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80分类目录网 > 今日头条 > 热点新闻 > 正文

独刺剧情分集介绍

来源:80分类目录 点击: 时间:2014-06-05
电视剧独刺剧情分集介绍

  第1集

  阿福报告在荼馆发现两个共产党,林队长带人去抓两个人。到了荼馆就立即引起了两个共产党的注意。他们立刻就跑开了。林队长带人去抓,其中一个被林队长打伤了腿。剩下一个在追捕中被林队长开枪打死了。 站长找到林队长和他谈了关于追捕共产党的事。最后临别的时候站长问他有没有关于他父母的消息。林队长说都失散这么多年了想找很不容易的。宋怀珍来到一个客栈,秘密和党组织交接,并给她交代了这次她要完成的任务。主要是打入国民党内部。主要的目的就是查出内奸。

  林队长一直在暗中寻找着他的母亲,可是手下拿过来的相片每一张都不像。他也也没有放弃,叫他们继续找。林队长在回到家中,感觉后背有一把枪。到最后才发现是蓝蓝。原来是他的未婚妻。蓝蓝这次来就是问他为什么我们订婚到现在还不结婚。林队长告诉蓝蓝我要找到他的母亲和弟弟并告诉她从他进她们家门独刺剧情介绍 第一天就喜欢上她了。在他的心中,只有她一个人。

  在牢中,阿德在拷问抓来的一个共产党,可是怎么打都不招。这时林队长来了,林队长进去拷问,没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出来了并告诉两个手下里面的已尼招了。在路中,宋老太太和蓝蓝碰到一起了。老太太的鸡蛋全碎了。蓝蓝叫老太太赔他鞋。老太太说她是哪家的姑娘呀这么没有教养。蓝蓝听着很生气。

  不过在仆人的劝告下离开了。 国民党根据牢中人招供的地来抓人。林队长来到牢中审问抓来的人。可是在查讯中胸口有点难受。这时在另一间牢里宋老太太被抓进来了。林队长来审老太太,老太太告诉他们她就是卖鸡蛋的。这时王新民来了,林队长让他别下那么重手。

  第2集

  林队长回到家中就有种莫名的感觉,看到老太太就有种亲切感。同时,在牢中的宋怀珍也有这种感觉。蓝蓝叫他去家中吃饭,林队长推迟了。因为他在查老太太的底细。林处长自己审问不出来,可是不想把功劳让给林队长。他就想把这几个杀了。这样就不会把功劳让给他人了。他向上面递了文件,要枪毙他们。上面同意了,签了字。回到办公室的林处长在纸上把宋怀珍的名字加了上去。

  在牢中的宋怀珍想起了儿子的过去。想起了儿子因为打架被他爸爸打,她护着自己儿子的情形。林队长和手下喝酒并谈论起宋怀珍,因为他已经觉得她就是她的妈妈了。可是经他的手下越分析越乱。这时,蓝蓝过来了。拿了一件衣服给他并叫他试一试。林队长说你定的一定合身。最后蓝蓝一气咬了他一口并跑了。就在这时林队长回忆起小时候他咬过母亲一口并留下疤,他急忙去局里,可是没有进去。

  清早宋怀珍被压上了车准备枪决。林队长手下急忙通知他,党通局早上要枪决一批人怕里面有宋怀珍。他跑到局里去质问为什么他要的人被送上弄场。局长说名单上没有老太太的名字,如果有肯定是处长自己加上去的。林队长急忙带人去刑场。林队长在刑场上把宋怀珍给追了回来,并知道了宋怀珍是他的母亲。林队长在熊局长那里把宋玉珍给要了过去。在牢中他们母子相认了。可是在刑场上有一个共产党因为害怕死招供了。招供的人怀疑老太太就是他们共党。就在林队长要离开的时候,王新民不让他带走老太太又把他抓回到牢里。

  林队长开始找到蓝蓝的爸爸,并告诉他他找到了她的妈妈。要怎么才能救出来。蓝蓝的爸爸告诉林队长,想办法让秦淮开说的话不可信,与此同时,共产党方面也是这种情况,发动各种关系叫秦淮开说不了话。蓝蓝去局里想看看林效成的母亲,可是当她走到牢窗口向里看的时候,发现就是前几天他在街上碰到的老太太还和他吵了起来。

  回到家中蓝蓝更新心急死了,找到他的好朋友可心。她说世上的事可真是巧呀。还没认婆婆呢就把她给得罪了。可心叫她快点补救呀。蓝蓝乱的很问他怎么补呀。牢里有人给秦淮开送吃的,并转告他不要乱咬人,如果乱咬人组织是不会放过他的。林队长也找来秦淮开的儿子让他给秦写信,写上爸爸我想你。秦淮开看到信以后很是心急。问他信是谁写的。送信的人告诉他只有疯人说的话才不可信。王新民看到这种情况觉得他是装疯,让他的手下拿盆狗屎来

  第3集

  王新民拿来狗屎给秦淮开吃,秦淮开拿着狗屎就开始吃了起来。王新民把事情报告给熊局长。可是王新民不死心,想继续逼问秦淮开的老婆。熊局长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同意。尉司令打电话给熊局长让他晚上去家里吃饭。林队长在楼下碰到王新民,让他注意点自己的行为。王新民来到牢里想让梅梅指认宋老太太就是新来的党委副书记。可是梅梅没有招认。王新民想用死来吓她。可是对于梅梅说她进来就没想着要活着出去。

  熊局长来到尉司令吃饭,尉司令把要放宋老太太的事和他说了。熊局长到最后也没有办法推迟只好应承了。王新民还是不死心,想抓住最后的机会指认老太太。在牢里王新民把梅梅和秦淮开放在一起。当着秦淮开的面把梅梅杀死了。秦淮开当时心痛不矣,可是还是继续装疯下去。林队长来到局里找王新民要人,把宋怀珍是自己母亲的事告诉了他。

