣说如果他死在骡马店,骡马店所有的人都脱不了干系。贺德泉早有准备,让六哥拿出那个可以吸死人的大烟枪,说如果是白俊杰自己吸烟吸死的就与骡马店无关了。白俊杰一听慌了神求贺德泉饶命。贺德泉让栓虎和六哥强逼白俊杰抽大烟枪。

  翠翠有意把白毛灌醉,白俊杰死后,翠翠和羊婶让他去给白俊杰端吃的。白毛看到白俊杰手里拿着烟枪已经没了气息,一下子蒙住了。白妍妍得到消息立刻赶到骡马店。白毛心中自己失职没保护白俊杰,就一口咬定白俊杰是抽大烟抽死的,贺德泉他们根本没时间和机会害他。歹毒的白妍妍怎肯轻易罢休,她想趁此机会把骡马店弄到自己的手中。白妍妍声称只要把骡马店的房契和地契给她就不再追究此事。贺德泉看到白妍妍如此不讲理,又被她甩了一巴掌,一下子气急攻心倒了下去。

  凤英知道白妍妍不会善罢甘休,就用白妍妍的身世秘密逼迫她罢手。白妍妍一向要面子,没想到自己是乱伦的后果,生怕爱面子的刘建广知晓后嫌弃自己只得悻悻然收兵。

  狠心的白妍妍回到家为了不让她的身世曝光遭世人嘲笑,把白马支走,然后下毒到药里喂母亲喝下,声称母亲是伤心过度而死。

  乔骡子因为凤英私自跟着驼队,坏了道上的规矩,而导致骡队死了人,要凤英按照族规去晦气。

  乔骡子按照族规要抽凤英三鞭子,骡马店的人都舍不得凤英受苦,护着凤英。乔骡子最后象征性地打了凤英三鞭子。

  丽萍看到贺德泉还剩一口气再也管不住她,又去纠缠栓虎。

第16集

  乔骡子来找凤英,说丽萍不肯把支付钱给他埋葬被师老鹞打死的兄弟。凤英去找丽萍,丽萍以骡马店大掌柜的身份说店里没钱,而且这是凤英自己的事,不该由店里的钱支出。

  凤英没想到自己为骡马店打了十几年工,除了吃穿,从来没要过工钱,而现在小干妈扣住钱不给,心里很难过,干爸快不行了,不能受一点气,所以她没再跟小干妈争吵而把自己的首饰都给乔骡子,让他去为兄弟做后事。

  六哥洗心革面,用自己的钱赎回凤英的首饰,交还给她。

  贺德泉知道自己要不久于人世,为了骡马店的将来,他写了一份遗嘱交给陈先生保管,让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拿出来。

  丽萍让人把库存几年发霉的粮食卖给八路军。凤英知道后,拦住驼队。丽萍见状怪责凤英多管闲事,栓虎和拓二等人也帮着凤英数落丽萍的不是。丽萍看到大家都护着凤英,跑到贺德泉的病床前编排凤英的不是,说凤英洋烟瘾没戒掉,把首饰都当了买烟抽。已经奄奄一息的贺德泉听说凤英没戒掉烟很着急。幸亏一直看护贺德泉的陈先生为凤英辩白,说凤英的烟瘾已经戒了。贺德泉猜出是丽萍在搞鬼,就留下凤英单独说话。贺德泉要把骡马店大掌柜的位置给凤英做。丽萍不干。贺德泉说他一直知道丽萍想做大掌柜,想找男人,如果不听从他的安排,丽萍将会失去更多。丽萍听了,也只好顺从。

  凤英收拾包裹想要离开三十里铺,去定边找来喜。栓虎拦住她让她不要忘记来喜的话,支撑骡马店给八路军做后援比去当兵更重要。凤英一心要和来喜在一起,执意要走。这时拓二传话说贺德泉召集他们开会。

