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今日头条 > 热点新闻 > 正文

绑架撕票表妹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27
目录
1、
2、
3、
4、
5、

绑架撕票表妹

绑架撕票表妹

绑架撕票表妹,22岁的马彦鹏绑架15岁的表妹,撕票后向舅妈索要50万元赎金未逞,将表妹的尸体扔进化粪池。昨天下午,马彦鹏因涉嫌绑架罪在市二中院受审。他当庭认罪,称女友做人流后没钱想到绑架,最合适的目标便是表妹。死者家属放弃民事索赔,只要求马彦鹏偿命。

自述案情

表妹岁数小容易得手

马彦鹏1992年4月出生,是黑龙江省木兰县人,初中文化。马彦鹏的母亲和被害人小红(化名)的父亲是亲姐弟。而马彦鹏的姥姥则是小红的奶奶。案发时,小红年仅15岁,读初三。

昨天,涉嫌绑架罪的马彦鹏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审。检方指控他绑架并杀害小红,随后向小红的亲属索要50万元。未能得逞后,将小红的尸体抛至一处公共卫生间化粪池内。马彦鹏承认指控属实。

马彦鹏称,自己在去年4月左右来京,在一家烤鸭店打工时,与一名已婚女服务员谈起恋爱,案发前暂住在丰台区南苑乡。去年11月底,女友发现怀孕,随后在马彦鹏陪同下做人流手术,花费2000多元,之后身无分无,便萌生绑架他人勒索钱财的想法。

“我其实想要这个孩子,但是我没有经济能力,感觉自己挺无能的。另外我想给我父亲买一辆车,这是我最大的心愿。”马彦鹏说,去年12月7日,他产生了绑架表妹的想法,“表妹家里做服装生意,比较有钱。表妹小,又是女的,好得手。”

被害人想跑惨遭撕票

去年12月8日中午,马彦鹏给表妹打电话,“我骗她说给我姥姥买了一些水果,让她来取。”

马彦鹏说,小红到后,他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家常,之后表妹要走,他顺手将沙发上的胶带拿出来,缠住表妹的双手和双脚。

“她一直劝我不要做傻事,我开始都放弃了绑架的想法,将胶带解开。”马彦鹏说,表妹想要回自己的手机,他没给,“我担心她离开后报警或和亲属说”。

马彦鹏对小红说,用毛巾和胶带堵住她的嘴,拍完照片就放行。小红配合了,在拍完照片后,小红被松绑。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别人说话的声音,小红突然要往外跑,同时呼救。马彦鹏上前用手和毛巾捂住小红的嘴……马彦鹏辩解称,曾抢救过表妹。

事后,马彦鹏外出买用来装尸体的编织袋,“回去以后因为害怕,没敢动手”。他称想过报警,“但一想到深牢大狱,就没有了勇气。”

觉得事儿闹大了抛尸

马彦鹏用小红的手机卡给舅妈发短信,内容为,“你女儿在我手上,想要回你女儿,50万。我是为钱,别逼我做什么傻事。你要是报警,或者让其他人知道,别想再看见你女儿。”

小红的母亲证言显示,她当时回复,“你要钱可以,我要看我女儿是不是安全。”结果对方回复,“别和我废话,记住我说的,要报警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吧。”并给她发来照片,其中显示小红的嘴被白色毛巾捂着。

小红的班主任从小红母亲处得知此事后立即报警。

反反复复,马彦鹏觉得事情弄大了,没有想得那么简单,就打算放弃要钱。他关掉表妹的手机不再和舅妈联系。怕女友晚上回来看到尸体,马彦鹏将表妹的尸体背出去,抛弃在附近公共卫生间的化粪池内。

警方通过查看附近监控录像锁定马彦鹏。次日,马彦鹏在暂住地被抓。

庭审实录

案件性质恶劣检方建议从重

公诉人:案发之前,你和被害人以及被害人的家属之间,有什么矛盾吗?

马彦鹏:没有。

公诉人:那你为什么要把你表妹作为绑架对象?

马彦鹏:因为我不认识其他人。

公诉人:当时为什么要用手和毛巾闷堵被害人口鼻?

马彦鹏:怕她的喊声被别人听见。

公诉人:当时考虑过这么做有什么后果吗?

马彦鹏:没有。

公诉人:考虑没考虑你和表妹之间的关系?

