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娱乐八卦 > 正文

轩辕剑之天之痕25_26集剧情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下面是轩辕剑之天之痕25集和26集的剧情

轩辕剑之天之痕25集:痛游月河城

亭前,靖仇按古月的吩咐跪在他面前,古月一脸凝重道:“新任大地皇者听令!”靖仇看见古月的
神情,立即正经过来。
古月一手按在靖仇天灵盖上。突然,靖仇感受到一股震古烁今的力量从古月的手上传来,身上顿时
发出金光,浑身感到无比的暖和自在。
“我以上一代大地皇者的身份,将功力传给你,从今以后,维护天地的大任,就交托在你的身上!
你要以这力量,持正义,绝魔道,令人间重见光明!”古月将功力源源地传给他。
力量运行全身,靖仇感到从未有过如此的力量满注,他凛然道:“陈靖仇定当遵照仙翁教诲,完成
大地皇者的重任!”金光爆出,靖仇重新站起,容光焕发,犹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古月摊开手,灵光结聚,手上竟现出了一架古琴:“这就是我送给新任大地皇者的贺礼!”
靖仇、玉儿看见琴,都怔住了。
靖仇不敢相信地道:“这不是伏羲琴吧……”
然翁没好气道:“不是伏羲琴,那你以为是什么呢?古月老头儿,一直就是守护着这伏羲琴的神人
!”
玉儿激动道:“太好了,我们终于找到了最后一件神器了!”
然翁看向靖仇:“小子,当上了大地皇者,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呢?”
靖仇一想,扬手大叫:“我要回伏魔山,把**,还有我陈国的所有子民,救回来!”靖仇往伏魔山
方向一指:“**,我回来了!”
靖仇喜悦的声音,传遍整个天外!星河斗转,云雾飘扬,仿佛都在为这新任的大地皇者欢呼!
皇座上,炀帝端坐,一身金甲的宇文拓超然地跪在炀帝面前。从此以后,宇文拓便是一人之下万人
之上的宇文司徒公,掌管十二仙道军。
宇文拓踏出宫外,宁珂笑着迎了上去:“恭贺宇文司徒公!”
宇文拓俯览广阔皇庭,毫无感动:“这是讽刺吗?这一切都是狗屁,你该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
宁珂问道:“你打算出发去取剩下的两件神器了?”
“我要先把小雪带回来!”
宁珂心头一紧:“你会杀她吗?”
宇文拓一顿,不似平常的决绝:“我已吩咐书香替我到魔界找出救母后的方法,两手准备。”
宁珂望着宇文拓犹豫的神情,道:“我跟你一起去!”她紧紧握着宇文拓的手。
古城里一片升平,游人处处热闹不已,似仍停留在某个时空,一切都没有因为时间而改变。繁闹街
上,月河小馆正开门营业着,里面有不少的客人在喝着酒赏着花,如烟面带微笑地招呼着客人:“喝点
梦昙酒吧。”小雪走进去道:“那我也可以来一杯梦昙酒吗?”
如烟看到小雪,高兴地迎了上去。小雪看着她,满是笑意地道:“如烟,我回来了!”只是,那种
笑意之下藏着深深的疲惫。
如烟将小雪领至小馆一个雅致恬静的厢房,彼此寒暄着。如烟看着那个文静的小雪突然变得开朗起
来,很是开心。但小雪笑着笑着,直接倒了杯酒大口地喝了下去。如烟这才发觉她有些不对劲儿,小雪
连忙转移话题,问她马婆婆怎么样。
如烟深有感触道:“马婆婆走了,一切都改变了,不过梦昙酒还是在的,只是不管我怎么努力也找
不回马婆婆酿制的那种独特的味道。”
小雪出神地望着酒杯:“是吗?原来这梦昙酒早就改变了……为什么外表还跟以前一样?”
如烟接着道:“就像人的心,变,是恒常。”
小雪一愣,想起剑痴带着笑的样子,可是一转又变成了宇文拓的冷峻,她将酒倒入嘴里:“过去就
是过去了,不是吗?”
如烟感觉到了她的不快乐,握着她的手。小雪眨眨眼,当没事一般撑起微笑,拉着如烟让她带自己
去月河城走走。如烟看着她不寻常的泪光,只得堆起笑陪她走了出去。
宁珂收起水晶球,看了一眼宇文拓,宇文拓冷着的脸上闪过一丝触动。她不禁问道:“是你下手,
还是由我来?”看着宇文拓迟疑的表情,她问,“你不舍得?”
“如果连通晓天下事的山海秘传都没有办法,我会毫不犹豫地剖心取石。”
“可是没时间了,小雪既然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们就带着女娲石到魔域去,先换回你母后。

宇文拓笑道:“你的醋坛子盖不住了。”
“不,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宁珂一脸的凄然,“如果不是我把你化成剑痴,那个假的你,就
永远不会跟小雪发生关系。现在,你也不用犹豫。”
宇文拓望着凄楚的宁珂,心软地抱过她:“过去的就过去了,我跟她,是假的。”他望着她的眼睛
:“就让小雪多活一会儿,要是书香再没有消息,我自会亲手将这一切了结!”
