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名师20年间性侵多位男生 受害者露面作证

添加时间:2013-12-29 12:02 人气指数:
内容摘要:《性侵犯:隐蔽的罪恶》节目文稿 【正文】 记者:我们的采访可以开始了吗? 振浩:可以了。 记者:你确定自己想好了还是露面接受采访? 振浩:是。 记者:你犹豫了一段时间,来考虑到底要不要露面接受采访,你的顾虑主要是什么? 振浩:主要是担心大家会不会 刘嘉玲被绑性侵视频 性侵男生 女老师性侵男生 杨幂被灌醉性侵全图 名师 性侵 性侵门王瑞儿 性侵门

  《性侵犯:隐蔽的罪恶》节目文稿

 

  【正文】

 

  记者:我们的采访可以开始了吗?

 

  振浩:可以了。

 

  记者:你确定自己想好了还是露面接受采访?

 

  振浩:是。

 

  记者:你犹豫了一段时间,来考虑到底要不要露面接受采访,你的顾虑主要是什么?

 

  振浩:主要是担心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原来是受过这样一个侵害的人,会不会对我的个人生活带来一定的干扰。

 

  记者:那为什么最后还是决定要面对镜头来讲这件事情?

 

  振浩:我觉得这件事情的意义超越了个人的影响。

 

  解说词:他叫吴振浩。他要讲述的是一段涉及隐私的特殊往事,这件事曾经带给他许多痛苦和困扰,作为秘密在他心里埋藏了近20年。

 

  事情发生在1994年,那一年他只有15岁,刚刚考入高中,就意外遭到了来自老师的性侵犯。

 

  侵犯振浩的老师叫张大同,是全国闻名的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名师,他辅导的学生曾经7次在国际奥赛上获得金牌。当年不少学生报考华东师大二附中,就是希望能得到他的指导。那时候才15岁的振浩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位受人景仰的名师,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种行为。

 

  记者:有没有想过告诉其他的人,比如说学校、家长。

 

  振浩:尽量想不去告诉别人,因为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让人羞愧的事情,被别人嘲笑,或者不相信都有可能,这样一个阴影,更难去释怀。

 

  解说词:如今再回想当年,振浩觉得,那是生命中最难熬的一段灰色的日子。当时他还不知道,在他的同班同学里就有好几位遭受了同样的侵害,这些少年都和他一样,独自忍受着心理的折磨。直到有一次在宿舍闲聊时,一位男生终于忍不住试探着提及了张大同的行为,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相同的遭遇使他们成为了患难与共的兄弟。他们将这个秘密共同保守了十几年,直到去年,他们中间有7位决定站出来,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张大同当年的行为。举报的发起人怡冬现在生活在美国,他也决定通过网络视频接受采访。

 

  记者:你好。

 

  怡冬:你好。

 

  记者: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这么多年之后去发那样的一条微博?

 

  怡冬:希望大家对这种事情有更高的防范的意识,希望不要(再)有这样的受害人了。

 

  解说词:不要再有这样的受害人,绝不仅仅是怡冬的愿望。从海南万宁校长带小学生开房事件,到江西瑞昌教师性侵多名女生事件;从浙江上虞少女遭继父强奸怀孕,到云南大关官员奸淫女童案;层出不穷的孩子被伤害的新闻,让公众感到震惊愤怒,也深深刺痛了振浩和他的同学们。

 

  振浩:一些家长可能觉得,这个事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我们更能感受到是有可能发生的,因为在我的身上发生过。很难闭着眼睛说,这个事不可能再次发生,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记者:你自己现在已经做爸爸了?

 

  振浩:对,我们中间大部分受害者,都已经是为人父母了,为什么要揭自身的伤疤,就是希望提醒其他的父母,这样的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

 

  记者:虽然说孩子遭受性侵犯的事件,其实时常在发生,但是,一是由于受害者家庭有顾虑,二是由于媒体报道也容易再次伤害他们,所以通过报道为人所知的其实只是其中的极少数。这次,振浩和怡冬这两位曾经的受害者,在成年之后经过理性的考虑,愿意站出来讲述自己的这段往事。他们希望用自己的经历,来给大家一些他们认为重要的提醒。

 