  当时王新民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把宋怀珍从牢里接了出来。由于这些天在牢里的折磨最后老太太晕了过去。林队长和他的手下立刻把她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娘俩聊了起来,聊起他的爸爸,聊起他是怎么改成林孝成这个名字的。还有关于他弟弟的情况。林孝成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订婚的消息。蓝蓝来到医院看老太太,一进门老太太就认出来她了。

  第4集

  一大清早,蓝蓝给孝成打电话,老太太接的电话。蓝蓝一听是老太太。轻声轻语的说。可是老太太可是没管那么多就挂了她的电话。站长找到孝成问他有没有查出最近恢复委书记的踪迹。在他们俩聊天中,站长有怀疑他母亲的想法。一直旁听侧敲的拿话点他。孝成回到办公室接到电话,尉司令让他晚上带着他的母亲来家里吃饭。

  效成和他母亲在尉司令家吃饭,在期间尉司令问林母对孝成和蓝蓝的事有什么意见。孝成的母亲觉得他们不合适持反对态度。回到家中,孝成拿到一封信,看过以后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宋怀珍锁上门进了他的书房。另一方面林孝成去抓人去了。林队长的手下来到家里来看老太太,在说笑之间听他们讲起他们的任务。说完后他的手下告诉老太太什么都不要说呀。这是保密原则。

  老太太上街买菜去,看到了疯了的秦淮开,老太太上前和他说话并给了他点钱。不过在旁边被王新民的手下和林队长的手下看到了。孝成的手下马上到局里汇报了情况,手下报告秦淮开这个人不能留了。林队长告诉他们,一切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在接风宴上,来了很多客人,这时蓝蓝来了看到楼上的老太太正在迎接客人。她急忙上去把老太太叫了下来。说你穿的衣服像老妈子似的。把老太太领回家里。同时在家里王新民的手下在老太太的家里装了窃听器。蓝蓝叫老太太进去换件衣服。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好看的衣服。蓝蓝准备叫老太太上街买两件,老太太说她不去了。觉得他们都是冲着衣服去了。

  王新民一直窃听老太太家里的情况。尉司令来找老太太问她为什么不同意他们俩的婚事。老太太讲明了他们是乡下人配不上他们家蓝蓝。另一头窃听的王新民觉得不够乱就打电话给蓝蓝说他爸爸因为他和孝成的婚事在求老太太。蓝蓝一听气就上来了去找老太太。正在蓝蓝要进门的时候听到老太太正在说她的大小姐脾气。蓝蓝说老太太是为老不尊。孝成让蓝蓝走。蓝蓝哭着离开了。尉司令看到女儿在房间里哭也是说不出味来给孝成打电话说他和蓝蓝的婚事就算了。

  蓝蓝很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坐在老太太旁边给她削苹果。边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希望她不要怪她。削好苹果以后蓝蓝给老太太吃,可是老太太不吃,蓝蓝就说她爸爸都没有吃过她的苹果。说效成说过找到老太太他们就结婚,老太太说以后再说吧。蓝蓝当时就生气了,跑回家了

  第5集

  林孝成去蔚家没见着人,沈怀珍借着上坟之机和组织上派来的人取得联系,她知道惊蛰就在林孝成身边。蔚蓝蓝有了怀孕的征兆,医院里检查后发现已经一个多月了,蔚振邦猜出她是去了医院,还要结果。林孝成看到医院的检查证明后说要负这个责任,蔚振邦让他先走。

  林孝成回到家后对他妈说起了蔚蓝蓝有身孕的事情,沈怀珍也想要这个孩子,她准备给蓝莉陪不是。蔚蓝蓝来到医院想打掉肚里的孩子,收到消息后林孝成急忙赶去医院,她说自己会把孩子生下来并带到国外,这让林孝成很惊慌。

  沈怀珍也赶往医院看望蔚蓝蓝,她提出搬出去住,蔚蓝蓝等他们走后独自偷笑。蔚振邦不同意让沈怀珍出去住,蔚蓝蓝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商议之后他们准备尽快将结婚的日子定下来。沈怀珍打扫家里卫生时发现了监听设备和林怀孝成在门口放的火柴。

  沈怀珍感觉四处防着心里太累,组织上在重庆开会前要除去叛徒。王新民看到手下做的事后将他们骂了一顿,林孝成回家后接到蓝蓝的电话就离开了,沈怀珍来到书房想破解信上的文字。蔚蓝蓝怀疑沈怀珍有可能是共产党,沈怀珍经过查看发现了破解密信的方法。

  沈怀珍熬药给蔚蓝蓝喝,她听到她叫妈后十分高兴。林孝成的手下将看到他妈买书的事件告诉了他,他赶往书店询问,只问到他妈买了字帖。

 第6集

  宋怀珍将那封密信打开后对着书,破译了其中的意思,并将原信藏在米缸里,重新拿了一封信发在门口的邮箱中。

  孝成回来之后看到门口邮箱里有封信便拿回去了,而这信中的意思正好跟原来的意思正好晚了一个小时。

  宋怀珍告诉组织她把孝成的约定的时间改晚了一个小时,如果谁在三点钟去的话,那个就是叛徒。

  考成赶到的时候自己的人已经死在那里了,站长非常的生气,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了。孝成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问题出在哪里。孝成回去之后还在想这件事情,阿成、阿虎也在那里争论着。一想到问题可能出在家里,林孝成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林孝成垂头丧气的,来到母亲的房间中寻找着什么。看儿子闷闷不乐的,母亲还以为是跟蓝蓝又闹别扭了呢。宋怀珍知道儿子闷闷不乐的原因,可是又不能告诉他。