如烟留意着小雪的举手投足,道:“你变了。”
“对,不知不觉间,连我也变了。从前笑就笑哭就哭,如今我却越来越喜欢把事情埋在心里面,就
这样一直埋着。”小雪欷歔地笑道,“我还记得最初来到人间,玉儿说我太天真。那时候我还在笑,做
人天天真诚不是很好吗?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傻,要做到天真真的很难。”
如烟关心地问:“你们怎么了?路上是否发生了什么?一定是段很心痛的回忆。”
“其实,也快乐过的。只不过,快乐不过是让往后的伤心加倍,变得更加难过。”小雪望着手上的
梦昙,摘下花瓣,“经历过,才发现,除了我心里这颗女娲石以外,我也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女孩。我也
很软弱,面对这一切,也是无能为力。为什么,为什么我偏偏要担起天地间所有的痛苦,为什么我不可
以像你、像这里其他人一样,好好过简单快乐的日子?”
“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这就是你的命吧。”
“那为什么我不能选择?不可以放弃?”小雪自暴自弃道。
“不要消极。你这样只会辜负了马婆婆、剑痴和靖仇他们努力把你唤醒的一番心血……”
听到剑痴、靖仇的名字,小雪不由得心中一悸:“忘记了,我已把他们忘记了!我已把过去跟他们
的一切通通忘记了。”小雪垂下头,“让我一个人走走,可以吗?”
小雪漫无目的地在城里走着,排遣抑郁,走至桥边,望着绵绵不断的河水出神。手上,却仍握着那
装着忘情水的蓝色小瓶,小雪望着那瓶仍满满的忘情水,心下一紧:“因为痛,才想要忘记,可是,却
因为忘记,才会知道什么是舍不得。”她打开瓶塞,将忘情水倒入河中:“原来,当可以选择的时候,
我最不舍得的还是你。即使是痛,我也宁愿将这份痛,不管是千年万年,一直留住,长埋心中。”
河水涟漪中,竟现出了宇文拓的身影,眼里,带着怜惜。小雪猛然回望,身后却是空无一人!她苦
笑着,只道是自己想多了。却不想宇文拓真的躲在桥下暗处。
望着小雪,他无情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眷恋,他又何尝忘记过?他急步离开,可是越想要忘记却越是
记得,跟小雪的回忆不断地涌现在眼前:小雪初醒时的美丽,跳下绝崖抱着她,冰寒深渊里莫名的心跳
加速,小雪在自己的腿上醒来,小雪知道**后的痛不欲生……
一滴泪竟从脸上落了下来,宇文拓一摸,错愕不已,他曾听她说过,她会为做了一个噩梦而哭泣,
那个时候他觉得她很傻很荒谬。他从来就不会认为现在还有人因为梦里的经历而痛心。直到此刻落下泪
,他终于明白了,原来经历过的就是现实。也许,那一段如梦的往事早已改变了她。
宇文拓黯然地走在街上,突然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可爱的小姑娘,猜梦昙仙谜吗?猜中有神秘
礼物哦!”宇文拓转头一望,面前小铺,店主盛放着梦昙仙谜的文字:“小小一姑娘,坐在水中央,身
穿粉红袄,阵阵放清香……”
宇文拓走上前去,问老板是否能卖给他那个水晶梦昙,可刚刚那个已是最后一个,宇文拓紧张地想
要追上去让那女孩把水晶梦昙卖给自己,可是人群中早就不见了女孩踪影。
正失望时,一个声音传来:“老板,这水晶梦昙能修吗?”宇文拓惊讶地回过头,正是小雪。四目
交投间,二人无话却是有情。
一旁的店主望着宇文拓:“公子,你既然想买水晶梦昙,可以问问这位姑娘。”
“凡尘一切对我来说皆无意义,可是我也不想给不认识的你。”小雪收起水晶梦昙准备离去,宇文
拓叫住她,小雪回头望着他。
“既然不认识,不就是可以重新认识吗?在下宇文拓。”
小雪被宇文拓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弄得不懂招架:“……小雪。”
宇文拓苦笑不已,彼此竟到互相介绍的荒谬地步:“不如为我们首次认识,喝一杯?”
