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今日头条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民造句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8-13
目录
1、
2、
3、
4、
5、

简介

如果再说“你妈喊你回家吃饭”,显然已然落后于时代了,人们有了“给力”和“浮云”,也有了“我爸是李刚”,你也不用再老“打酱油”、“俯卧撑”了。不过,2010年的热词有了新的特点:多了微博,媒介的平台更即时、更丰富。民间语文由此衍生出了新的方式:它们不囿于单纯的套用现成某个词或某个句子,而是把流行句式进行改造,全民参与造句和作文,并赋予它戏谑的含义,呈现出新的语言景观。

凡客体:全民调戏凡客

从2010年7月开始,一种独特的“文体”在网上疯转。这就是凡客体,即凡客诚品(VANCL)广告文案宣传的文体,该广告意在戏谑主流文化,彰显该品牌的个性形象。其广告代言人韩寒那句文艺范儿的广告词,出乎意外地成了大家群起模仿的对象———“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SHIRT,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

明星黄晓明率先被网友用“凡客体”恶搞,8月1日,他的造型配上其代言口号“爱英语、爱唱歌……我不是神马教主,我把奔驰钥匙掉在地上。我是黄晓明,闹太套(黄晓明的英文发音”notatall“)”,在网络上开始广为传播。很快,这段“爱××,爱××;爱××,也爱××;我不是××,我是××”的句法结构被灵活应用,代言人也被掉包成小沈阳、凤姐、郭德纲、陈冠希、蒋梦婕,甚至章鱼保罗、哆啦A梦等“名人”,连同他们的半身照一道被PS,成为新的凡客体,引得越来越多的网友围观及效仿。各种辛辣点评,各种囧图上传,调侃、批判,令人会心一笑。

“凡客体”的特点在于,容易复制,容易生发喜感。网络热心人士索性上传“凡客体”模板,一场“全民调戏凡客”的活动就这样开始了。有些网友开始把自己和好友PS进去,也上传到论坛或微博上。演变到最后,成了“烦客体”。

微博日记体:戏仿的现实力量

2010年10月27日,新浪微博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微小说大赛”,吸引了众多网友参与。其实,在这个大赛兴起之前,微博上就早已有多个知名作者专门撰写140字以内的微小说了,他们的形式略有相似,都是各种各样的“日记体”。

微小说既不是笑话,也不是段子,短小精干,多以趣味取胜,但读起来容易,写起来难。“微博日记体”往往是借用某个名人或名著的口吻,模仿其生活情境,对社会现实进行讽刺。这种体裁所容纳的内涵大大丰富了传统的段子内容,既有对历史的解读,也有对现实的观照,个别佳作已经接近小说了。网友张发财就出版了一本“微博体”结集《一个都不正经》。

早在2009年,微博上就已经出现专门的原创段子写手,如“囍游记”。2009年11月10日,“囍游记”发表了一条“女王,我三藏,我们已到狮驼国。想你,吻你。勿回短信,徒弟在,不方便”。从这条被称作“偷情短信的范本”的段子开始,“囍游记”的关注度骤然攀升。其后,他的“长老姓唐,甜到忧伤”,“善了个哉的”,都成了名言,经常出现在网友的签名档中。

而原创段子爆红的标志,可能就是微博上日记体的大量涌现。据报道,大概是在2010年4月3日,山西王家岭矿难的第七天,新浪微博“雷锋日记”发表了一条段子:“今天去干休所慰问,听一位老地下党员讲过去的故事。他说,地下工作是高危行业,没高薪,无休假,长期加班,默默无闻潜伏地下,说光荣就光荣了……我心想,靠,地下工作的基本路线居然是坚持一百年不动摇,杯具了”。这条段子迅速被转载300多次,雷锋日记的粉丝也在迅速增加。

差不多同一天,“刘备日记”、“王小波日记”都发表了新的段子。接下来,“鲁迅日记”、“胡适日记”、“潘金莲日记”等纷纷创作了一系列模仿名人或经典作品的“戏仿”段子,来表达对时事新闻、现实社会的看法。