  为了弄清到底是谁出了问题,林孝成决定查他的舅舅。蓝蓝打来电话下班后要带他去个地方。下班后蓝蓝带着孝成来到一个大院中,蓝蓝准备把这里当作她他的新家,蓝蓝的父亲已经把这里买下来了,当他们的结婚礼物。这个时候林孝成又说起当前的形势,扫了蓝蓝的兴。蓝蓝非常的生气还以为孝成不愿意跟自己结婚呢。处长听说林孝成要搬家了,连忙派人去查查他们的新住址。

  宋怀珍拿着些东西来到蓝蓝里,看蓝蓝穿着如此的暴露觉得很不习惯。对于这次能把叛徒找出来,宋怀珍功不可没,她请求上级把自己给调走,现在儿子已经对她直疑心了,现在每天面对着儿子,这让宋怀珍心里非常的难受。最后迫于无奈宋怀珍只好服从组织。现在国民党已经开始对民主人士下手,组织想让宋怀珍去拿这个名单。这天晚上熊局长把名单锁在柜子里便回去睡了,深夜宋怀珍的表哥潜到熊局长的家中想要偷取钥匙,没想到正好遇到了熊局长的老婆带人来闹事。

  第二天就是林孝和蓝蓝的婚事,熊局长等一些人来参加他们的婚事,婚礼异常的热闹,林孝成的表舅在宴会上表演着魔术,借机将熊局长身上的钥匙给偷走了,然后派人到熊局长家中偷取名单。吃着吃着熊局长突然想要回家,宋怀珍使出全身的本领将熊局长给留了下来。王新民也来了,趁着这个机会王新民认宋怀珍为干妈。熊局长的老婆吃饭的时候生熊局长的气便回去了,熊局长也跟跟着一起回去了,那边的事情已经办完了,趁送熊局长的时候青舅又将钥匙放回熊局长的身上。

  一看有如此的多的名单,这让上边的组织不如该如果是好,只有登报的方法来通知大家。宴会罢了孝成跟蓝蓝就要睡觉了,母亲又过来了,蓝蓝怀孕了母亲不想让他们睡在一起,怕伤着孩子。趁母亲在注意的时候林孝成又跑回来蓝蓝的房间一块睡。早上吃饭的时候,蓝蓝还没有起来,母亲把今天的报纸让孝成,孝成一看报纸上面的名单,就立刻匆匆出去了。

  熊局长还因为报纸的事情大发雷霆。对于上次眼线暴露的问题孝成还在查的。站长关心着孝成婚后的生活。这天蓝蓝的父亲来看望蓝蓝把张婶带来了照顾蓝蓝的生活。

  孝成买了一些监听母亲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

  第7集

  孝成回去之后把那些监听的机器放在身上,趁母亲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孝成把机器放在了母亲的房间的灯里。孝成突然想到可能自己也被别人监听了,果然在屋子里发现了监听的机器。孝成找到站长告诉他自己被监听的事情,站长告诉他自己根本没有做这事。

  出来的时候孝成正好遇到了王新民,孝成找到王新民说这事,王新民也承认了。晚上孝成回去之后母亲告诉他,蓝蓝正哭着闹着要回娘家,孝成回到房间中蓝蓝正在收拾着东西。两人争执着,最后孝成也生气了,任由蓝蓝回去不拦着。母亲出去把孝成拉了回来劝着他去跟蓝蓝道个谦。

  孝成回到房间中跟蓝蓝道谦,蓝蓝这才原谅他。王新民重新派人去监视林孝成,连与孝成接触的人都不放过。

  早上母亲做了些豆包,孝成跟蓝蓝非常都非常的喜欢吃。一听孝成要跟蓝蓝一起出去逛街,母亲就劝他们少出去。孝成回到房间后把监听器打开后便出去。刚一出门王新民派的人便注意到了,可是他们要盯的人是孝成的母亲。

  蓝蓝出去逛街张婶也跟着一起去,张婶在蓝蓝的耳边不断的说孝成的母亲是共党。趁他们都出去了母亲在打扫着屋子里的卫生,发现了孝成放的监听器。

  孝成的表舅来了,宋怀珍把监听器的事情告诉了青舅;看来儿子还是不放心她啊。明天有个秘密会议表舅让宋怀珍明天去参加,表舅的儿子在那边也当上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连长这让他非常的高兴。

  孝成来到站长这里,站长告诉他共产党最近有个万县暴动,可是孝成一点都不知道。原来共产党准备在万县准备一个暴动,站长让孝成去查查这件事情。

  王新民派去的人守在孝成家都一天,宋怀珍也没有出来,两人只好无奈去跟王新民报告。孝成一回来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原来是蓝蓝下厨做菜。孝成一尝蓝蓝做菜,就连忙说自己已经吃过饭了,找各种理由来不吃蓝蓝做的菜。这让蓝蓝非常的失望。孝成回到房间中打开监听器,任何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听到。

  这天宋怀珍出门了,王新民派的人便悄悄的跟在她后面。表舅一看宋怀珍被盯了,只好改天再跟她联系。蓝蓝一人在家,孝成回来了,一听母亲出去买酸辣粉了,孝成便觉得可疑。蓝蓝也说张婶在她面前说母亲是共党,连忙疲孝成打住了。这个时候母亲回来了,孝成劝母亲以后少出门,最后决定派个人跟着母亲宋怀珍。