小雪望着这个男人坚定的背影,控制不住地跟了上去。
二人坐在别致的月河小馆对酌。小雪跟着宇文拓将酒一饮而尽,一时间,二人有些尴尬。宇文拓不
理会小雪的漠然,苦笑地说着自己的往事,但却是关于另一个女人的。
“宁珂,没有她,这些年我活不到今天……我们青梅竹马,她是这十八年来在我身边唯一能让我由
心而笑的女人。”
小雪苦笑,眼泪忍不住地流,她喝光杯中的酒,沉默半晌抬起头来:“小雪只是做了三个月的人,
却发现,原来做人一点也不快乐,如果这三个月就是一生,小雪很想知道,为什么开始总是那么容易快
乐,可越长大一切变得越复杂,身边的人都变了,还要装着去享受。”小雪不顾自己的眼泪,拿起酒瓶
往嘴里灌。
宇文拓看着她,并没有阻止。
“我从前以为睡醒了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现实,可真要到你睁开眼发现眼前一切都不同了,你才会醒
觉,原来自己从前一直只是活在梦里……”
宇文拓听得难过,拿过小雪的酒瓶也往嘴里灌,他说:“我喝醉不为逃避,醉是为忘记过去。你的
过去是美好的,可能正是别人的痛苦。”
小雪摇着头,忽然从怀里取出那瓶空空的蓝色药水,肆意地让眼泪直流:“那小雪比你幸运,早就
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失陪……”说罢,小雪转身离去。
宇文拓看着空空的忘情水瓶,深切感受到小雪受的伤有多深。
书香满是欣喜道:“恭喜主人,宇文将军对你确实无异心。”
想着水晶球中的那一幕,宁珂恨道:“你根本不懂,若他跟小雪之间真的过去了,就不会邀她去喝
酒,也不会费那么多口舌让那个贱丫头死心。我最懂他,他不但舍不得她死,还要她好好活下去。那不
是爱是什么?”宁珂怒道:“就算是也许,我也不能接受他心里有别人,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宇文拓孤独地站在无垢草原上,望着整个草原欷歔不已,背后传来宁珂的呼喊。他回过头,看着宁
珂一脸的欣喜,原来是书香找到了可以跟他母后见面的办法。书香从幻火里走出,递上一件小物:“我
从南疆荒漠的隐世古族找到这魔焰折子,可以在魔界隐没行踪,避过一切魔界耳目。”
宇文拓接过来打开,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火折子,怎料轻轻一吹,彩光微现,宇文拓的手即时消失,
果然是有隐身之用。
宁珂叮嘱道:“拓,万事保重。”
“替我好好看着小雪,千万别让她出事。”宇文拓取出崆峒印,破界之光闪过,宇文拓消失在人间

宁珂望着书香,露出最阴森的笑:“我要她不得好死!”
按照书香所教的,宇文拓成功地找到了被关在奇怪牢笼里的单羽舞。可是单羽舞已失去意识昏睡在
内,任凭他怎么呼唤都毫无反应。宇文拓收起火折子,在半空中抽出轩辕剑,向笼锁劈去。
岂料栅门的机关即刻被启动,牢笼发生异动,透明发光的银钢丝从四面八方向牢笼飞去,缠绕勒紧
。宇文拓一眼看出,银钢丝拉动栅门的同时,也将牢笼缠住,他立刻举起轩辕剑劈过去,可是钢丝非但
劈不断,还越缠越紧。宇文拓运功想要强行挡住栅门的转动,这时传来一个声音:“要你娘被勒成肉酱
就劈下去吧!”
宇文拓连忙收起剑,只见半空中跃下一个老人,从口中吐出三颗金牙,金牙分别向栅门极隐秘的匙
口飞去,不偏不倚正好卡住,栅门停止了转动,牢笼也停止了缠绕。
宇文拓举剑对着黄老邪:“来者何人?怎么会知道牢笼的机关?”
只见黄老邪举起手,魔法一施,银钢丝退去,牢笼变回原状。他冷笑道:“老夫警告你,老夫当年
可比你高傲千倍,却是为了等你屈就在这个鬼地方一千年,在我面前,你还没有资格嚣张!”
宇文拓忍着气,将手中的轩辕剑一摆,架在黄老邪的脖子上:“我已没有时间,回去替我救走母后
,求你。”
“你习惯用剑去求人吗?”黄老邪不屑道,“杀了我,你母后就没救了。”
“凭什么要信你?”
黄老邪高傲道:“因为我就是造那牢笼的人,世间只有我能解开它。”
女娲殿密室内,满是水晶梦昙的碎片。小雪望着碎片伤心不已,迷幻间,似乎看到巨大的女娲在向
自己招着手:“女儿,你为什么要回来?”
小雪看见女娲,差点儿哭起来:“娘,对不起。女儿对不起你。”她如小孩一般哭诉着人间的痛苦
与后悔,她感觉自己走不下去了。
女娲将一把刀缓缓降在她面前,可是刀竟然冒着黑气,刀柄呈骷髅状,极其恶毒。女娲圣光光墙背
后宁珂狰狞一笑,继续施法:“只要你自行了断凡尘一切,就能脱离痛苦。”
水晶球源源不断地散发出迷幻花粉,透过光墙映出一个假的女娲:“小雪,你要坚强,熬过这最后
一痛,所有烦恼就能解决。”
“人间,再见了!”小雪下定决心,拿起刀直插胸口。黑气在伤口一爆,小雪感到撕心之痛,她痛
苦地跪倒在地。
“闭上眼,不用怕。很快,就可以回到娘身边……”
“娘……”小雪紧闭着双眼准备用力插下魔刀,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将魔刀抓住,金光照耀下,
是宇文拓及时出现。
光墙后的宁珂看见宇文拓,连忙闪身离开。
“你不可以死。”宇文拓将昏迷的小雪拥入怀中。
宇文拓紧张地一手抓下魔刀,运功用力一抽,小雪被抽起了身子,魔气爆散,魔刀终于被拔了出来
。他又连忙按住小雪的伤口:“快,在魔毒攻心以前,只有再生之力才能救你。”
弥留的小雪却不肯启动灵力,她虚弱道:“我……已经放弃了……为什么……你不放我……走……

宇文拓还是按着她的伤口,感觉她的心跳越来越慢:“你不能走。一切都是我的错,一直以来,所
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千万不能放弃。”
“为什么,要到现在你才愿意这样说?”
