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娱乐八卦 > 正文

轩辕剑之天之痕第25_26_27集剧情介绍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轩辕剑之天之痕第25集剧情

药谷

梁涉一行人 到一座山谷处,此处寒气骤去,满山的冰雪到这里都变成绿草茵茵,花团锦簇。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梁涉好奇问道:“不是山顶越冷,树木花草都无法生存的吗?为什么这里却……?”拓跋玉儿嘻嘻一笑,跳到梁涉身前,咯咯笑道:“梁涉你不是很是聪明吗?猜猜看啊。”拓跋宇摇摇头道:“胡闹。”说完径自走进谷去。石头在一旁不满道:“梁涉当然很聪明了,他知道很多呢。梁涉你说给她听听。”梁涉闻言哭笑不得叹道:“这种违反大自然的现象,不是我们这种凡人能猜透的。”

拓跋玉儿边走边跳着小步点点头道:“算你还有自知之明,这里从我生下来开始本来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原因呢。嘻嘻”石头哼道:“原己不知道还问别人,真是不羞。”梁涉笑道:“石头,算了我想拓跋姑娘也没恶意,是吧?”拓跋玉儿停下脚步,偏过头对梁涉伸伸香舌向谷内接着跳去。梁涉看着她天真灿漫的神态笑道:“真是个小姑娘。”石头这时问道:“梁涉,你说我师父能治好你身上的毒吗?”梁涉看了看前方山谷内的屋檐沉声道:“应该可以的吧,要是连你师傅都救不了我的话,那天下间就没人能治好我了。”石头在梁涉身后默默看着梁涉的背影心中暗道:“一定会的!”

药谷建立于什么时候估计没人知道,只是知道建立很早很早。没有几人能够到达这里,外人也知之甚少,因为外面有鬼谷子亲自留下的幻阵,要不是拓跋宇听到猿声来接梁涉他们估摸着他们还在山林打着转,神农顶上就盖着三五茅舍。此处山势已尽,树木掩映。梁涉他们到达药谷时,出来十来人前来迎接他们。梁涉细眼望去四男六女年纪都莫约在十几到二十来间,男的英俊挺拔,女的清雅秀丽。几人见到拓跋宇齐声拱手道:“师傅。”拓跋宇笑道声:“都起来吧。”转身为梁涉介绍道:“这些都是我在外面游历时收养的孤儿,平日里师徒相称。我待他们都是自己的子女。”梁涉行了一礼。石头走上前去施礼道:“参见各位师兄师姐。”几人连忙扶起石头,拓跋宇指着梁涉笑道:“这位是梁涉,就是玉儿说救她的那位少年英雄。那位叫石头是为师新收的弟子,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弟。”

站在最左边的英俊少年不屑道:“小师妹的武功用的着别人救吗?”拓跋宇闻言喝道:“临儿!”那少年悻悻站在一旁不再说话,拓跋宇转头对梁涉道:“劣徒无礼,见谅。”梁涉摆摆手连道:“哪里,他说的也是实话。”拓跋玉儿凑近梁涉耳边轻声道:“那大师兄最坏了,老是缠着人家。”那叫临儿的少年见拓跋玉儿与梁涉那般亲密,脸色更加难看。梁涉心中暗道:“只怕是人家喜欢你吧。”拓跋宇似是没见拓跋玉儿与梁涉二人的对话,笑着对众人道:“都进屋在谈吧,香儿、珠儿。你俩去准备准备,等下小师弟要行拜师礼。”那两位点到名的女子转身去了,一行人往屋内走去,梁涉与石头落在最后,梁涉对石头道:“石头,你自己愿意拜拓跋前辈为师吗?不要因为他救过我和能治我的毒。”石头笑笑道:“我看拓跋前辈很好啊,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梁涉对石头道:“厉害时一回事,你愿不愿意是一回事。要是你不愿意,我去和他说。”

石头问道:“你的毒呢?”梁涉心道:石头还是为了自己的毒才拜拓跋前辈为师。当下对石头道:“我的毒,我想办法叫前辈帮我治。你拜师之后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知道吗?”石头挠挠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愿意的,我就怕拜师之后不能和你一起去外面了,在这里和村里没什么区别。”梁涉暗叹一声没有再说话了,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帮石头不能让他失去自由,哪怕拓跋宇不帮自己解毒。