  万县暴动的事情孝成已经调查清楚了,站长让孝成直接去抓人。阿贵跟阿福蹲在街头,无聊打赌赢钱。孝成过来了让阿贵明天全程陪同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一早阿贵便来到孝成这里找到他的母亲说是陪她出去逛街,谁知他母亲早饭还没有吃呢。阿贵和宋怀珍上街又被人给盯了。

  第8集

  为了甩掉跟踪的人,宋怀珍找到孝成表舅那里,说后天有时间要来听表舅的戏。

  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告诉孝成自己在街上被人跟踪的事情,孝成决定回头问问阿贵,饭吃到一半只听到蓝蓝在屋子里大喊自己的名字。

  孝成回到蓝蓝的面前,原来是蓝蓝是想让孝成给自己洗脚。蓝蓝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孝成只好去了。看儿子端水,母亲还以为是给自己洗的呢,原来孝成是给蓝蓝端的水。母亲觉得儿子给媳妇端洗脚水不好听,让张婶去端。可是蓝蓝一下子把张婶端的水给倒了。

  阿贵回去之后在阿福面前显摆着今天是如何如何的厉害,孝成这个时候也回来了。骂两人不该整天呆在办公室里。孝成一说自己是来这里睡觉的,阿贵阿福就笑了。阿贵跟孝成说了今天在街上的事情,孝成让阿福明天多带几个人跟着阿贵。蓝蓝打来电话让孝成回去睡觉,蓝蓝跟孝成认着错让孝成回家,可是孝成还是没有回去。蓝蓝只好叫可心跟自己半夜出去散心。母亲担心蓝蓝的安全跟在蓝蓝的后面。王新民的人看孝成的母亲也出来了一路跟了过去。蓝蓝跟可心诉说着内心的苦楚。张婶打电话给孝成说母亲和蓝蓝都出去了,孝成立刻赶了回去。王新民派的人看宋与珍跟一个人说话,二话不说便把人家抓了起来。

  孝成回去之,蓝蓝跟母亲也跟着都回去了。半夜孝成被恶噩梦给惊醒了,他又梦到了父亲被杀死的情景。母亲过来安慰着他,顺便让孝顾去跟蓝蓝说说半夜不要再出去了。

  夜总会那边打来蓝蓝的朋友打电话说自己被人打了,蓝蓝便责任怪在母亲身上,孝成站出来说话让母亲跟媳妇不要再闹别扭了。早上阿贵又来孝成家,顺便在孝成家吃了点早饭。孝成说了昨晚的事情,王新民觉得这件事情是王新民的人干的。

  看蓝蓝的柜子全是些高跟鞋,阿贵便那些鞋都给锯了。上街的时候王新民的人又跟上,阿贵让老太太进屋看戏,自己在外面收拾了那两个跟踪的人。屋子里宋怀珍跟钱还有张明英,李明恩见了个面,现在总算和同志们见面了。

  待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阿贵打电话让孝成过来了,孝成让他们把人带到党通局,自己也进去看戏了。蓝蓝打电话关心着她朋友的伤势。蓝蓝准备出门看自己的鞋全部被锯了,非常的生气。林孝成气冲冲的找到王新民,说派人跟踪的事情,王新民被抓个正着无话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林孝成也没有追究什么。

  蓝蓝因为鞋的事情跟婆婆闹了别扭,回娘家去了。待林孝成走后王新民教训着那两人。最后决定从宋怀珍的表哥下手。林孝成回去之后看着那些鞋,母亲也觉得自己做得确实有点过分。蓝蓝回到家中把鞋子的事情跟父亲说了一遍,母亲跟林孝成也跟着来了。孝成的母亲跟蓝蓝的父亲镇邦聊到了两个孩子的事情。

  第9集

  孝成回来了,蓝蓝还在生他的气,孝成答应给她重新买鞋,可是蓝蓝还不肯原谅他。父亲镇邦把孝成叫过来叫他怎么处理婆媳之间的关系。孝成把他跟王新民的事情告诉了镇邦,镇邦觉得可是他母亲有什么把柄被王新民抓住了。

  母亲也去跟蓝蓝道谦,母亲跟蓝蓝说明了自己心理想的,蓝蓝也原谅了母亲。晚上的时候蓝蓝跟母亲还有孝成一起回去了。临睡的时候又是孝成给蓝蓝端的洗脚水,蓝蓝跟孝成提起了表舅,觉得表舅有问题。孝成表面上说是蓝蓝多虑了,心里也开始怀疑母亲了。

  孝成来到站长这里,站长让他全权负责万县暴动的事情。站长也跟孝成说起了王新民监听他的事情,如果母亲真是个共产党的话,他林孝成一定会处理好 。孝成不想因为母亲再被别人给监听。

  晚上回去之后站长陈国栋的话让孝成决定去试探母亲,虽然心里很自责。这天张婶回来买东西回来在门口发现了一封信,看着像是孝成的笔迹,母亲就把信给了孝成。孝成故意把杯子打翻然后让母亲来擦,母亲看到了信中的内容。这让宋怀珍感到很可疑,叛徒不是已经除了,怎么又会用这种联系方式呢。吃饭的时候母亲都心不在嫣的。吃完饭后母亲悄悄的回到房间中把从信中看到的内容给写了下来,孝成那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打开监听器,开始监听母亲。听母亲那边有些不太对劲,孝成连忙跑过去看看,母亲正在看书。这正好打消了孝成的怀疑。

  待孝成走后母亲又开始查看信中的内容,看着信中的内容宋怀珍怀疑着难道起义的事情被暴露了。

  孝成躺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想着刚才的事情。早上吃饭的时候孝成还没有起来,母亲就准备出门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儿子在监视自己,现在不能就这样送情报了,宋怀珍故意把脚给扭了。