语词专家黄集伟表示,“戏仿是一种表达爱憎、怒怨等各种情绪的方法,提升了内涵的丰富性。”他总结道“中国网友的智慧太伟大了”。

其实,这种民间智慧的体现可谓是无所不在。比如,去年有一首网络歌曲《爱情买卖》红遍大江南北,泛滥成灾,被誉为“神曲”,歌词无聊,旋律简单;很快,它的恶搞系列就出来了,有“偷菜版”、“青楼梦版”、“古词牌版”,填上新的歌词,甚至重新演唱,走红于网络。

而伪仓央嘉措的情诗《见与不见》,因为电影《非诚勿扰2》再度走红,“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也成了万能句式,被套用在嫁人、写稿、炒股、考试上。

最有参与感的是,年底鲁迅文学奖获奖结果出来之后,官员诗人车延高赫然在列,因其《徐帆》等诗歌写得极其直白,被网友讥为“羊羔体”。一时之间,戏仿“徐帆的漂亮是女人的漂亮”的新诗比比皆是,“羊羔体”也代替“梨花体”,成为人人都能写的诗。网友用这种恶搞方式来表达对“羊羔体”、对鲁奖的不满。

“李刚体”:荒谬和无奈的是现实

2010年下半年还出现了一波新的全民造句的运动,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我爸是李刚”。10月16日晚,在一起发生在河北保定的交通事故中,肇事的官二代高喊:“我爸是李刚!”网友分析出其语气中带有威胁意味,舆情大哗,迅速成为网络和媒体热议的焦点,“李刚”这个普通的名字,也成为恃权而骄的权贵的特定形象。

这个事件再次冲击了人们对社会不公的认知底线,但可供谈论或渲泄的空间并不多。就在事件发生后没过几天,“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很快成了网络上的热门句式,被拿来造句,甚至自发地演变成论坛和微博中流行的造句大赛,比如:窗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爸爸,是李刚;试问卷帘人,却道我爸是李刚;日日思君不见君,我爸是李刚;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我爸是李刚;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我爸是李刚;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我爸是李刚……

这句话,成了比年初的“一枝红杏出墙来”还要万能的下联,被用来接在各种各样的诗句与歌词后面。而它的非常规使用,也迅速把一个平凡的句子推到极为荒谬的境地,委婉地表达出对权贵横行的无奈与荒唐。

随着“我爸是李刚”的快速走红,它跳出了单纯的网络生态,走进了现实。比如,河北保定交通局就在路牌上写上:“朋友开慢点,你爸不是李刚!”甚至还演变出一个新的成语:“恨爹不成刚”。

不过,也正因为其适用范围的扩大,流传过于宽泛,其批判意义也渐渐弱化,慢慢变成调侃、自嘲、油滑,大家关注的焦点被转移了。这也是多数新闻热词的命运:诞生-疯传-广泛使用-语义改变-失去生命力-新的热词出现了。

类似的句式还有“QQ体”———“一个艰难的决定”。2010年11月3日晚间,腾讯公司发表了“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称作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在当晚,就有网民开始模仿腾讯公开信改写“QQ体”,其中最经典台词“我们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被套用在各大知名公司上,同样都是申明了大公司的绝对垄断权,封杀消费者的选择权,其荒唐之处,令人啼笑皆非。

全民造句句式

从围观到排队形,中国网友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凑热闹,有了一个固定的语法,创造也变得没有门槛。热门文化作品、新闻事件中冒出的“造句模板”,更让这样的创作有了“赶时髦”的乐趣,这种“集体造句症”现象的确有跟风、凑热闹的成分在,但是极具想像力与震撼力。比起死气沉沉、一言堂,众声喧哗是一种进步。

给力和浮云听上去已经俗套,QQ和360都实现兼容了,“艰难的决定”看着有点没劲,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扫地老太太”和“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网络语法更新换代得如此迅速,在微博、各大论坛和QQ聊天群上,网民乐此不疲地转发或发布新的造句。这样的人人“造句运动”现象也造成了集体“造句症”这一现实。

面对生存现实,用旧瓶装新酒式的修辞方法发表观点宣明态度是最为便捷与迅速的。在这样的“集体创作”中,依葫芦画瓢的成分多,并没有多少真正的创造,甚至有人觉得这是自己不能表达才会喜欢借用别人的表达来凑热闹。