  贺德泉召集骡马店所有的业主,为了死后不让骡马店四分五裂,他当着众人的面宣布把骡马店一分为四。艺抒和凤英各占三成,丽萍和栓虎各占二成,但大掌柜由凤英来做。丽萍愤愤不平,觉得自己跟着贺德泉熬了十几年只分到两成,但敢怒不敢言。贺德泉临终前还表示希望凤英和艺抒能结合在一起为贺家传宗接代。凤英欲哭无泪,她根本不想做什么骡马店的大掌柜。她只想和来喜恩恩爱爱地在一起,而现在她只能留在三十里铺打理骡马店了。

  丽萍挑拨艺抒去找凤英麻烦,都被凤英一一破解了。

  凤英向乔骡子打听可不可以废除族规,让她跟着驼队去找来喜。乔骡子说祖上传下的规矩不能破。

  第17集

  丽萍不死心,又找到艺抒煽呼让他做大掌柜,称她会和栓虎一起扶持他。

  刘建广一直没筹全粮食,眼看向上峰复命的日子到了,不由着急起来。白妍妍让他找个茬子去骡马店要粮。

  八路军那里军粮紧缺,为了能让八路军吃上粮食,凤英在不赚钱的情况下让栓虎去筹集粮食卖给八路军。艺抒得知后,找凤英要钱,凤英不理他。

  艺抒和丽萍联合起来说凤英私藏钱财,不肯拿出钱给艺抒回省城。凤英把骡马店的帐一笔笔算给他们听,说现在的现金周转都不过来,还欠了许多佃户的钱。

  艺抒听丽萍说他们骡马店是地方上的第一大户,心里更加愤愤不平,觉得自己作为第一大户的儿子居然娶不起心爱的女人,决定夺下凤英的职务,掌握骡马店的经济大权。

  栓虎收回了四万斤粮食回来向凤英复命。凤英说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有粮商死活来要粮,让栓虎赶紧通知高团长来把粮食运走,省得夜长梦多。

  白妍妍探得凤英为八路军弄了四万斤粮食,让刘建广火速去骡马店征粮。

  而这边,凤英正让人抓紧时间把粮食运给八路军。艺抒对凤英不赚钱做生意的做法很不赞同。丽萍火上浇油说跟八路军做生意不光不赚钱,还赔钱呢。艺抒一听又找凤英吵开了。凤英说如果当时不是八路军帮忙,现在骡马店早已不存在了。

  丽萍要栓虎站在自己这边把凤英换下来。栓虎不肯。丽萍说如果栓虎不答应,就对外宣扬栓虎和自己有染,从而赶走他。

  高团长很感激凤英支持抗战,承诺帮忙骡马店夏收秋收。正在此时刘建广带兵赶来把骡马店封锁起来。八路军和国民军两军对持着。刘建广见说不过高团长,就要凤英把卖粮的钱交给自己。凤英说自己的粮食不管的八路军还是国民军都不会白送,粮食只卖给打日本鬼子的队伍。刘建广恼羞成怒要把凤英抓起来。高团长说谁迫害凤英,就是破坏抗日,并命令任何人阻拦运粮就地击毙。国民军畏惧八路军只得放行。

  刘建广看对付不了八路军,威胁凤英说骡马店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高团长留下一个加强连保护骡马店。刘建广受了窝囊气,又不好发作,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凤英和羊婶商量让乡亲们一起给八路军做布鞋。

  第18集

  艺抒得知凤英用骡马店的布料免费给八路军做布鞋,又见机发难,说骡马店被凤英这样搞,迟早会败落的。凤英说八路军出劳力正好抵消布料钱。艺抒不赞成。栓虎被艺抒和丽萍用计控制住,只能附和艺抒的说法

  刘建广在凤英那里受到奚落,恼恨不已。白妍妍献计说只有消灭了八路军,才能对付得了凤英。刘建广派人用现大洋在三十里铺征兵剿共,凤英出面阻拦。但还是有些乡民们经不住诱惑,去当国民军。