  宋怀珍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还在想着起义的事情,怎么才能把情报传出去呢。早上母亲趁孝成出去的时候,在家时做着发糕,让张婶给孝成手下的兄弟送过去。张婶拿着大箱的发糕来到保密局,孝成把发糕先拿到了自己办公室中。张婶在孝成的面前说着自己母亲的坏话,待张婶出去之后孝成检查了下装发糕的箱子,然后才拿去给兄弟们吃。

  孝成回去之后把帽子忘在了办公室里,晚上的时候孝成还要出去办事。 母亲看着蓝蓝现在怀着孩子,孝成还整天不呆在家中,心里挺难受的。现在宋怀珍最大的担忧就是想着情报有没有送到惊蛰的手中。

  张婶的儿子找到张婶又问她要钱去赌博。孝成急匆匆的来到找到站长说万县暴动的情报是假的。孝成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把情报给泄露出去了。这件事情只有孝成和站长知道,站长让孝成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孝成去表舅那里了,都中午了还没有回来;母亲担心着孝成的安全。准备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孝成正好回来了。孝成回到房间中打开监听器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却听到了张婶跟他儿子的谈话。

  第10集

  孝成告诉蓝蓝张婶的手脚可脚不干净,让她以后买东西记个账,蓝蓝觉得张婶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作出那样的事情,肯定又是母亲说的。蓝蓝又提到了母亲是共产党,这让孝成非常的生气。两人又因为这事而闹别扭了。

  孝成告诉母亲他昨天去找了表舅,表如还送了孝成一张照片。这天蓝蓝找到张婶让她买菜以后都记个账,这让张婶心里很不痛快。

  看蓝蓝肚子中的孩子,孝成就非常的高兴,这个时候蓝蓝还要吃很辣的东西,母亲只好去买。王新民的人决定从张婶的儿子下手,让他来接近孝成的表舅。

  表舅跟街坊邻居吃饭的时候,这时张婶的儿子猴子,想拜表舅为师,表舅也就只好答应了。儿子又找到张婶问她要钱,看母亲手中拿些钱便一把抢过去了。王新民的人来到赌坊看到张婶的儿子正在赌博的。表舅带了只鸭来到孝成的家中,闻表舅身上的味就受不了,蓝蓝让表舅到院子里跟母亲谈。

  表舅跟宋怀珍说起了和平谈判的事情,表舅想让她去接近牛师长的母亲,让他母亲来策反牛师长。再过几天就是母亲的大寿了,卫川想给母亲大办一场宴会,母亲更宁愿他们能够打一场胜仗那比什么都好。

  镇邦这边听说上次万县暴动的事情被暴露了,非常的生气,还劝卫川说放以后注意点。镇邦也收到了老太太过生日的请柬,准备去给老太太拜寿。

  蓝蓝回来了又买了一大堆的高跟鞋,这又招到老太太的一顿唠叨。蓝蓝还给母亲买了一套衣服,母亲非常的喜欢。谈判可能失败了,山城这里可能要动乱了,蓝蓝告诉他如果真失败了,他们就搬到台湾去。孝成问着母亲牛太太要过生日了,自己该送些什么去,母亲想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见牛太太。

  王新民找到张婶的儿子,想让他去接近孝成的表舅。母亲布店里准备买两匹布准备给牛太太送过去。这天孝成和母亲一起来到牛师长这里,两个老太太在一块有说有笑的,两人聊的非常的投机,牛太太想让宋怀珍没事找自己来玩。

  孝成跟牛师长谈到了北平合谈的事情。猴子带着几瓶酒来到表舅这里,两人喝的都差不多了,表舅觉得猴子狠奇怪,猴子也没有什么正当工作,哪来这么多钱喝酒啊。猴子的话让表舅觉得很可疑。猴子喝的有点多,表舅一直跟着他,居然来到了保密局。

  表舅来到戏院里把猴子的事情告诉了孝成的母亲。孝成的母亲让表舅暂时先保护好自己,让他弄些假情报给猴子。

  猴子还是整天跟在表舅的后面到处乱转,这可把猴子给累坏了。

第11集

  宋怀珍一回来看到蓝蓝正在吃糍粑原来是母亲让表舅拿过来送人的,可是被蓝蓝给吃了,母亲只好再让表舅弄了。孝成跟站长说万县暴动的消息就是被 军部给暴露的,现在军部那边比这里还要乱,站长让孝成注意点牛师长。

  牛太太打牌的时候宋怀珍拿了些糍粑来了,这让牛太太非常的高兴。孝成回到办公室后跟阿贵阿福说了牛师长的事情,让他们去查一下牛师长。

  蓝蓝在家都一天没有吃饭了,张婶也请假回家了,孝成决定带蓝蓝出去吃饭,正好母亲回来了。孝成跟母亲说让她以后少去牛师长那里。

  孝成陪蓝蓝来到医院里,阿福过来跟他报告从牛师长那里查到的消息,母亲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宋怀珍把儿子不让跟牛太太接触的事情告诉了组织,组织让她继续接触牛太太。

  猴子又来表舅这里,跟他说起了情报的事情,表舅故意告诉了猴子一个假情报。

  猴子连忙把这个情报告诉了王新民,想问他要点钱,可是王新民还是没有给他。王新民让手下的人去找个牌技高的人去赢猴子的钱。

  牛太太打来电话找母亲,孝成一旁不乐意了。这会牛太太派人去接宋怀珍,可是宋怀珍总是以忙为由拒绝了。站长一再找孝成让他好好的查下牛师长到底有没有反的心。阿贵匆匆跑到办公室里告诉孝顾,阿福被徐德光抓了起来,说是阿福是共产党。孝