走进屋内后,里面却是颇为简洁。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画像,画中之人左手拿一把药锄,右手拿着一株药草放在嘴里正在细尝。神态逼真,似是要从画里走出来一般。画下一张八仙桌上面放着供品。厅内就几张桌椅再无别物。拓跋宇坐在八仙桌左边的木椅上笑道:“大家都坐下吧。”众人依言分坐在下方的椅上,梁涉与石头坐在右手边的末座。拓跋玉儿坐在梁涉对面正对梁涉扮着鬼脸。

拓跋宇见众人都坐下后道:“今天很高兴,我们药王谷来了客人,我还要收一个弟子了。我们……”拓跋宇还待再说梁涉站起身来对拓跋宇拱手道:“多谢前辈,不过我早说过石头要自己愿意才能做你的弟子,要不我不会同意。”拓跋宇闻言起身双目盯着梁涉道:“他的事与你何干?再说我刚救你一命,还有你的毒也只有我能解。”梁涉抬头与拓跋宇凌厉的眼神对视,一步不让。一字一句道:“他是我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前辈救我一命我很感激,要是前辈以此要挟的话。就请前辈把晚辈这条命拿去。”石头和拓跋玉儿同时叫道:“梁涉!”拓跋宇心中暗道:“这小子胆量不错,一般人在我‘蚩尤真气’下话都不敢说一句”他不知道梁涉也是尽全力才能抵抗拓跋宇无匹的气势,只要一想到石头就奋力撑了下去。拓跋宇收回目光仰天笑道:“很好,很好。很久没见着这么有志气的少年。我想我开始有点喜欢你小子了。”梁涉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张口道:“不是小子我不识抬举,只要前辈答应我一件事。就一却依照前辈所言,就算要我的命也可以。”这时准备拜师用具的香儿和珠儿都已回来,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看着梁涉挺直的背影不明白那男子怎么有胆量顶撞师傅。

“我师傅能收那傻小子,已是他的福气。你还有什么资格提条件?”坐在左边首座的少年喝道。梁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头看着拓跋宇。

拓跋玉儿不满道:“大师兄,你乱说什么。”拓跋宇看着梁涉道:“好吧,说说你有什么条件?”梁涉拉过石头站在自己边上对拓跋宇道:“我答应他要带他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只要前辈能答应我离开时让我兄弟能和我一起离开。”拓跋宇听完笑道:“我从来都没打算把他和你分开,这点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梁涉道:“前辈但请吩咐。”拓跋宇笑道:“就是不要前辈前辈的叫我,把我都叫得以为自己是个满脸胡须的老头。”梁涉愕然站在那一下没反应过来,就连坐在底下的弟子和拓跋玉儿都没反应过来,他们一直没见过拓跋宇如此神态。如此开心。拓跋宇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突起兴趣来玩玩梁涉。

石头见梁涉楞在那就推了梁涉一把,梁涉忙对拓跋宇道:“那我叫您什么?”拓跋宇走到梁涉身边一手挽着梁涉的肩膀笑道:“若不嫌弃我老,就叫我一声老哥如何?”

轩辕剑之天之痕第26集剧情


十大神器

北风呼啸,山谷之内却感受不到一丝寒气。梁涉依窗坐在厅外的回廊上,望着没有一丝星光的天空,心中感到一阵空明。心情渐渐平静耳畔喝酒谈笑声都似乎离他远去,拓跋宇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后,抬眼望去没见着梁涉的身影,叫过上酒的老仆道:“忠伯,见过梁公子没?”忠伯答道:“刚才我端菜进来时看见梁公子在厅外回廊里喝酒呢。”拓跋宇笑道:“知道了,忠伯你去忙吧。”说罢拿起桌上一坛酒向厅外走去。

“梁老弟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怎么了?”拓跋宇凑近梁涉身边学他般背靠在墙壁上,将手里的酒递给梁涉。梁涉接过酒坛,拍开封泥喝了一口酒叹道:“我是想到自己能在这里喝酒吃肉,却不知道大哥他怎么样了?”