集体“造句症”这种网络文化现象里,的确有跟风、凑热闹的成分在,但是比起死气沉沉、一言堂、沉默无声而言,众声喧哗是一种进步。利用现成句式或句段模板装入新的慨叹、绝望、反讽或揶揄已成为网络语文惯性,但在众生喧哗中,在旧瓶装新酒的修辞造句中,毕竟有极具想像力极具震撼力的表达与宣泄。

至于那些跟风玩耍凑热闹的语文,网络本身也会自行纠错或淹没,不用十分担心。此外,再好的模板也需要有好的内容和语文表达去充填,如果有,模板就会流行很久。

葛优体

《让子弹飞》里网络人气最旺的角色,应该是葛优扮演的汤师爷。师爷梳着一头越狱兔的发型,拿着喇叭高呼:“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

葛优的演绎让这段台词活灵活现,后续创作当然跟进。考试、加班、3Q大战,困扰着网友们的问题全部都被“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的故事概括成了血泪史。

造句示范

“加班,任何时候都要取消!不取消不行,你们想想,你下了班回了家,跟着男女朋友,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告诉你要加班了……悲剧啊!所以没有加班的日子才是好日子!”——给即将双休日的筒子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走四方!考试,任何时候都要取消!不取消不行。你们想想,你回了家,跟着同学,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告诉你挂科了……所以没有考试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据说,企鹅乡长讲话是这样的:你想想,你上了网,挂着Q,泡着MM还唱着歌,突然就告诉你不能登Q了……所以没有360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见与不见体

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2》,最火的也许是李香山早慧的女儿念出的诗句:“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原诗的确动人,句式特征也很明显,模仿起来还有一种“学文艺”的感觉,在电影上映之后,一样让网友创作欲高涨。

造句示范

你嫁,或者不嫁人,你妈总在那里,忽悲忽喜;你剩,或者不剩下,青春总在那里,不来只去;你挑,或者不挑剔,货就那么几个,不增只减;你认,或者不认命,爱情总得忘记,不舍也弃;来剩男的怀里,或者,让剩男住进你心里;相视,无语。

你病,或者不病倒,老板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休,或者不休假,工作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拼,或者不拼命,工资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辞,或者不辞职,地球还是会转,不歇不停;让我中500万,或者,让我傍个大款,扯淡,蛋疼,淡定,悲催!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然后叙述一段自己的行为特征,《让子弹飞》里几个麻匪向姜文坦白的台词,也被网友相中用来编段子,这个句式还特别适合抖内幕和包袱。“我们爱讲冷笑话”就分享了一个关于作弊的复杂故事:“——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抄人答案,我喜欢被抄。——大哥你是了解我的,以我的习惯,万事不求人,挂了也不抄人家的。——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抄,不会有人活着去告老师。——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老五虽然读书时间最长,我……我至今,俗称挂科男。”

造句示范

刘翔版: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对形象建设丝毫不放松,坚持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工作生活,目前微博粉丝数已超越Ladygaga,成为世界第一。

丹丹体

2011年1月17日晚上,宋丹丹在微博上向潘石屹发问,“特想让潘石屹‘关注’我,好有机会给他发个‘私信’问他个问题:长安街南边那么好的位置,你盖了那么一大片难看极了的廉价楼(建外soho),把北京的景色毁得够呛,你后悔吗今天?求你了,不带这样的!”2011年1月18日凌晨2点,著名演员宋丹丹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一个博文:“我老公不让我说了,他说别太得罪人,可我真忍不住。潘总,我就是个演员没多少钱,我请你喝拉菲,别再盖楼了,真的,求你了!”这条博文引发网友围观造句。

造句示范

感冒,我就是个喉咙痛的孩子,没多少钱,我请你快走,别再纠缠没钱买药的。

鸡排,我就是个胖子,没多少忍耐力,我请你行行好,别再乱诱惑我了,真的,求你了!