  成想让站长出面,可是站长不方便出面。

  林孝成找到军部的吴兄,故意在他面前说徐德光要投共。张婶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个江湖郎中,说一定能让蓝蓝生一个男孩。宋怀珍当场就揭穿了那个郎中的谎话。

  孝成找到母亲想让她再去牛太太,这让母亲就不明白了,儿子不想让自己跟她接触,这会就让自己去找她,原来孝成是想让母亲去替阿福求求情把他救出来。

  宋怀珍来到牛太太这里,牛太太一开始故意说着风凉话,牛太太就知道宋怀珍找自己有事了。可是牛太太对牛师长的事情根本就不过问,最后宋怀拿只好拿自己去担保阿福不是共党,牛太太这才答应。

  看母亲的把阿福救出来了,孝成非常的高兴。牛师长那边派人去查查吴参谋长,这段时间觉得他有点不太对劲。牛师长找到孝成明确说明了自己的立场,回去之后牛太太跟牛师长说了下当前的形势,可把母亲气坏了。

  阿福在其它兄弟面前说着自己多么多么的勇敢,孝成也过来看望他。猴子又来找表舅要情报,表舅都说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告诉猴子。猴子把这些都告诉了王新民,王新民一看非常的生气。

  张婶的儿子在赌坊里玩着,那些人早就被王新民给收买了。张婶的儿子输了钱被带到了王新民那里。

  第12集

  张婶的儿子因为赌博欠了王新民一些钱,王新民将张婶的儿子给抓了起来,逼迫张婶让她来监视孝成的母亲。

  宋怀珍跟牛太太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故意把外面的局势说的很危险,这时牛太太想起了自己的孙子,整个人都没有心情打麻将了。

  宋怀珍跟上级说了自己跟牛太太说了她孙子的事情,组织上也已经找到了牛太太的孙子。孝成跟母亲一起来到父亲的墓碑前,给父亲送些祭品,孝成也希望虎子也能来看望父亲。

  虎子刚回来就看到孝成抓了几个共党。在林孝成的严刑逼供,孝成也只是得到一些没用的消息。虎子找到了组织,他希望组织能够帮自己联系上徐德光。

  牛师长的下属因为军饷的事情而斗欧。现在加上共党的引诱已经有一些士兵想要变心了。正开会的时候吴参谋长进来了要自己的手下讨个公道,可是胳膊还是拧不大腿。

  孝成刚一回家张婶就过来在他面前说着老太太的不是,就准备睡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嚷嚷。原来是吴参谋长要孝成替自己出口气。张婶悄悄的在外面偷听他们的谈话。蓝蓝气冲冲的下楼来说孝成不该在家中谈公事。凡事要讲个证据,没有证据孝成也没有办法。

  儿子让张婶快点去跟王新民报告情况,好问王新民要钱。张婶刚回来的时候,蓝蓝让老太太陪自己一起去吃酸东西,就在房间里找东西。走的时候母亲忘了带钱,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张婶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回去一看果然发现了不太对劲。

  牛师长跟镇邦说了逃兵的事情。张婶把在老太太房间中看到东西跟王新民说,王新民想让老太太把那本书给拿过来,这样就给她钱。

  这天张婶和一个送米的来到家中把老太太的那本翻译书给偷了过来。老太太把张婶在自己房间中翻东西的事情告诉了表哥,表哥回去跟猴子一打听,原来张婶还真是个眼线。虎子找到赵副官随便谈了一些事情,正好被孝成的人给盯上了。

  晚上的时候母亲跟孝成商量着让张婶走,可是蓝蓝不同意。这天蓝蓝找到张婶跟她说老太太要赶她走,还说自己肯定是不会让她走的。

  晚上虎子请赵副官,想让他帮自己约徐德光。赵副官刚走阿贵就过来了。虎子偷机将枪放在了舞女的身上,才没有给阿贵留下把柄。

  宋怀珍老太太来到牛太太这里两个老人聚在一起包饺子。牛师长说他约好了一个古董商,要把家里的古董给卖了,可是牛太太不同意,宋怀珍趁机劝牛太太让牛副官不要再打了。宋怀珍一看那个所谓的古董商便有些眼熟。

  第13集

  王怀珍第一眼看到赵峰便非常的眼熟,赵峰跟牛太太介绍着自己就是牛师长所说的那个古董商。王怀珍看着赵峰的样子在那里发愣。

  赵峰见到了牛师长,牛师长一眼便看出了赵峰并不是所谓的古董商。牛师长一再重申自己不会背叛党国的,赵峰无功而返。送走赵峰后牛师长质问着赵副官是怎么跟赵峰认识的。

  王怀珍走在大街上四处寻找着赵峰,孰不知赵峰一直跟在她后边。在一个无人地方,赵峰跟母亲宋怀珍相认。这让宋怀珍非常的高兴,宋怀珍跟赵峰说明了自己在牛师长家中的原因,他们都是为一个目的而工作的。看着儿子离去的背景,宋怀珍就知道麻烦来了,两个儿子正好敌对着,决不能让他们见面。

  牛师长带着名单来到镇邦这里,吴参谋在一旁插着话,镇邦一再重申在这个关键时候要稳定军心。

  牛师长回去之后跟表弟说着军队里的事情,现在吴德光一直是牛师长的眼中钉,相着怎么来除掉他。林孝成找到吴德光,吴德光告诉他自己抓了几个都副官的人,可是他们都没有开口。孝成跟吴德光打听着刚才进牛师长办公室的赵峰是什么底线,可是吴德光一点也不知道。