“小雪,你不要走。”
小雪听得无比心酸,用力推开他,黑气遍布她的全身,她依旧不肯自救,“我不想再受伤害,我要
……走……”
宇文拓道:“不要走,我不能失去你!”他紧紧地抱着她,“别走,小雪!我不能失去你!”
终于听到宇文拓的心里话,小雪像是苦尽甘来得到了肯定,就在二人紧抱一刻,再生之力启动,身
上的黑气被全部击退。
宇文拓笑由心生,情不自禁地将她拥入怀中:“小雪!”
多少的伤心都不敌这动情的一抱,小雪深切地感到宇文拓全心只为救自己,心里还有情,她欣喜地
抱着他。
一米开外,宁珂心痛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看到小雪安然地沉睡之后,宇文拓神色凝重满怀心事地走了出去。见到宁珂,宇文拓不悦道:“我
说过不要伤害她,你为什么还要下手?”
宁珂满腔怨气地望着她:“为什么要救她?”
“回去冷静了,我们再谈。”说罢,宇文拓想离开,却没想宁珂一巴掌掴了过去。他看着她,平静
道:“这样,会好吗?”
宁珂伸手还要再打,宇文拓抓住她的手:“你误会了!”
“我没听错,不能失去她的,是你!”
“不能失去她的,不只我,还有全天下。”宇文拓不欲再说,一手将她扯入怀中,强吻了下去,“
我爱的是你。”
宁珂心中一热:“那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失去女娲石,人间将会彻底毁灭。”宇文拓想起魔界一行,心中翻滚不已,那是震撼过后的余悸

时间闪回到魔界。
空旷的地洞内,黄老邪凝重地望着宇文拓:“人世间,将会被魔君彻底毁灭。所有人,包括你的母
后,也只是死路一条。”
宇文拓一怔,半信半疑道:“魔君若能毁灭人间,早就毁了,还等什么?”
“五神器!”黄老邪不无沉重道,“千年一遇的赤贯星将到人间,只要魔君能集齐五神器,便能启
动九五之阵,打开天之痕,就是打通魔界和人间的缺口!天之痕一旦被打开,魔界大军将会入侵,毁灭
三界!”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有听过炼妖壶吗?”
“自然知道。”
“我就是壶中仙座下,妖界第一将军!壶中仙在灰飞烟灭的那一刻交托我,要用尽一切方法活下去
,等待下一个有能力挽救人间的英雄出现——”他凝视宇文拓,“就是你!”
宇文拓冷静道:“说到底,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妖怪,不想灾难再次发生,在一千年前埋下了解救
的种子。可我只是一个被魔界利用的人,有何德何能,可以背起这个责任?”
“因为你不是你。你的真正身份,是上古神器昆仑镜的主人,昆仑!”
看宇文拓一脸的不信,黄老邪冷笑道:“你忘了吗?每一次当你接近神器就会感到头痛欲裂痛不欲
生,这就是神器之间的共生感应。无论相隔多远,经过多少沧海桑田,你们神器之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
存在,互相牵引,找到对方。”
宇文拓冷笑一声:“那就是说,唯一能阻止魔君得到五神器的,也只有我?”
黄老邪心一沉:“你错了,现在五神器的下落全都面世,魔君早有打算,在神器到手时以魔力控制
你们。所以,你的步伐不能停下,一定要比他早一步得到五神器。”
“然后把所有神器毁灭掉?”
“不一定。”
“你还有办法?”
“言之尚早,只要你集齐五神器,我自会告诉你解决的办法。”黄老邪一手按在宇文拓身上,发出
白光,“老夫将唤醒你体内昆仑镜的真正力量,一切你自会明白。人、神、魔三界,就看你们这群新一
代的力量了!”
宁珂心头一颤,没想到竟然被宇文拓得悉这秘密,她掩饰住内心恐惧,捉住宇文拓的手:“魔界里
的人,阴险狡诈,他们的话,又岂能尽信?你也亲身经历过魔界的手段,他们可以用宇文夫人作为威胁
,差一点就把我杀死了!难道,这不会是魔界的圈套吗?”
宇文拓手印施出,在空中显出法印。宇文拓手直插到法印之内,取出了昆仑镜!
“既然我是昆仑镜命中宿主,从它之内,一定能得到真正答案!昆仑镜,启动!”宇文拓握住昆仑
镜,突然人镜共鸣,宇文拓与昆仑镜一同发出前所未有的金光,“这就是黄老邪为我激发出来的真正昆
仑镜的力量!”
宇文拓竟一手轰向昆仑镜面,铜镜登时碎掉,剩下一个镜框,原来,破镜才是真正启动神器之法!