陈靖仇忽然觉得眼前一却都已散去,自己还是在剑池之底。手上还拿着那把丛池底取回来的剑,想到自己是下水池来取剑的,赶忙往水面游去。刚一冒头就被人一把提了出去,耳畔只听到陆柏气急败坏的声音道:“你小子,怎么就出来了?那李小子他人呢、居然让我输了。真是……”还未站稳身子便被人扔在地上,陈靖仇抬眼望去自己正是被气呼呼的陆柏扔在地上,墨宗一脸关切之色问道:“没事吧?”陈靖仇尚未答话,便听见陆柏气呼呼的道:“看他完完整整就知道没什么事。”

余冠一长笑道:“师弟这次可是你输了。”陆柏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这时水面再起波澜,一颗人头露出水面。陆柏纵身跃下桥头将那人一把抓住,凌波而来。将手中之人甩在地上,张嘴骂道:“你个李小子好不争气,老子压你的大。你他娘的帮老子开个小,害的老子要做几年苦劳役。”那人正是李世民,刚从水底归来便如同陈靖仇般被人摔在地上。墨宗看着陆柏笑笑将两人扶起对李世民道:“世民,没事吧?”

李世民将手里的剑递给墨宗,擦擦额头的水滴笑道:“还好,一帆风顺。”余冠一闻言,看看李世民暗道:“看来水底发生变故的是陈靖仇,这个李世民可不简单。至少心智异常坚定。”

余冠一抚抚自己的长须,笑道:“很好,很好。今次收了两个好徒弟。咱们进去再谈。哈哈!”说罢看了一脸郁闷的陆柏笑道:“师弟,我们的赌约就此作罢。”陆柏闻言道:“真的!”余冠一笑道:“把偌大个门派交到你这浪荡子手上,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说完招呼墨宗三人径自朝内堂走去。

陆柏落在后面,边走边张嘴嘟囔道:“我是浪荡子吗?不像啊。”

拓跋宇奇道:“你还有个大哥?”梁涉喝口酒,伸手擦擦嘴角道:“有大哥有什么奇怪的,不过和他失散了。”拓跋宇将酒坛抢过灌了一口斜望着梁涉道:“怕不是走散了这么简单吧?你和鬼谷是什么关系?”梁涉摇摇头道:“没什么关系,老哥为何这样问?”拓跋宇笑道:“我感受到你身上有鬼谷的气息,我们和鬼谷多少有些渊源,要不也不会随便带你们进谷。”

梁涉学着拓拔宇的语气道:“怕是不止有些渊源这么简单吧。”说完将怀内的‘鬼玉’取出,抛给拓跋宇淡淡道:“可能是和这东西有关吧。”拓跋宇将玉佩拿在手上看了一眼,动容道:“‘鬼王令’难怪,难怪。”梁涉道:“不就是块玉佩么?你不也是送了一块给项老伯?”拓跋宇将‘鬼玉’还给梁涉正色道:“那怎么一样,我给的是普通的玉佩,你这个可是‘鬼王令’,鬼谷的弟子见令如见人。都得听你调遣。你还是收好被心怀不轨的人抢去那就不好了。”梁涉惊道:“不会吧!”

拓跋宇喝口酒凑着梁涉身边诡笑道:“呵呵,看来老弟你走了桃花运呢。想来那老鬼看上你了,要找你当个乘龙快婿呢,我那侄女可是个倾城倾国的绝色。嘿嘿。”梁涉将拓跋宇推开一点,苦笑道:“现在我只想早日找到大哥,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有什么心情去管别的事情。”拓跋宇嘿笑道:“原来你还有别的身世啊,说来听听。”梁涉没好气道:“老哥你还真是好奇心很重呢,现在连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到时候再告诉你吧。”拓跋宇知道梁涉还没有完全相信自己,干笑两声着道:“人年纪大了,自然好奇心就大了点。你的毒我看了,我也没见过。现在的后辈真是厉害。救人的功夫没学到,这这害人的毒药倒是研究的很彻底。”

梁涉闻言一惊,出声问道:“连老哥都没办法,难道我真的没救了?”拓跋宇似是无意往窗口望了一眼,傲然道:“若区区毒都解不了,还能算是神农氏的后裔吗,不过你这毒要借助神农鼎方能解。”

“神农鼎?”