  牛师长找到赵峰让他对吴参谋下手。赵峰趁机劝牛师长投靠共产党,林孝成也过来了,在牛师长的介绍下赵峰跟孝成算是见了个面。

  回去的时候孝成开车送赵峰,车上赵峰告诉孝成自己只是个做古董生意的商人,两个谈得还算投机。赵峰再次来到上次的那个舞馆里,跟一个名叫孙小蝶的舞女认结识了。

  听说与自己结头的人就是宋怀珍的小儿子,上级也感到很意外,王怀珍就怕两个儿子见面后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孝成回去之后派阿福去查一下赵峰的行踪。张婶又来到老太太的房间里寻找着什么,正好被老太太逮个正着。

  母亲找到孝成跟他说了张婶翻自己东西的事,想让张婶走,蓝蓝一直喜欢张婶,可是孝成也不好做。那边张婶先在蓝蓝面前告发老太太。蓝蓝找到孝成跟她说在母亲房间中发现书的事情,可是孝成根本不以为然。孝成找到母亲说起这样事情,母亲敷衍着孝成,这让孝觉得母亲和张婶之间一定有个在撒谎。

  1949年共产党攻进南京总统府,牛太太跟几个老太太在一起打麻将说到当前的形势就非常的生气。牛师长带着赵峰来到家中,赵峰又想策反牛师长。

  张婶把近来的情况报告给了王新民,可是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王新民便想让离间宋怀珍和林孝成。张婶回去之后说街上有很多新款式的鞋子,蓝蓝便拉着张婶去了。晚上张婶悄悄的来到又把那引起鞋子给扔掉了,嫁祸给老太太。蓝蓝非常的生气以为老母亲扔的,又闹着经回家。

  第14集

  老张婶在家中故意挑拨老太太跟蓝蓝的关系,老太太一时气不过,想要离开这个家。这下蓝蓝软了下来想要留老太太,正好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表舅,老太太便跟表舅一起走了。

  蓝蓝打电话给孝顾说母亲回老屋了,孝成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回去了。看母亲走了孝成非常的生气,吵着要让张婶滚蛋。母亲刚坐下孝成这边便赶来了,让母亲回去;可是母亲还是不愿意回去。

  看孝成也没有把母亲叫回来,蓝蓝表面上也挺难过的,还放着歌听,孝成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中。猴子还想着把宋怀珍搬出去的消息告诉王新民好换点钱,谁知这就是王新民安排的。宋怀珍刚搬到老屋,王新民便派人去她家安装监听器。

  宋怀珍买菜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赵峰跟孝成买古董的,便连忙躲在一旁。孝成让赵峰看了看自己的古董,赵峰一下子把那个古董给摔了,只因那是个假的,孝成劝赵峰赶快离开山城这个地方。

  宋怀珍回去一看便觉得家中有人动过,果然在花瓶里发现了一个监听器,宋怀珍一把花瓶摔碎了。宋怀珍找到赵峰让他远离孝成。吃饭的时候孝成故意挑着张婶的毛病,说着气话。

  半夜孝成找到母亲给她带来了些菜,还说自己要陪她在这里住。晚上孝成还没有回去,张婶还在蓝蓝面前说老太太是共党,就准备去睡觉孝成回来,说自己睡书房,让蓝蓝一个人回去睡。

  猴子想找表舅要些信息好换些钱,表舅故意说孝成这几天往吴参谋那里跑,就是怀疑吴参谋长是共党要抓住。猴子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王新民,可是这个消息王新民说他已经知道了。猴子走后王新民阅读召集人手去抓这个吴参谋长。

  回去之后猴子还在生王新民的气,说他故意不想给自己钱。表舅给猴子出着主意,让他编谎话骗王新民,这下王新民就应该给钱了。猴子又去王新民那里,说他得到了一封要王新民用一个条子来换。

  王新民又告诉了局长这件事情,还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往台湾跑自己也想去。宋怀珍那边的事情已经准备好了,赵峰现在就去牛师长那里。听说母亲也被人给监听了,赵峰感到很吃惊。

  赵峰告诉了牛师长,让他提前做好准备保密局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回去的时候赵峰遇到了在舞厅里的舞女小蝶,小蝶带赵峰来到了自己的家中,得知小蝶的女儿哑巴了,赵峰便给了小蝶些钱,让她给女儿看病去。

  牛师长召开会议让大家做好准备,以防不测。吴参谋把牛师长准备投共的事情告诉了孝成。听说林孝成跟吴参谋长见面了,便叫人把吴参谋弄过来问问。

  晚上吴民洋吴参谋在外面吃饭,王新民带着几个人过来了,没几句两边便开火了,吴参谋长被打死了。听说吴洋死了,站长就非常的愤怒,孝成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

  站长跟局长说了吴参谋被他的人王新民给打死了,电话挂了王新民还在局长面前说自已查了吴洋民很长时间了,他就是个共党,局长还表扬了王新民一番。

  第15集

  一大早蓝蓝叫孝成吃饭,孝成又挑着毛病,不吃饭便出去了。林孝成跟弟兄在外面吃饭,王新民过来了,孝成质问着王新民怎么知道就断定吴洋就是共党。

  回去之后孝成便派阿贵和阿福去盯紧牛师长。赵峰又找到牛师长只想知道牛师长到底是怎么想,赵峰明确自己的目的,他们就是想让牛师长投共还让他挟持蔚镇邦。可是牛师长很难答应去挟持蔚镇邦。从牛师长家中出来的时候赵峰便觉查到了自己被人跟踪,赵峰一直来到舞厅,那个人也跟到了舞厅。

  阿福告诉孝成说王新民他们确实拿到了证据才下手。听说赵峰跟牛师长有见面,孝成便派人去抓赵峰,却扑了个空。看林孝成的母亲这几天没有来,牛太太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感觉。牛师长告诉母亲现在党国大势已去准备投共,话还没有说出口孝成便来了。

