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场被指埋毒万吨 江苏一猪场被指埋毒万吨

添加时间:2015-10-07 19:58 人气指数:
内容摘要:近日,媒体报道,江苏一养猪场地下被指埋毒万吨,环保部介入。云南商人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江苏省靖江市侯河村一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已赴靖江展开调查。有化工专家担忧,如果埋毒万吨的情况属实,土壤修复将会付出高 养猪场被指埋毒万吨 养猪场下埋毒 猪场埋毒 养猪场 埋毒 养猪场地下埋毒 江苏养猪场埋毒 养猪场被指地下埋毒

近日,媒体报道,江苏一养猪场地下被指埋毒万吨,环保部介入。云南商人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江苏省靖江市侯河村一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已赴靖江展开调查。有化工专家担忧,如果“埋毒万吨”的情况属实,土壤修复将会付出高昂代价。另外,报道提及虽然不少村民在养猪场南面有耕地,但那块地上种出的粮食,村民们心照不宣,大家都不吃,而是拿去卖……

 

下面是详细报道:

 

9月下旬,云南商人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养猪场的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厂,经营者就是已经死了的唐满华,他在十余年间,接收农药类企业的废渣废液。隐情曝光后,环保部于9月28日召开专题会并成立调查组,联合江苏省环保厅督办此案。

 

接手养猪场后的遭遇

 

9月27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云南见到周建刚,其讲述了发现华顺生猪养殖场“地下埋毒”的经过。

 

周建刚的老家在江苏泰兴,与养猪场所在地块靖江侯河村仅隔着一条20多米的界河。周于2014年看上这块地,准备改造成物流仓库。今年2月8日,他与华顺生猪养殖场达成《转让协议》。3月5日,周建刚带领工作人员正式入驻,然而仅过了10天,他全身皮肤出现严重病变,表皮硬化、溃疡、瘙痒。

 

4月初,周建刚回到靖江,继续对养猪场进行改造,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养猪场的秘密。

 

养猪场紧邻界河而建,北岸是泰兴市广陵镇。养猪场整体呈长方形,东西长约370米,南北宽约50米,面积1.8万平方米,猪舍由彩钢板搭建而成。在养猪场东南角的空地上,有一个积满淤泥长宽各约三米的水塘。周建刚发现,这里的农药味最浓。

 

养猪场的员工老商拿了一根钢管,挑起水塘里的淤泥,周建刚看到“像那种石油渣渣一样的,黑色泥炭状的东西,一捞上来,熏得人直恶心”。老商告诉他,这些废渣都是扬农化工(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的化工垃圾。

 

养猪场里竟然有化工垃圾?这个养猪场地下到底埋着多少这样的化工垃圾?

 

养猪场2012年建立,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厂,对于侯河村八圩组的村民来说,早在2000年时,人们就闻惯了厂区里飘出来农药味。即便后来变成了养猪场,人们在经过那片厂房时,还不得不掩上口鼻。侯河石油化工厂成立于1987年,老板是如今已经去世的唐满华。

 

侯河村村民孙军(化名)介绍,唐满华是本村人,曾在孤山煤矿上过班,后来当个体户,开办化工厂,做着倒卖柴油、机油之类的买卖,对周建刚吐露了养猪场埋毒秘密的老商,就是早年唐满华招的第一批员工。

 

据孙军介绍,大约在2000年左右,化工厂开始接收农药厂的化工废渣废液,其最主要的货源是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两家公司。证据就在养猪场的办公室里。上了锁的铁柜中,塞满了合同和各种单据。这些最后全部落到了周建刚手里。

 

周建刚提供给北青报记者部分合同原件照片。这些合同显示,自2000年起,侯河石油化工厂先后与长青股份、扬农化工两家公司签署协议,处理两家公司的危险废物。这些资料有《协议书》,还有大量《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多张注明“加工费”的《发票存根联》和《江苏省危险废物交换、转移申请表》。

 

周建刚向北青报记者透露,除了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侯河石油化工厂还处置了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盐城市利民化工厂等企业的化工废料,而上述公司都不在靖江市辖区内。根据现存票据统计,从2000年到2011年,侯河石油化工厂接收的化工垃圾总量超过1.4万吨。

 

11年间,万吨化工垃圾运进侯河村,在村民们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孙军的家就在化工厂南面200米,中间隔着稻田和菜园。他回忆,最多的时候,大货车一天有七八趟往化工厂拉货,少时一天也有两三趟。这些车上都满载着“大油罐”,每次车辆经过,一路农药味熏得人直犯晕。这些车偶尔会有废液遗洒,总被洒到的地面,一度不长草。

 

车上的大油罐,一只重达数百斤。货多时侯河石油化工厂的工人忙不开,附近村民常被招来卸货。“搬运工一天能挣个四五十元。卸完货之后,油罐归司机处置,那些年,光靠卖空罐,司机也能挣不少钱。”

 

不过,搬油罐的小利并没有让村民忘记化工厂对他们的伤害。在侯河石油化工厂西面约200米是七圩组,村民数十户,南面是八圩组,村民20多户,北面的界河边上则住着泰兴市广陵镇的几户村民。“一到夏天臭得不得了,门窗都不敢开,晚上睡不着觉。就连广陵镇的人都跑过河来抗议。”

 

附近村民找唐满华闹过,堵过化工厂大门,但唐满华总能想办法平息。有据可查的是,唐满华每年会向村小组和村委会支付赔偿费,金额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也有村民直接找唐满华要补偿。

 

孙军说,他们也打过市环保局的举报电话,但环保局的车“转一圈就走了”。就这样,侯河石油化工厂和农药厂之间的生意持续了十来年。直到2012年,唐满华决定将化工厂改为养猪场。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