拓跋宇道:“神农鼎在十大神器中是排在最末,虽然是最末,只是别人不知道其用法,当年在先祖手中,‘神农鼎’能使白骨生肌,起死回生。我虽没有先祖那份能力,但区区巨毒,还是难不倒我。”

梁涉换了个姿势坐好后接着问道:“那宇文拓的‘轩辕剑’是十大神器之一吗?”拓跋宇闻言叹道:“我真没想到‘轩辕剑’居然认主了,十大神器就是‘东皇钟’‘盘古斧’‘伏羲琴’‘女娲石’‘崆峒印’‘昊天塔’‘炼妖壶’‘昆仑镜’‘轩辕剑’‘神农鼎’,这十大神器各有各的妙用,‘神农鼎’是治病驱毒的圣物。”

梁涉叹道:“宇文拓有了轩辕之利,难道我终其一生也不能超越宇文拓?”

拓跋宇站起身来嘿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超越宇文拓,虽然宇文拓有了‘轩辕剑’。但是其关键还是看人,一个人的力量才是无穷的。有时候有了神兵利器未必是件好事。”

梁涉疑惑道:“怎么说?”

拓跋宇叹道:“一个人有了好的工具就会用它,时间长了就会依赖它。自身反而没有进展。只要你能不断超越自己,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说的话。”说完径自往厅内走去。

梁涉闻言如遭雷噬般呆立当场!

轩辕剑之天之痕第27集剧情


梁涉听完拓跋宇的一番话,双目精光一闪而逝。拓跋宇或许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不但让日后梁涉对战宇文拓时有了足够信心,更是为梁涉攀登一个又一个武学顶峰奠定了基础。

“梁涉,刚才你和我爹说了些什么?”梁涉被一道清脆的女声吓了一跳,听到那刁蛮的声音就知道是拓跋玉儿这位大小姐,微微睁开双眼看着近在眼前宜嘻宜嗔的脸笑道:“我和老哥他没说什么。”拓跋玉儿跳到梁涉身前指着他鼻子哼道:“以后不许你叫我爹叫大哥。”梁涉笑道:“那叫什么?他叫我老弟,我当然是叫他大哥了。”拓跋玉儿收回玉手跺脚道:“说不许叫就不许。哼!”梁涉看着拓跋玉儿天真的女儿家神态愣了一下笑问道:“为什么不许叫?你总得告诉我理由啊。”

拓跋玉儿从琼鼻里哼了一声气道:“你你这是在占我便宜。”梁涉闻言吓了一跳,站起身来忙道:“我什么时候占你便宜了?话不可乱说啊。”拓跋玉儿逼近一步道:“你叫我爹爹大哥,那我不就要叫你叫你还不是占我便宜。”梁涉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暗道:“原来是这个占便宜。”看着拓跋玉儿生气憋得通红的俏脸笑道:“原来你是不想要我这个便宜的啊叔,那你和你爹各交各的。他叫他的老弟、你叫你的梁大哥,我不就还是你大哥了。”说完哈哈一笑转身抬脚往内厅走去。拓跋玉儿看着梁涉离去的背影吐吐香舌娇声道:“哼,大木头!”

四处古木苍苍,地面一片绿草茵茵。梁涉看着那片茵绿之中的巨大的木坛上,半丈来高的木台上放着一个一人来高古朴的铜鼎,铜鼎上布满了看不懂得铭文。古铜色的鼎身上淡淡的黄晕向周散发出来,梁涉对身旁的拓跋宇道:“这就是神农鼎?”拓跋宇看着古鼎点头道:“恩,这就是先祖炎帝神农氏所用的神农鼎。”叹了口气接着道:“先祖用此鼎昔日炼制百药,正因积聚千年来无数灵药之气,据说能炼出天界诸神亦无法轻得之旷世神药,并隐藏其他神秘之力量。你的毒我也没有见过唯有借助鼎内千百年来聚集的灵气驱除你体内的毒素。”