  牛太太趁问孝成他母亲这几天怎么没来,话音刚落孝成的母亲也来了。林孝成跟牛师长说起赵峰找他的事情;那边牛太太把孝成叫出来说他不该把母亲轰出家门,吵着要替宋怀珍讨个公道。

  牛太太拉母亲气冲冲找到蓝蓝问她为什么把母亲给轰出去,牛太太不听蓝蓝的解释便教训了蓝蓝一番,让她向婆婆道个歉。蓝蓝的父亲也来了,也让蓝蓝跟母亲道个歉,蓝蓝哭着回自己房间去了。镇邦跟孝成说了他最近盯着牛师长的事情,还有吴参谋长的死。蔚镇邦教育着孝成现在这个时候要齐心协力才是最重要的。

  蓝蓝躺在床上哭个不停,孝成止都止不住。阿贵找到孙小蝶跟他打听赵峰的去向。现在外面到处在寻找赵峰,母亲想让赵峰先躲几天。

  孝成让蓝蓝去跟张婶说说,给张婶放几天假,让母亲回来住。孝成回去之后看阿贵阿福在办公室里睡觉,让他回家睡去,睡醒以后再继续寻找赵峰。这天赵峰乔装一个搬运工来到牛师长这里,问他到底是怎么个想法,最后牛师长告诉他自己投共的心意已经定下来了就等赵峰那边的说法了。

  赵峰从牛师长家中出来的时候被孝成的人给盯上了,孝成一路追赵峰到了舞厅里,王新民也去了。宋怀珍打电话给保密局一听孝成去了歌舞厅,便也赶了过去。

  在舞厅里赵峰跟孝成交上了火。王新民想抓住赵峰去领功,可是孝成不愿意。母亲宋怀珍也来了,孝成连忙出去找母亲,听说孝成要抓的是赵峰,母亲就极力阻止孝成。最后母亲装作昏倒,孝成送母亲去医院这才救了赵峰一命。

  去医院走了一半孝成又觉得哪里不对,又回到了舞厅。可是赵峰已经跑了。赵峰跟孙小蝶一直跑到了她的家中。老太太睁开眼一看自己在医院里,心里还在想着刚才孝成说的话。

  孝成一路追到了孙小蝶的家中,发现孙小蝶有个孩子,便想从孙小蝶的孩子下手。

 第36集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解放山城外围战斗打响,国军节节败退,毛人凤给陈国栋打来电话询问冷箭计划的情况,如果不能完成冷箭计划就让他就地潜伏地山城。陈国栋给林孝成打电话发出最后通牒,赵峰知道南坪电厂就是冷箭计划的核心,地下室里可能藏有他想要的人。

  赵峰拿着通行证进了南坪电厂,陈国栋亲自指挥要破坏电厂的核心,但很难靠近。陈国栋要杀蔚蓝蓝和平安时发现突然断电,他急忙上去查看情况,赵峰趁机杀死地下室的看守并让蔚蓝蓝跟着自己走。林孝成找他妈问老方在什么地方,他还拿着枪指住自己的脑袋来威胁,蔚蓝蓝抱着孩子回到家中,外面传来报枪声,林孝成不放赵峰出去接他,赵峰腿被打伤,林孝成将他救下。

  林孝成对于赵峰的帮忙表示感谢,宋怀珍建议林孝成带着蓝蓝和孩子先撤到解放区,她相信蓝蓝能带好孩子,林孝成和蓝蓝见到了老表舅,他不能放他们出城,林孝成留下蓝蓝和平安后返回山城。林孝成得知陈国栋带人去电厂执行冷箭计划,他不能看着陈国栋就这样毁了山城,还让手下回家里照顾家人。

  林孝成来到二楼后看到了机器上的定时炸弹,进门后发现了陈国栋,陈国栋承认他父亲和义父都是他杀死的,林孝成想让他终止冷箭行动,但陈国栋执意不肯。陈国栋说出电厂后面就是大坝,电厂爆炸后大坝也会被炸开,他将定时炸弹绑在林孝成身上后离开。解放军开始攻城,国民党守军无心恋战瞬间溃败。宋怀珍带人先行到达电厂,她命人寻找炸弹保护电厂安全。

  宋怀珍见到被绑着的林孝成,她打开那个盒子后不会操作,林孝成让她试一下黄色的线,线箭断后总引爆线的灯停了,她要试着解开林孝成身上的炸弹,试过之后成功了,林孝成身上的炸弹被解锁,宋怀珍为救林孝成替她挡了一枪被特务打死,他万分伤心。陈国栋在逃走途中汽车失灵,司机慌忙逃走,他看到熊局长的车后拦下来坐上去,熊局长说出他就是眼镜蛇,这让陈国栋起了一身冷汗,眼镜蛇将陈国栋正法。山城顺利解放,陈孝成、赵峰和老青舅还有蓝蓝抱着平安去坟前祭拜宋怀珍,平安被林孝成起名为林孝祖。

相关文章推荐:

上一篇:缉毒精英演员表一览
下一篇:剩男相亲记剧情介绍及演员表

精彩推荐:

网友评论:

精彩图文
热门频道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天天酷跑救出小女孩 | 叶晴晴 叶明子 | 上海崇明县百姓网 | 网站地图 | 分类目录 | 热门标签 | 专题 | |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80分类目录网(www.80topic.cn)为您汇集了最新热点新闻,热门事件,热点话题,今日头条新闻,娱乐新闻,娱乐八卦,门事件,AV女优百科,明星资料,熟女等资讯大全。

Copyright © 2015 80分类目录网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5007352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