突然,一道光柱从镜框中穿出,投射到宇文拓的脑间。快速闪过画面,宇文拓赫然看见昆仑镜的真
实面貌,与自己一模一样。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魔界会借助赤贯妖星降临人间,然后,世界末日。
宁珂问道:“你打算怎么样?难道,你会以此反抗魔君?那你母后怎么办?”
“我不知道,可是这人间与魔界的大战,看来已经不能避免!”
宁珂怔住,心下一沉,想起魔君说过只要宇文拓知道了这个秘密,就杀了他。宁珂掩饰着她的恐惧

轩辕剑之天之痕26集:险入魔界

小雪醒过来,看到坐在床边椅子上沉思的宇文拓,开心不已:“小雪真的很笨,那时如果真的放弃
了,我就永远不会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紧张我。”
宇文拓皱着眉:“小雪,其实你和我活着的意义,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是
好,上前伸出双手:“把你的手给我。”
小雪开心地把手递上:“你要我听你的心事吗?”
“不需要。”宇文拓竟然用了心灵沟通来跟小雪对话。
小雪也不再开口,以心回话:“怎么连你也懂心灵传话?你以前是不会的!”
“只要是神器的主人,都能产生共鸣,随时可以心灵沟通。”宇文拓凝望着一脸疑惑的小雪,紧握
着小雪双手,双眼一闭,一切影像在小雪面前闪过——
宇文拓闯进魔界,黄老邪告诉他要阻止魔界灭世,得先寻得从五神器的五神将。黄老邪输功激活宇
文拓,原来他就是昆仑镜的主人!
小雪知道宇文拓也是神器主人错愕不已,那之前的一切?说不能失去她,难道是只是托词?宇文拓
狠心地点点头。
再一次自作多情了,小雪心情极为复杂道:“是小雪误会了,对不起。其实小雪应该高兴才对,我
们难得都是神器主人,可以挽救这场危难,放心吧,小雪可以的,还有整个世界等着我嘛。”
说到后面,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宇文拓只得让她好好休息保重身体,小雪心中刺痛道:“小雪的身
体太重要了,小雪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走吧。”
宇文拓还未反应过来,小雪已忍不住冲出了房间。
冲到大堂,却刚好看见宁珂与书香一坐一站在那里,小雪尴尬地马上低下头:“对不起……”
正好宇文拓从房间追了出来,小雪看了一眼宇文拓,更是无地自容,越过宇文拓又冲回房间。
宁珂冷冷地问:“她怎么了?”
“给她一点时间。”宇文拓走到宁珂和书香身边,“书香,我吩咐你调查的,有结果了吗?”
书香道:“没有任何线索。”宁珂在一旁道:“还不如抓紧时间去找剩下的神器。”宇文拓沉思半
晌,对书香道:“书香,再给我一个魔焰折子。”
他要再试一次,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
宁珂听他又要去魔界,紧张不已,她忙示意书香道:“魔焰折子已经用完了。”谁料书香缓缓地拿
出一个魔焰折子,道:“最后一个。”
宇文拓望着宁珂的黑脸,走到她身旁温柔地安慰道:“我知道你担心,没事的,十八年了,我坚持
了十八年,这是最后一关,支持我,我需要你。”
宁珂实在疼惜眼前这个眼角泛着真诚目光的男人,无奈地点了点头。宇文拓紧紧地抱着宁珂。
小雪从窗边凝望着相拥的二人:“我恨她,因为她的每一句话都是为宇文拓而操心。可是,我更恨
自己,这是宇文拓重要的时刻,我却只为了自己而伤心。”她像是想通什么似的默默转过身。
小雪拉着书香走在无人的街上,她想让书香帮她想办法跟宇文拓一同到魔界去。如果他有点什么事
,她还能用再生之力帮他一下。书香思前想后点了点头,她翻阅山海秘传,终于找到答案。
小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面前正是偌大的女娲庙。
同一时间,宇文拓正搂着宁珂,喝酒叙愁。
一向坚强冷酷的宇文拓竟然落下泪来:“我害怕,永无止境地延续下去,杀更多的人,流更多的血
……我怕终有一天会崩溃……”
宁珂只能紧紧抱着他,用力地抱着他……
小雪跟着书香回到当日自己酣睡的那个巨型梦昙,可惜巨型梦昙已经碎掉。她闭上眼,双手合十,
发动体内的灵力——书香说过,要引发出体内的再生之力,只得在女娲庙这至纯至圣的环境里,然后将
力量凝聚到一件属于女娲之女最珍惜最不能割舍的物件之内。她双手张开,上面正是她与宇文拓感情的
唯一凭据——已经破裂的小水晶梦昙。