高洪波,我就是个爷儿们,没多少钱,我请你走吧,别再教国足了,真的,求你了。

×导,我就是个观众,没有重新学习历史的想法,我请你吃盒饭,你别再糟蹋名著了,真的,求你了。

让××飞

姜文气定神闲地说“让子弹飞一会儿”,迷倒了万千少女,也启发了网友。网友“作业本”用这个来说朝韩局势:“1、美国说:快让他们子弹飞!2、日本说:让他们子弹双双飞!3、朝鲜说:我们的子弹一定要飞!4、韩国说:子弹不是你想飞就能飞!”而网友“说好的麦兜”则拿此句式说了老百姓的记账本:“开车的人最怕紧急上映《让油价飞》,此前《让房价飞》、《让物价飞》一直热播也牵动人心,至于什么时候筹备《让股价飞》,制片方表示目前还没有时间表,《让工资飞》也暂无开拍计划。”更夸张的是,“让××飞”还成了一种起网名的新格式,新浪微博上一夜之间冒出了让灰机飞一会儿、让超哥飞一会儿等多个ID,这些“子弹党”还发了微博,号召更多的“让××飞”网友前来报到。

造句示范

阿德尔曼问:“肖恩,三分球投不进了?”巴蒂尔:“让篮球飞一会儿!”

冯小刚说:让姜文飞一会儿……我随后到。(未经证实)

私家车主说:在这个还没有油价上涨的夜晚……让私家车再飞一会儿……

万能的扫地老太太

老太太的缘起是在去年的最后一天。2010年12月31日,知名网友和菜头在饭否上发表了一条微博:据说在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程序员的身边,扫一眼屏幕上的代码,会低声提醒对方说:小心,栈溢出了。1月3日,这条微博由新浪微博网友“程序员幽默”转发后,“扫地老太太”造句在微博上横空崛起,迅速爬上了微博话题榜,成为2011网络第一“红人”。

造句示范

据说在每一个火车站里,都有一个扫地的老太太。很偶然地,当她经过一个排着长队等买票的旅客的身边,扫一眼他脸上那焦急的表情,会低声提醒对方说: “我这里有黄牛票,要不要?”

实用价值

这种仿造的形式曾被鲁迅称为“活剥”,是他多次使用过的方法。拟古打油诗《我的失恋》,还有夹在杂文中的《吊卢骚》《吊大学生》,均属此类。这种形式有着与生俱来的幽默味道,这如同表演艺术或现实生活中,模仿某人声口,会在不经意间化庄为谐,很自然地就包含着调侃的因素,至少较某人自身原版的声口别有一番情味。可谓精彩就在模仿中。

其实,所有造句原始模板的表达相当有特色,“你妈喊你吃饭”的家常幽默,“我爸是李刚”的纨绔横蛮,“刚刚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的正式郑重,可谓各有千秋,都为各自的翻版提供了极佳的创造空间。而从凡客体初始文本韩寒代言的T恤广告看,无异是一份韩寒的“说明书”:“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29块的T-SHIIRT……”简明扼要,把韩寒的“基本性质”概括无遗了,而把所推商品顺势嵌入其中,波澜不惊。“是……不是”“爱……不爱……”的格式,看似朴实无华,其实极富表现力,尤其适宜于不动声色间臧否人事物。羊羔体虽然被攻击为口水诗,贬得一无是处,然我认为,它的原版该不该得鲁迅文学奖姑且不论,但它的“零度抒情”和回车键诗行,却不妨在诗歌园地聊备一格。仿羊羔体抨击羊羔体,十分犀利,便是羊羔体并非一无价值的证明。而宋丹丹对潘石屹则绝对体现了一个优秀演员的表演才能:“潘总:我就是个演员没多少钱,我请你喝拉菲,别盖楼了,真的,求你了!”向人发难而故作情辞恳切状,那种过瘾感极易激发模仿欲。

模仿并未扼杀创意追求,所有的造句几乎无一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尽力往极致处造。比如,就制裁用户的移情别恋“刚刚做了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就有“将自动转化成新闻联播”“将自动释放艾滋病毒”“将自动引爆加油站”等各版的权力和魔力复合的想象力,对行业垄断和倾轧极尽嘲讽,入木三分。“爱5毛一瓣的铁岭大蒜,也爱20一杯的卡布其诺,更爱15一顶的藏青鸭舌帽”,概括赵本山,如同简笔画;“我有许多希望,现在最大的希望让方舟子去死”,心理描写唐骏,可谓诛心之论;“不能倒带人生,只盼饮酒思源”,“不想当皇帝的,都是没有实力的”,“我不是什么省优部优,我是葛优”,各有精辟各有独到。

