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人 探秘双性阴阳人的尴尬人生隐私

添加时间:2014-06-16 20:18 人气指数:
内容摘要:男女有别,人类诞生伊始就已经被造物主界定了性别,然而何军、何兵两兄弟却因为各自都兼具了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而陷入生命的尴尬、情感的无奈中。但对正常生活的渴望,让何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努力。20几年过去了,一家人依然执着地跋涉在医治怪病的路上 多难也 变性人 雌雄同体人 双性人生殅器 双性人生殅器真实图 双性 里美尤利娅 扶她

男女有别,人类诞生伊始就已经被造物主界定了性别,然而何军、何兵两“兄弟”却因为各自都兼具了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而陷入生命的尴尬、情感的无奈中。但对“正常”生活的渴望,让何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努力。20几年过去了,一家人依然执着地跋涉在医治怪病的路上……

 

多难也不弃,那是亲亲母亲身上掉下的“肉”

 

1977年6月2日,黑龙江省肇州县新福乡的何金友和肇州县永乐乡的吴艳玲结婚了。1981年4月10日,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随着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吴艳玲终于产下一个婴儿。何金友为妻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脸的疼爱与幸福。可是,当何金友去查看孩子是男还是女时,他马上怔住了:刚刚生产下来的孩子身上长有两个生殖器,靠前的是阴茎,靠后一点的是阴唇。

 

“老天爷!这算男算女啊!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啊!”何金友一下跌坐在地上,泪水滚出眼眶。

 

在场的邻居们纷纷议论起来:“这是二串子,不吉利……” 看着不停掉着眼泪的吴艳玲,经验丰富的接生婆说道:“别要了,把孩子扔掉算了!以后再生一个……”亲友们也纷纷劝说夫妻俩把孩子扔掉。吴艳玲看向丈夫,丈夫看了看她,叹了一口气,低下头一言不发。乡邻们开始包裹婴儿,当一个乡邻抱着婴儿刚要迈出房门,吴艳玲忽然歇斯底里地叫喊道:“不!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好歹都是一条生命,不能扔……”

 

孩子留了下来,吴艳玲觉得孩子更应该是“男孩”,她给“儿子”取名何军,希望孩子长大后能拥有军人一样的男子汉气概。

 

因为何军身体的这种畸病,虽然决定养大他,但他的将来会怎么样,还很难说。吴艳玲和丈夫商量后,决定再生一个孩子。

 

1982年11月13日,在期盼和忐忑中,吴艳玲又生下一个婴儿,但打击再一次降临:这个婴儿也同时有着男性和女性两套性器官。

 

痛苦撕扯着何金友和吴艳玲。这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夫妻不知道为什么灾难会一次又一次地降临到他们头上。痛苦中的夫妻俩把第二个孩子也当作男孩子抚养着,并给这个孩子取名叫何兵。同样是一个阳刚的名字,却浸透着夫妻俩的无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