“曾经,我想过死,可我活过来了,因为你告诉我,我的命很宝贵,因为我能救天下。我的眼里,
看到的只有你跟我,的确很傻。可是,我还是想将这份爱,藏在这水晶梦昙里面,让我一直保护着你。
纵使你是个杀人无数的魔头,我都愿意把我这份爱留住,一生一世……”小雪凭着这样的信念忍受着煎
熬,终于,圣光爆出,空中水晶梦昙的裂痕竟自行修补了过来,慢慢回到她的手上。看着完好无缺的水
晶梦昙,即使再累,她都要赶快赶回去,不然就来不及了,宇文拓就要出发了。
而宇文拓此时如受伤的野兽,伏在宁珂的怀里寻觅着一刻的依靠。宁珂紧紧地抱着他,她从来没如
此地疼惜这个男人。
“以后的路无论怎么走,你,永远有我!”宁珂的疼惜化为吻,点点落在宇文拓的脸上、脖子上。
宇文拓也**地回吻着她。在这一刻,他们极度渴望得到对方的温暖与慰藉,二人情不自禁地将身体交予
对方,不住地缠绵、缱绻……
兴高采烈跑回来的小雪看到四处无人,不知道宇文拓是不是已经走了。她着急地往房间跑去,可是
蓦地停住了脚步,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她悲痛道:“为什么我们是神器,为什么我们能够感应到对
方?”脑海中的画面,赫然是宇文拓与宁珂缠绵的画面。
小雪泪如雨下,满是伤痕的她怔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悲恸间,手中的水晶梦昙掉了下去,
触地即碎,在仙气散尽的那一刻,小雪的心也同样碎落满地。
小雪眼神空洞,凄楚地站在那里,看着宁珂与宇文拓依依作别,满脑子都是昨晚的事。
宁珂温柔地望着宇文拓:“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小雪也低着头楚楚可怜道:“你也可以……答应我吗?”
宇文拓望着这世间最值得他爱的两个女人:“等我,我一定回来!”
宁珂一笑,竟主动牵过小雪的手,“我们也会好好地等你回来。”宇文拓心知宁珂此举是为了让他
放心,他笑着启动崆峒印,消失在两个女人面前。
小雪愣住,输了,彻底输了。
宁珂随即放开小雪的手,转身离去,离开前,丢下一个不喜欢她的眼神。
宇文拓再次回到魔界,魔兵蜂拥而至。一身是血的黄老邪转动着手中的木匣子,一道暗门在背后开
启。他将木匣子交到宇文拓手上:“我已经等不到五神器集齐的那一天,带它走,离开这里……”
宇文拓痛心道:“前辈,一起走!”
“我说过我的灵魂早就出卖掉了,回到人间也同样会灰飞烟灭。”黄老邪的身体开始化开,他紧紧
抓着宇文拓的手,紧握神秘木匣子,“好好保管这机关匣子,里面藏着的可能是解救人界唯一的方法。
宇文拓,人、神、魔三界,就靠你们这群新一代的英雄了!”
宇文拓步入暗门中,回头看着黄老邪化成飞灰……
地狱之火四处燃烧着,宁珂拼命地往前跑,担心不已:“宇文拓,等我……”
魔君恼怒地挡住宁珂,用力捏着她的脖子,将她无情地推倒在地。宁珂苦苦哀求:“父皇,你不能
杀宇文拓!”
魔君冷静地看着他的女儿:“这人留不得!我最后一次忠告你,路要怎么走由你自己选择,一切后
果也由你自己承受!女儿,人心莫测。”
试图救走母亲的宇文拓看着前面的牢笼却不能接近,魔兵四面施法穷凶极恶地扑杀过来,他被轰倒
在地,地上,一旁丢着假的魔焰折子。
宇文拓双手被抓住,望着那只差一步就能到达的牢笼,他悲愤地喊道:“母后!”说完,奋不顾身
地再次杀上,以惊人的毅力逐一将魔兵轰下。
宇文拓满脸满手是血地跪下来,地上,是被杀的魔兵尸体。他精疲力竭地道:“无人能阻我。”
“还有我……”突然,魔气在面前出现,结聚成书香。
宇文拓奇怪地看着她:“书香?”
“对不起,回到这里,我并不叫书香!”书香面容突然幻变,魔纹爬在脸上,“我的真身,是魔界
潜藏人间的探子,书妖!”
宇文拓心中一凛:“难怪魔焰折子一点用处都没有,这陷阱,原来是你设下的。”
“对,可已太迟了,魔君有令,生或死,你都不能再回人间!”书香杀向宇文拓!
宇文拓已无力招架,就在绝命一刻,巨翼身影猛然轰下,及时反掌,将书香推开!宇文拓看清那人
,是女人,背上有魔翼,但头部却不是人样,是一个魔鬼的脸。
“你……是谁?”神秘魔女不发声,抓过宇文拓,起飞!
书香欲追上去,魔君喝住她,冷笑道:“别担心,这不孝女很快就会自讨苦吃,到时候,她就会明
白本皇的苦心。”
宇文拓望着那个女人身魔鬼脸的神秘拯救者:“敢问恩人是谁?”
宁珂刻意展动魔翼,恫吓道:“滚,不要再回来!”宇文拓没怕,脸一沉,不退反进,反手一扣,
抓起她的魔手,腕上,是一个人间手镯:“这血玉镯,是我十八岁那年送给宁柯的!”