梁涉道:“借助千百年来的灵气?”拓跋宇接口道:“但是有一定的风险,我没有先祖那份功力启动神农鼎后我也无法控制。因此带你来此,让你自己做决定。”梁涉低头黯然沉思了片刻笑道:“反正我也无药可解,就信老哥一次。我要怎么做?”拓跋宇拍拍梁涉的肩膀赞许道:“有胆色,不愧是我兄弟。你要做的就是进入鼎内,待我启动神农鼎后你就尽力吸取鼎内的灵气。不过可能会因吸取过多的灵气暴体而亡,所以你发觉毒被驱尽后就立即停下。神农鼎每次启动三天后就会自动停下到时你就可以出来。”梁涉点点头表示记住了,接着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拓跋宇想了想道:“今晚先准备一下,明天再来吧。今晚到明早老弟最好别吃东西。”

“什么?梁涉你要进神农鼎。爹你怎么可以把梁大哥当药一般的炼?”拓跋玉儿听说梁涉要以身入鼎后对着拓跋宇不满道。拓跋宇呶呶嘴苦笑着朝梁涉使眼色。梁涉会意对拓跋玉儿说道:“是大哥自己要求进鼎的,跟拓跋老哥不是,是拓跋前辈没关系。再说我不进鼎身上的毒没法解除。”梁涉看到拓跋玉儿不满的眼神赶忙改口叫拓跋宇为前辈并向拖把宇投去个无奈的眼神。

拓跋宇看着自己女儿对梁涉充满爱意的目光,心中暗道:“看来女儿大了终究不是自己的,梁老弟为人不错。要不那老鬼也不会挑上他做女婿,嘿嘿玉儿比起含烟那丫头来也不差。要不把那老鬼的女婿抢来做我女婿,气他一气。”想到这里觉得也不错。忍住笑意开口道:“梁老弟,啊!梁贤侄,你和玉儿去准备明天入鼎的药材。”拓跋宇在腰间的软肉被掐后,改梁涉叫贤侄,并报以苦笑。

拓跋玉儿听到拓跋宇如此安排满心欢喜跑到梁涉身边伸手挽着梁涉的手道:“梁大哥,我们走吧。”谁知石头在一旁听到忙道:“我也去,我力气大可以帮梁涉和师姐忙搬东西。”拓跋玉儿冲石头道:“谁要你搬。”说完拉着梁涉已经出门去了,拖把宇见状摇摇头对站在那石头道:“石头,为师明天就要启动‘神农鼎’为梁涉驱毒,完后可能要闭关三个月时间,今晚就教你入门的基本心法。”说完带石头进入内室。

梁涉对身旁不住忙碌的拓跋玉儿道:“玉儿,你知道用什么药?”拓跋玉儿回首冲梁涉笑道:“当然知道了,从小我就和爹一起炼药。虽然我的武功比不上大师兄,但他医术一定比我不过。”梁涉听完笑道:“那论医术你不就是大师姐了。”拓跋玉儿耸耸琼鼻道:“那是自然的。不过谁让他最大,就让他做大师兄。”梁涉背靠在药架上看着玉儿可爱的模样问道:“你当初怎么会在濮城那呢?还被小流氓欺负。”拓跋玉儿答道:“都怪爹,他不让我出去玩。我就自己悄悄跑出去了谁知道就遇上那几个坏蛋,还好遇到梁大哥你了。”

梁涉笑道:“没我,你也可以打发那几个小混混的。”

“那怎么一样,梁大哥你可比我厉害多了。”拓跋玉儿站起身来,将手上的药材交到梁涉手上道:“好了,梁大哥你拿回去用这些药材沐浴。现在天色还早,我们一起去看小白怎么样?”

梁涉看看外面已经黑下来天色暗道:“天色还早?”但看着拓跋玉儿一脸恳求的神色只有强笑道:“好。”二人走出充满药味的药房,来到院内,看到迎面正走来俩人。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轩辕剑之天之痕第22_23_24集剧情介绍
下一篇:回到三国第18集剧情介绍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戴闰秒 | 王宝强怒骂肇事逃逸者 | 魏晨现任女友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