马彦鹏:一时冲动,没有考虑那么多。

公诉人:你想没想过,为什么你给她打电话说给姥姥拿水果,她就立刻到你家里去?

马彦鹏:想过,因为我是她亲哥哥。

公诉人认为,马彦鹏利用亲属关系、利用表妹对自己的信任实施犯罪,性质特别恶劣。马彦鹏没有主动投案的情节,没有揭发检举等立功情节,被害人为未成年人,建议对马彦鹏酌情予以从重处罚。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现场

家属在法庭外追打

庭审定于昨天下午2时许开始,记者下午1点15分到法院门口时,看见一群人在追逐几个人打骂,他们就是此案的被害人家属及被告人家属。1点45分,双方被领进法庭时,被告人家属中的一名女子脸部通红,不停哭泣。

法院为了维护庭审秩序,特意将双方隔开,让被害人家属坐在旁听席第三排,被告人家属坐第五排,第四排坐着几名法警。开庭前,被害人家属比较激动,一名男子高喊:“维护法律尊严!杀人偿命!”

法官一再嘱咐家属要克制情绪。“既然到了法院,咱们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保证法庭程序正常进行。”家属经劝说后情绪变得相对稳定。

1点55分,庭审开始,穿着号服的马彦鹏被法警带进法庭,他看上去很消瘦,走路时将头深埋,站到被告人席才站直了身体。

两米远外,被害人父亲刘先生脱下一件黑色短袖,露出里面的白色短袖,上面写着四个黑色大字“血债血偿”。刘先生拍着胸脯对马彦鹏说:“你看看,这是你应有的下场,知不知道!”马彦鹏低头不敢看。经过法官劝说,刘先生将黑色短袖又穿上。

辩护人发言被辱骂

在法庭辩论阶段,轮到马彦鹏的辩护律师发言时,还没等他说话,小红的父亲就先说:“要以事实为准啊。”

辩护律师表示对绑架罪没有异议,但认为马彦鹏有从轻情节。“被告人表述,他不具有杀害被害人的直接故意……一开始只是想找舅舅要钱。”

被害人家属听到这里,起身辱骂律师。法官赶紧劝说:“被告人有辩护的权利,法庭会综合考虑控辩双方的意见。”

家属的骂声停止后,辩护律师继续发言,虽然他提出对家属的情绪表示理解,希望被害人家属理解法庭的程序。但当他刚说出“被告人发现被害人呼吸微弱后,将其抱到床上施救。”被害人家属又高声抗议。

辩护律师最终断断续续发表完自己的意见,希望法院考虑马彦鹏是初犯、偶犯,给其悔过自新的机会。

家属态度

不要钱只要他偿命

小红的父母没有提出刑事附带民事索赔,孩子的父亲刘先生说:“我不要他一分钱,我就要他偿命。”

昨天,小红的母亲没有到庭。刘先生表示,马彦鹏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姐姐,在几年前自杀。这些年,他一直对马彦鹏很照顾,过年回家给他买礼物。马彦鹏来北京,他让马彦鹏免费吃住,给其找工作,没想到马彦鹏最后恩将仇报。刘先生说,家里还有一个孩子,他的妻子在女儿遇害后整日以泪洗面,非常痛苦。

刘先生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认为,马彦鹏当庭陈述避重就轻,并指出马彦鹏是有预谋的,其在警方讯问时4次供述称是在案发当天买的胶带,想捆住表妹,但当庭却说没有准备作案工具;马彦鹏多次供述称当时用毛巾捂住表妹的口鼻,用力按了20分钟左右,但当庭改口说两三分钟。

马彦鹏说:“妹妹的死让我心里很难受,我一直无法原谅自己,所以被抓后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一些。”

一名超市店主的证言证实,马彦鹏就是在去年12月8日案发当天到店里买的胶带。

在最后陈述时,马彦鹏哭了。他说,自己和表妹关系一直很好,只因自己年轻气盛,一时冲动,失手杀害了妹妹,“我知道妹妹的离去给我舅舅、舅妈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如果我的死能换回妹妹的命,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对不起。”

被害人家属不接受道歉,在马彦鹏被带出法庭时,他们一直在喊:“杀人偿命!”

上一篇:准新娘猝死
下一篇:弃港大复读状元
热门频道

清朝公主等级 | 樱庭奈奈美 | 首例h7n9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