宁珂大惊,咆哮着伸出魔爪,要插死宇文拓!宇文拓坚定地望着她:“刺下来,我就相信你不是她
……”
宁珂被震撼了,失措一刻,宇文拓发尽最后力量,往宁珂胸口打去。宁珂倒下的那一刻,脸上以魔
法设下的假面具,化成火灰飘散。
宇文拓不可置信地看着宁珂背上魔翼乱拍,脸上魔纹四爬,怔在那里:“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出卖我的人……是你?”
宁珂悲哀道:“我不得不这样,我生来……就是魔……”
“一直在我身边,就只是为了利用我为魔界办事?”
“我无话可说,不过你要知道,我对你的一切都是真心的。”宁珂道,“为了救你,我已经背叛了
魔君父皇。”
“我不会再相信你。”
“那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宇文拓一怔,压抑的情绪忍不住爆发:“因为你自己也承认,这十八年来我们是如何走来的,是吗
?”宇文拓手一划,轩辕剑闪出金光,向着宁珂直劈下去,宁珂眼都不眨地望着宇文拓,剑在头上一刻
停了下来,宇文拓强忍着怒火与悲痛:“就当我……狠不下心……可别再……伤害我。”
宁珂一怔,看着宇文拓,深切感受到他此刻的悲痛程度。她无所求也无所顾忌地在宇文拓面前展露
那双魔翼:“是补偿也好,换取你最后的信任也好,我答应你,会把你母后安全地带回来。”
“我不再需要你。”宇文拓取出崆峒印,谁料才发力,真气一动,**倒地。
“你下去只有送死。等我。”
宇文拓不想妥协,撑起残躯,却终于力气不支,晕倒过去。
伏魔山上鬼谷村禁地内,饕餮元神如一座冰雕般立于正中,禁地外仍是充满笑意的陈辅、竖起拇指
的小猪头和脸上无比坚定的全村村民,皆被凝于冰封之下。靖仇走到**面前跪了下来:“**,徒儿回来
了!”回想以往种种,靖仇不禁落下泪来。
玉儿在一旁安慰道:“别这样,你要以最佳状态迎接大家回来!”
“对,要给大家一个好印象!”靖仇兴奋大叫,“**,大地皇者回来了!”说罢,立即伸出手指指
向冰雪之地施法起咒。他凌空而起,全身散发着灵光,一道银蛇自手印飞出。银蛇撞向冰封,冰如镜子
般碎裂渐渐退去,整个山头的冰块都消散去,一切回到冰封前的一刻,草木如逢春般泛着绿光。
“吼!”饕餮元神咆哮大吼。陈辅看到靖仇惊讶不已,小猪头与众人回过神,看到饕餮就在头顶咆
哮,一时间惊叫四起。
“不用紧张!”就在饕餮杀到面前之际,靖仇淡定地伸出手指,大喝,“退!”一道无敌的墙形成
,将饕餮硬生生地震开。众人无不张大嘴,就连陈辅也大感意外。看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玉儿忍不
住笑了出来。
紧接着,靖仇翻身上巨古石柱,唤出十五。靖仇握剑迎风而立,此刻模样正是多年来众人心目中的
英雄姿态。靖仇指着重新在空中结聚的饕餮:“朗朗乾坤,哪容你妖孽横行?今天,我陈靖仇……”
众村民被感动,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喊:“除魔天地间,仗剑诛妖邪!”陈辅与玉儿都被这一幕深
深打动。靖仇跃起,凌空与巨大的饕餮互相一撞爆出强光,强光过后,只见靖仇潇洒地落在面前,剑十
五也紧随回鞘!身后空中,巨大饕餮还在,正在众人奇怪不已时,靖仇傲然一笑,饕餮在一声崩碎声之
后,在众人面前轰然爆开,灰飞烟灭。
在红雾散落的同时,在众人面前屹立的靖仇指手向天:“我是陈国君主,大地皇者,陈!靖!仇!
”四周一阵死寂。靖仇瞥了瞥众人,竟全是哑然的脸。玉儿首先冲向靖仇。众人惊醒过来,以最大的力
量欢呼着。饕餮元神的残余在空中如烟花般四爆,欢呼的人群后,陈辅静静地看着靖仇,虽有疲惫,却
也感动得落下泪来。
“**!”靖仇也感动得滚下泪珠,如小孩重见父亲般冲了过去。陈辅站在那里展开双手,师徒在历
经众多劫难后紧紧抱在一起。玉儿看着这动人的一幕,也红了眼,小猪头此时已哭得稀里哗啦,抱着玉
儿的腿,直嚷开心。
在哭笑交杂中,在漫天的“烟花”中,靖仇终于带着无上荣耀回来了!
宇文拓猛然醒来,小雪正在一旁拼命地以灵力为他疗伤,看到他醒来,终于松了口气。
“我昏过去多久?”
“半天,我从无垢草原把你救回来。”看着宇文拓痛苦的神情,她担心道,“到底魔界发生了什么
?”
宇文拓心如刀绞,吸了口气,沉重吐出:“宁珂,是魔。”看着小雪眉头紧锁,他道,“你好像比
我还要心痛。”
“难道,你不心痛?”