  艺抒和丽萍拿出契约奉还书逼迫栓虎把股份转让给艺抒。

  白妍妍请师老鹞出面对付凤英。师老鹞知道凤英有八路军护着,不肯趟这个浑水。

  艺抒和丽萍找来陈先生作证和凤英商谈骡马店的事。凤英答应解除婚约,并放弃骡马店三成的股份。艺抒拿出契约奉还书叫凤英让出大掌柜一职。凤英没想到生活这么多年的亲人会这样做,伤心不已,看到事已至此,同意了艺抒的要求,只提出无偿把布鞋送给八路军的要求。

  栓虎在凤英父母的坟前等凤英,凤英说不再管骡马店的事。

  凤英想去定边找来喜把婚结了。来喜的父母觉得凤英经过那么多磨难,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不同意来喜和凤英的婚事。

  艺抒自从当了大掌柜,不是把自己关在屋里捣鼓就是三天两头跑省城,铺里,地里什么事都不管,把骡马店弄得一团糟,骡马店的业主都对他敢怒不敢言。突然有天,他让羊婶把店铺收拾下,说有大商人要来。

  栓虎一直跟着凤英,请她回骡马店,说骡马店就要关闭了。凤英责怪栓虎倒戈帮着丽萍逼自己退出大掌柜一职,骡马店走到这一步都是他造成的。

  凤英收拾衣物准备去定边找来喜。陈先生感慨贺德泉千算万算,没算到栓虎会把股份给艺抒,劝凤英不要离开骡马店。

  白妍妍拿了刘建广的钱说今天一定会把骡马店弄到手中。

  艺抒要把骡马店拍卖掉,怕丽萍捣乱,用计把丽萍锁在密室里。

  跟着乔骡子去定边的凤英在半途中看到白妍妍带人去骡马店,猜测骡马店要遭难了。乔骡子神情黯淡地说凤英可以去找来喜,而他们将没饭可吃,撑不下去了。

  艺抒在羊婶的店里挂上拍卖骡马店的横幅,就等人来买下骡马店。栓虎看拦不住艺抒,找丽萍一起阻拦艺抒,却到处找不到。

  第19集

  艺抒请参加拍卖骡马店的富商们按照拍卖行的规矩来竞拍。白妍妍拿出现金和大洋势在必得。

  陈先生看到情势紧急,拿出贺德泉留下的遗嘱交给栓虎说现在只能把凤英再推上位了,让他赶紧把凤英追回。

  艺抒拿出骡马店的房契和地契,让大家竞拍,拓二跑进来说富商们的马都不见了,白妍妍怕夜长梦多,让大伙都坐下,命白毛出去查看。

  白妍妍串通那些商人,故意说艺抒标的价太高,把价格压很低。艺抒虽然不懂生意,但也不笨,和白妍妍讨价还价。

  栓虎追上凤英要她回骡马店,凤英不肯回去,栓虎急了,扛起凤英就回三十里铺。

  白妍妍以退为进把价压得低低的,说不然就不买,那些商人也跟着起哄。艺抒被吓得一愣一愣的慌了手脚。

  大家看到凤英回来了都高兴地说骡马店有救了。凤英被栓虎拽回来,心里觉得苦。陈先生把贺德泉留下的遗嘱给凤英,承诺只要凤英把骡马店弄顺溜后,可以立马就走。凤英听说白妍妍要把骡马店变成大赌场,大妓院,再想到三十里铺的乡亲们从此没吃没喝心一下子软了。