  解说词:振浩和怡冬向我们回忆了当年事情的经过。张大同侵犯学生时用的都是同一套手法,就是邀请学生到家里或者办公室“单独辅导”。学生们都以为这意味着老师的器重,根本想不到这其实是个陷阱。

 

  怡冬:在张大同的家里,他说了他对物理竞赛的理解,训练的计划。

 

  记者:他会先跟你讲别的事情。

 

  怡冬:对。快要结束的时候,他讲到了搞物理竞赛是一个非常艰苦的事情,要有毅力,而且身体要好。他也说到他做过赤脚医生,略通门道,说是看一看我的身体是不是好。然后他拿出一副听诊器,听听心脏,心肺,然后这个时候他要求我站起来,然后让我把裤子脱下来。

 

  记者:我明白了。

 

  怡冬:当时可能是他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尽管觉得非常地吃惊,但是我没有拒绝。是不是老师确实因为医生出身,是不是我想多了,有这样的想法。

 

  记者:现在你成年之后,再去回想,你怎么定性张大同的行为。

 

  怡冬:是属于猥亵。

 

  解说词:虽然张大同的行为没有造成肉体损伤,但受害者成年之后回想,都确定那毫无疑问是严重的性猥亵。也许有人会觉得费解,当时被侵犯的都是十五六岁的男生,应该有了一定的性意识和反抗能力,为什么张大同能一次次得手?

 

  振浩:当时这位老师好像是所谓的权威也好,或者是非常完美也好,当他说他也了解一些医学方面,你的第一反应是说,这也是有可能的。

 

  记者:他的这个身份是会让你们去放松这样的警惕是吗?

 

  振浩:我认为是的。

 

  解说词:张大同受人尊敬信任的名师身份,使得学生们在疑惑和不知所措中遭受了侵害。回顾类似的新闻事件,会发现这并不是偶然现象,大量案件中,作案人都是孩子亲近熟悉的人,有老师、校长,有父母的朋友,有邻居和亲戚,甚至还有一些性侵者就是孩子的父母。北京市房山检察院对本区近三年查办的这一类案件进行了统计,数据令人震惊。

 

  张敏:96%都是熟人作案,都是认识的人。

 

  解说词:张敏是房山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她说,性侵未成年人案件最显着的特点就是熟人作案,从世界范围的统计来看,熟人作案通常占到九成。张敏还感到格外需要提醒公众的是,这类案件其实属于高发案件,在世界各国都是形势严峻的社会问题。一篇综合了几十个国家调查数据的权威报告显示,平均下来,未成年人里有近8%的男生和近20%的女生都遭遇过性侵犯,这个数据恐怕远远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张敏:特别普遍,没有大家想象中的离我们身边那么远,其实是离我们身边特别特别近。

 

  解说词:每当性侵者是老师、邻居、亲人的案件被曝光后,公众常会用“禽兽不如”这样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他们难以理解为什么熟人会对孩子下手。就这个问题,我们请教了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教授。

 

  李玫瑾:精神医学当中,它是专有一个名称的,叫性变态,性变态有很多种类型,恋童癖在人群当中是有一定的比例。当有些职业利于发生这种行为,就很容易出现这样的伤害。

 

  记者:也就是说如果是有这种异常的性癖好的人,他又正好是处在接触孩子的岗位上。

 

  李玫瑾:对,亲戚朋友之间,在邻里之间也经常发生这类的侵害。

 

  解说词:李玫瑾教授说,一定比例性癖好异常的人就存在于人群中,如果回想一下,很多人可能都会想起小时候曾经遇到过性骚扰。如果是陌生人有异常举动,孩子会觉得古怪当即跑开,但如果是熟人,就容易利用便利的条件、孩子的信任,实施严重的性侵犯。当残忍的伤害来自身边信任的人,对于孩子来说,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振浩:那么尊敬的老师,都会做出那么荒谬的事情,那么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记者:你觉得它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人对世界的判断?