宇文拓苦笑道:“也许此刻,我才明白当天你被我出卖的心情。”
小雪心中一痛,仿佛那些场景又出现在眼前:“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宇文拓无心去纠缠这个话题,沉思片刻后,道:“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宇文拓看着昏迷的母亲,轻抚着她的面容。身后的宁珂压制住心酸,问道:“我们……就这样结束
了吗?”
宇文拓终于回过头去看着她,眼神里一扫冷意,竟是带着忧愁的柔情:“可以跟我喝一杯吗?”
两人走进月河小馆,宇文拓倒满两杯酒,宁珂将酒一饮而尽:“我没想过,我们还可以一起喝一杯
。”
宇文拓眉头紧锁,也将酒喝下,一句话仿佛用尽他所有的力气:“我舍不得你。”
宁珂听到,无比震撼:“你说的是真的?”她捉住宇文拓的手。
宇文拓避开她的手:“我还在恨你,还是心痛。不过是因为我还想着你。”宇文拓淡然道:“比起
恨你,我更恨自己,为什么对一个出卖我的人,仍然放不下?本想忘却一切,可偏忘不了。我才知道,
十八年来,一切都是虚幻,只有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是你,为我这血腥的人生,找回一点安慰。”
听着宇文拓的告白,宁珂泪流满面。
“但为什么,换来的只是一堆谎话!十八年来,一直面对的原来不是人,是魔!”
“对,我隐瞒身份,我是骗了你。对你,我是罪无可恕。可是,我对你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
宇文拓此时发现,宁珂臂上满是被烈火焚烧的烙印,他心痛道:“你……背叛了魔界?”
宁珂抹着泪,轻描淡写道:“能救回夫人,皮肉之苦算不了什么。”
宇文拓感动地伸出手:“过来。”
宁珂终于决堤而泣,整个人陷进宇文拓的怀中:“我的确是魔君之女,我残忍、善妒、杀人不眨眼
……可我不是行尸走肉,我也有感情。可以对所有人残酷,唯独对你,我做不到。”宁珂抬起头,凝视
着他:“这十八年来,也是你,让我懂得什么是人间有爱。”
她抬眼望着宇文拓,看到里面反射出来的自己的身影,“自从真正的宁珂郡主一岁夭折以后,我便
附身**,化成宁珂。二十五年的人生,没什么值得我珍惜。唯一令我不能放开的,就只有对你的一份感
情。原来我不过是个寻常的女子,渴望的不过是爱。”
宇文拓深情地吐出一句一直没说的话:“宁珂,我爱你!”
宁珂甜笑,再苦也心满意足:“不管我们有没有未来,你可否像那夜一样,再吻我一次?”
宇文拓低下头,再一次,二人深情一吻!
深吻间,宇文拓突然睁开双眼,听到小雪的心灵呼唤,她道一切都已准备好。宇文拓最后用力地拥
住宁珂:“再见了。”
宁珂睁开眼,已见宇文拓手现灵光一掌打在她胸前,她被轰开倒在地上:“你……我已经把你母后
从魔界带回来,你还不相信我?”
宇文拓故作冷漠道:“你以为人与魔真的可以共存?”
宁珂一怔,宇文拓再次攻击过来。“啊!”宁珂张开魔翼冲出屋外。火印攻心,宁珂魔翼再难展开
倒在地上。想起宇文拓的话,她一瘸一拐痛苦地向前走着,心如刀割。街头竟矗立着三个身影:小雪、
古月、然翁。
古月、然翁手印结起,二人面前灵光闪现,出现一个棋盘。棋盘飞出,变大,在宁珂头上转动打下
灵光,笼罩宁珂。
宁珂极度痛苦,在灵光下不能动弹。赶至的宇文拓冷漠道:“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你已经逃不掉了
。”
“我骗了你十八年,你如此待我,我无怨无悔……”宁珂吐出一口鲜血,“但我只想问你一句,你
说你爱我,到底是不是真的?”
“假的。”这句话比任何法印仙阵对宁珂伤害更深!宁珂崩溃了,无力倒下,茫然地,眼角渗出了
泪,泪竟是血红!
小雪怔住,宇文拓心虽痛,但仍强忍着。宁珂凄然地看着宇文拓,再也撑不下去,心死了……
棋盘冒着强光,将宁珂收进棋盘之内!棋盘里,宁珂逐渐石化,化成被死局困在中央的一枚棋子!
棋盘被收回古月的袖间,然翁大乐:“小雪,幸得你通知我们,把这魔女收服,这也算为人间做了
一件好事。”
古月淡然道:“回仙山吧!”
小雪却没有半分欢喜,看了一眼宇文拓,可看到的只是一个苍凉的背影。
宇文拓背向着所有人,握紧的拳,已在冒血:“宁珂,再见了……”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河东狮吼2上映时间_河东狮吼2什么时候上映时间
下一篇:爱情公寓3大结局剧情_爱情公寓3大结局剧情介绍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胡慧中个人资料 | 出租车份子钱 | 女装正太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