  按照凤英的方法,羊婶故意把拍卖现场弄得乌烟瘴气,拓二趁着混乱把地契和房契都偷了回来。凤英心里有底了。

  凤英从密室里救出丽萍。丽萍虽然想做骡马店的大掌柜,但是从来没想到让骡马店落入他人之手。经过这次,也幡然醒悟向凤英道歉。

  价值不可估量的骡马店被白妍妍压到三千元,艺抒和白妍妍达成交易后却找到房契和地契。

  凤英故意当着白毛的面以大掌柜的身份指东说西的。白毛赶紧向白妍妍报告说艺抒不是大掌柜。

  凤英以大掌柜的身份来到拍卖场,端起象征大掌柜的烟枪。艺抒争辩说自己是真正的大掌柜。凤英命人把艺抒绑了扔到牲口圈里。白妍妍感觉上当了,说不管艺抒和凤英谁是大掌柜,但是艺抒已经签了合同,骡马店就归她了。凤英说跟冒牌的骡马店大掌柜签合同根本不算数。白妍妍无奈只得拿回大洋离开了。

  艺抒觉得凤英坏了自己的好事,大骂凤英说要杀了她。

  凤英保下了骡马店,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不通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和骡马店绑在一起,而不能和来喜走到一起。

  丽萍想和栓虎一起生活,栓虎说他心里只有凤英,不要再逼自己了。

  凤英痛下狠心不给艺抒吃喝,想改掉他身上的坏毛病。

  第20集

  骡马店在凤英的管理下又风生水起了。陈先生夸奖凤英治理有方,说这骡马店的大掌柜就是三十里铺的魂。

  凤英不记前仇帮来喜家把瓷窑又开了起来。来喜的母亲还是不赞成凤英做自己的儿媳妇。

  拓二照凤英的意思去开导艺抒,但艺抒始终转不过弯来,还是一心要杀凤英。凤英有点束手无策。拓二说要改变艺抒,就要下猛药。

  栓虎也去开导艺抒,因为艺抒误会他和丽萍私通说第二个要杀他。栓虎有口难辩。

  凤英为了改变艺抒,从他心爱的人谈起,艺抒才改变了点态度。艺抒告诉凤英他原来想卖掉骡马店在省城买个房子和爱人成家,成为大师。凤英说如果他想过这样的生活,只要一成的骡马店就可以做到,而如果像他现在这样,得到什么也会失去。艺抒听了这些话若有所思。

  艺抒听从凤英的建议,把留了多年的长发剪了。凤英把艺抒派到并羊婶那里做最脏最苦的活。

  凤英发现小干妈这段时间对什么事都不太热衷,提出让她和自己一起管理骡马店。丽萍还是无精打采,郁郁寡欢。凤英猜到她是因为栓虎的关系。丽萍表示她这辈子就认定了栓虎,想要和他在一起生活。凤英也很同情小干妈,但觉得小干妈和栓虎要在一起,太不容易。丽萍听凤英这样一说,心灰意冷觉得和栓虎在一起无望,要抽大烟解愁,被凤英抢下。栓虎在门外听到这一切。

  拓二看到栓虎暗恋凤英茶饭不思,就出主意让栓虎和凤英生米煮成熟饭。栓虎听拓二这么一说也有点动心了。

  骡马店的四个当家的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不料丽萍提出要出家,并把属于她的财产都捐给寺院。艺抒听了大吵,指责丽萍是在讹诈贺家的财产,骂她为长不尊,抹黑贺家。

  栓虎怕凤英误会他和丽萍不清不楚的,向凤英解释上次他让出骡马店的股份就是因为丽萍老逼着自他,他和丽萍之间真的没什么,他心里只爱着凤英一人。

  乔骡子告知来喜,栓虎向凤英求爱一事。来喜听了后很生气,让乔骡子回去替他打栓虎一顿。乔骡子看到来喜和凤英都相互牵挂着对方,提出下次来定边时把凤英带来,来喜让他千万不要这样做,说这里很危险。

  凤英准备修水渠,以免大旱时颗粒无收。高团长调动人马帮着测量,出劳力。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三十里铺演员表
下一篇:青瓷剧情介绍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董浩支持马蓉 | 女足门神 | 郑成功日本名字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