全民造句,以戏谑、调侃、娱乐、消解主流为其特色,但其真正价值则更在于实用,在于它能恰到好处地传递信息、交流思想、表达情感,在于它为大众的意志表达提供了一种有效的形式,在于它具有美感的工具性。我们不时欣慰地看到,句为实用而造。大学生寒假回家,寝室猫咪无人照顾,于是以凡客体网上“托孤”介绍该猫:“爱火腿,爱吃鱼,不爱吃鸡;爱睡觉,爱啃书,不爱识字;海拔不足一尺,吨位可以不计……”寥寥数语,调皮的孤猫凸现网上,让人觉得无处不可怜。嘉定“公安微博”以丹丹体告诫市民远离酒驾:“开车的朋友,我就是个老百姓,没有多少钱,我请你喝茶喝咖啡,别再喝酒了,真的,求你了!”这里是反宋丹丹之意而用之,是真正的情辞恳切而不是恳切状。

或许因了全民造句的普及底蕴,我们随处可以发现普通人说出的警言妙句。这里不能不提的是,用脚弹钢琴的达人刘伟也是造句达人:“我觉得我的人生中只有两条路,要么赶紧死,要么精彩地活着。没有人规定,钢琴一定要用手弹。” 此句妙在他淡定地钻了一下不言而喻的弹琴规则的空子,其底气则是他已以苦功改写了规则。脚踏实地文质兼美的励志句,全民造句运动不可遗珠此块模板。

各方评论

“我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准备今后在神和神经病之间随时切换。够给力吧?羡慕嫉妒恨吧?谁让我爸是李刚呢!其实神马都是浮云,你懂的!”——这是我上初中的外甥群发的一则短信,如果你不“凹凸”,一定能心领神会这其中蕴含的巨大的信息量,没错,就是2010年红得发紫的几大网络用词。

因为网络,一不留神掀起了文艺复兴第二波,全民造句时代就这么华丽丽地来临了。

我年届古稀的老妈最愤慨的是“我爸是李刚”的段子,老太太手指网页义愤填膺地说人肉,绝对要人肉,要让这作孽的父子一起作深刻检讨。回过头来教导我们:“做人要靠谱,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千万不要让千夫指证‘我爸是李刚',悲催呀!”

我自己写博客,情不自禁会用上“你懂的”三字,把它当默契的金句与博友们互动。至于博友们,动辄以QQ体作决定已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游戏。今天她说“我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淘宝花血本败了一条LEE牌牛仔”;改日他写“眼疾,需戒网三日,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他日再叙“油价又涨了,我不得不做出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上班改走路吧。”

平常爱冲浪,不每日上网浏览就若有所失。浏览的结果是八卦出原来名人(包括明星们)都是网络热词的第一拥趸,热闹时一阵一阵像抽风一样专攻一个词造句。比如2010年第一猛词“羡慕嫉妒恨”,相亲节目《非诚勿扰》有一期起码重复了N遍,特别是女嘉宾们更是当山歌唱了。还有2010年最红用词第一名“神马都是浮云”,“郭芙蓉”征用了,天后王菲征用了,广大网民更是千遍万遍征用了。

如果让语文老师来评判,一定会很茫然。比如一个不知所云的“给力”一词,要语法不合语法,前后语境更是不通,但是,它居然登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并且划时代地走出了国门。网络热词,就是这么不可思议,这么不按牌理出牌。

这里,我想起了娱乐圈中被广泛引用的一金句“一刹那的光辉不代表永恒”,所以艺人们普遍存在共识——当红时不要退到后面。

存在总有存在的理由,比如这些正当红的受人们极大关注的热词,至少要像烟花,热热闹闹一场,幸不辱使命。然后,可想而知会一个接一个地失踪、忘却,被消化在2011的年轮之后,迎接新一轮的热词滚动诞生。

全民造句时代

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在语文课上学习运用词语造句。如今“造句”重新火了起来,并在网络上被赋予了新的内涵。请看看下面两个句型——“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五个字:‘我爸是李刚’”;“并不是每一瓶营养丰盛的好奶都叫特仑苏,并不是每一个天天流泪的演员都叫孟姜女,今天你泪流满面了吗”……如果你对这样的句子不熟悉的话,你就“OUT”了。继前几日“我爸是李刚”之后,因为河南省剧协主席李树建在见省委书记时,表示“泪流满面”,再次在网络引发词语的狂欢。