 

  振浩:对,你因此对什么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该尊敬,什么不该尊敬会有一个很大的冲击。

 

  解说词:振浩回忆,自己在和同学交流之前,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甚至在困惑羞愧中责怪自己。

 

  振浩:甚至是去说他怎么会找上我的,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他才会找上我。之后当我知道其他人也发生过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种负担的减轻,原来这个事不是只是因为我倒霉,或者说是因为我的原因。

 

  解说词:回忆往事,振浩和怡冬都觉得,能有一群兄弟共同分担实在是种幸运。他们难以想象,如果独自面对创伤的话会怎么样。

 

  怡冬:我难以想象孤独的受害者,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的,心理上面要受到多么大的压力和折磨。心理上是比肉体上的影响更大,肉体上的影响可能是短时间的,但是心理上的创伤是永久的,所以忽略心理上的伤害是不科学,也是不人道。

 

  解说词:龙迪是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就性侵犯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影响做过专门研究,和一些受害的孩子和家庭进行过深度交流。她告诉我们,振浩和怡冬的感受是有普遍性的,很多受害者都会产生自责情绪、不敢对他人倾诉、觉得被世界背叛。

 

  龙迪:背叛对孩子造成很大的创伤,这个是影响他的世界观、价值观。当一个人长大的经历中,如果他不能够感到世界是安全的,不能跟人建立一个信任的关系,他的生活该多么悲惨。

 

  解说词:两年前,一位叫格雷丝的美国姑娘发起了一项活动,她鼓励性侵犯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把侵犯者当时说的话写在纸上,拿在手里拍照发布在网络上,以唤起公众对这类罪恶的警惕。这个活动到现在已经收集到了上千幅受害者的照片,其中不少人是在未成年时遭受性侵犯的。从这些纸上再现的对话里,就能想象受害者当时的恐惧和无助。

 

  龙迪:几乎每一个儿童性侵犯的受害者都会责怪自己的,有的侵犯者会不断跟孩子说是你错了,侵犯者也会跟他们说你不许跟别人讲,告诉别人就会怎么怎么样你的。

 

  解说词:尤其需要警醒的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除了强奸、猥亵,还有些性侵犯行为虽然没有身体接触,例如迫使孩子暴露身体、拍摄裸照,同样会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如果得不到恰当的帮助,创伤有可能持续到成年,甚至影响一生。发起者格雷丝把这个活动命名为《坚不可摧》,对于许多受害者来说,他们站出来直面镜头,也是在相互传递信念和勇气,努力跨越内心的创伤。也有人出于完全可以理解的原因,虽然决定参与,但还是选择了不面对镜头。而振浩和怡冬,从当年的痛苦迷茫,到十几年后决定举报,其实也走过了一条艰难的路程。

 

  解说词:这张照片拍摄于16年前。那年夏天,学校拍摄高中毕业照,这些受过侵害的患难兄弟们特意在一起拍下了一张合影。

 

  怡冬:拍了集体照以后就开始分组,我们这些人就走在了一起,决定要拍一张照。我印象很深的是张大同就站在很近的地方。从我的感受,拍这张照片是一种沉默的反抗吧,我们没有勇气正面反抗,站在一起可以暗示张大同,我们互相之间交流过,我们知道他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振浩:张大同当时在场,他很敏感地问你们这是一个什么群体,当然我们没有回复他。

 

  解说词:当时的张大同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十几年后,正是这张照片中的七个人再一次并肩站出来,实名揭发他的行为。发起这个提议的是怡冬,他遇到的一件事让他感到,自己无法再保持沉默。

 

  怡冬:美国出了一个很大的案子,宾州州立大学的杰瑞桑达斯基的案子,对我自己的触动很大。

 

  解说词:怡冬所说的,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橄榄球队性侵事件。2011年,有人指控球队助理教练桑达斯基多年性侵未成年男孩。随后的调查表明确有其事,还发现球队主教练乔?帕特诺对助理教练的恶行早就知情,却隐瞒不报。这位主教练任教长达46年,战绩辉煌,声望崇高,当地甚至为他塑了铜像。事情曝光后,他一夜之间从公众偶像到身败名裂,大学将他开除,铜像也被拆除。

 

  记者: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只是隐瞒了助手的行为,他会得到这样的一个待遇,这件事情传达给你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信息。

 

  怡冬:作为一个社会,对这件事情是零容忍的一种态度,不光是性侵的犯罪人,不能够容忍这样的人,而且不揭发都会受到道德的谴责。我当时触动很大,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受害者,因为这个我第一次感到,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做了张大同的帮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