对此,著名作家、词语收藏人黄集伟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造句时代已经来临。造句这种文化形式,正经由互联网,丰富了人们的想象力,提高了个体表达的可能性。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厦门大学副教授戴小力则认为,“造句”演变成一种社会现象是公众一种情绪宣泄,没有坏处,但由于不具备规范,很容易伤己伤人,演变成网络软暴力。

“造句大赛”帖层出不穷

“亲爱的朋友,请你开慢一点,因为你爸不是李刚”,这是记者昨日在一辆挂着“实习”的轿车后挡风玻璃上看到的。而像这样的句子,在网络上已经呈“泛滥”之势。

登录天涯、猫扑等各大论坛、网站发现,“造句大赛”帖层出不穷,内容基本都是要求以最近的热门词汇造句。初步统计,就“我爸是李刚”的相关造句,几个大论坛累加就超过30万条,而前日刚走红的“泪流满面”,相关造句也已经有几万条。

搜索发现,虽然无法确切证实网络造句运动开始的时间,但这两年,对热点事件、热门人物、热门词汇等进行造句,在网络上一直都被坚持着。比如去年最红的“被”字,不少网友在造句的时候,还特别用颜色、改换字体或特别标识来说明,至今仍然为大众所“喜闻乐见”。

造句为时代留下“文化标志”

在“我爸是李刚”、“泪流满面”出来后,黄集伟就先后将这两个词收藏进了他的博客。而对于这两个词的造句,黄集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更是张口就来,“造句时代带来的‘吐槽’现象,才是语文想象力的重要表现”。

在黄集伟看来,传统理解中的造句,就是小学必须掌握的语文技巧。而在非网络时代,想表达一条新“造句”,必须找人、有聚会才能传播出去,直接抑制了人们想象力和表达的可能。语文是中国人生活最重要的介质,优秀的语文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真情实感,二是有相应的技巧和语文表达经验,“目前走红的各种网络造句,恰好满足了这两个条件。造句时代的来临,对语文发展无疑是一个契机。其独特的创造性、创意性、文学性值得文学家和语言学家研究。”

中国文字学会常务理事、陕师大文学院教授党怀兴则认为,造句运动的走红,是草根文化、民众智慧的集中体现,不过从长远来看,“造句时代”不会久远,因为这些造句更多是一种戏仿,生命力有限,随着相关事件慢慢淡去,这些造句也会被湮没,“不过,导致造句的词汇,因为其在社会发展中的代表性,将被收入史册,成为一个时代文化标志,长远流传下去”。

黄集伟还认为,无聊是人与生俱来的情感状态,这种状态往往可以被“我爸是李刚”等词、事件激发,从这个角度而言,“造句”还不能算文学运动,而是一种社会性大于文学性的全民娱乐事件。

“造句”很正常,但不能过度

在戴小力看来,“造句”更重要的作用在于表达,但需要警惕的是,由于这种表达属于情绪宣泄,没有一个规范制约,把握不好,容易演变成网络软暴力。

戴小力表示,“造句”时代到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因为社会存在太多不公正,让明明知道不公,却又无能为力的草根阶层产生了“挫折感”。面对“挫折感”,在心理高度压抑的时候,老百姓必须要有一个宣泄渠道。而对更多人来说,网络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平台,就算“造句”不能改变现实,至少将“不满”传递出去,“不管‘造句’是否具备文采,是否会被广泛传播,这种方式没有坏处是肯定的”。

不过,戴小力也指出,因为没有规范,情绪宣泄一般都是非理性的,容易越界,会从个人情绪发泄演变成对别人的伤害。“某些造句,嘲弄、讽刺都能理解,但对当事人的人身攻击也不少。”戴小力表示,在全民娱乐时代,娱乐可以,但娱乐也要有个度,任何“造句”都不能突破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一旦演变成网络暴力,从而带来更强的管制,对每一个参与的人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本报记者 吴成贵

缘起造句运动的走红,是草根文化、民众智慧的集中体现价值造句时代的来临,对语文发展无疑是一个契机归类还不能算文学运动,而是一种社会性大于文学性的全民娱乐事件警惕这种表达属于情绪宣泄,没有一个规范制约,容易演变成网络软暴力 。

上一篇:科研拆迁
下一篇:基因鉴定技术
热门频道

白素云1-14 | 应采儿事件 | 金朴俊整容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